《企業家的慈善觀》

雅士俠風江子超

◎撰文/林淑白


從一位愛字迷畫的企業家,
到甘心走出豪宅,住進小小工寮,
奉獻出建築專業與良能,
他,宛如一位義薄雲天的豪俠……



南投縣中寮鄉至誠國小,希望工程的工地上。

那頭,鋼骨垂直固定的工事,正有條不紊地進行著,乒乒乓乓的敲擊聲,
間歇作響;這頭,攝影機前聳立著一位英挺壯碩的男士,正鏗鏘有力地侃
侃闡述希望工程的近況。

六年前,這位男士還是一位愛字迷畫的企業家。曾幾何時,黑色的豪華賓
士驕車,早已不在車馬喧擾的大城市奡M墨寶、訪名畫,而是把方向盤作
個大轉彎,把畢挺的西裝褲束進襪子,像位義薄雲天的豪俠,拿出建築專
業與良能,在一片廣漠的甘蔗田中,為慈濟豎立起守護生命磐石的大林慈
院。

九二一地震後,他在日夜搶搭的集集大愛屋前,接到慈濟一通電話,更義
無反顧地再肩負起「希望工程」校園重建的時代使命;目前是集集線十八
所學校工程進度及品質總督導之一。



剛正不阿 黑金碰鐵頭


大學畢業即任職於高雄縣政府土木課的江子超,掌管多個鄉鎮市工程,傑
出的表現深得縣長賞識。

然因一件重大工程驗收事件,理念與民意代表不合,剛正不阿的個性使他
憤而辭職。當時這件「黑金碰鐵頭」的熱門新聞,連續在報紙刊載七天之
久。

結束兩年的公務員生涯,民國七十三年江子超與夫人攜手創業,一腳踏入
學有專精的建築業,就此平步青雲,不但在南部闖出一片天,且在建築業
不景氣的近幾年,還躍登《天下》雜誌五百大企業排行榜。

幸運歷經了幾次建築業黃金時期,當他事業達到頂峰,瘋狂地迷上了古董
、字畫;卻也因此和慈濟結緣。

在一位藝術同好的引介下,他參加民國八十三年慈濟舉辦的「珍情畫意、
擁抱蒼生」義賣會,以超出底價數十倍天價,義買了多位知名藝術家的極
品之作,讓與會人士留下深刻印象。

慈濟人送畫至府上,進一步介紹精舍師父過著自力更生的清苦生活,卻濟
貧教富的種種事蹟。這對整天只想出國打球、旅遊、買名畫的江子超而言
,簡直不可置信。

民國八十四年,慈濟舉辦第一屆企業家靜思生活營,高雄分配到三個名額
,在慈濟委員林景猷盛情難卻的邀約下,他來到花蓮。

歷經三天暮鼓晨鐘的叢林生活,常住師父們出世的刻苦作息與入世的慈悲
柔腸,給從小到大無法想像什麼是「偉大」的江子超,帶來相當大的震撼
!尤其林碧玉副總執行長提及慈濟醫院一磚一瓦的建院歷程,讓他不禁潸
然淚下。

感動之餘,他當下就想:這個世界上應該要多一些勇於付出的人,站出來
濟弱扶貧。於是圓緣時刻,江子超當著眾人面前許下心願──願當工程志
工,以盡自己最大的力量。



走出豪宅 走進工寮


是「有願就有力」的加持吧!從大林慈濟醫院到大愛屋,以至現今的希望
工程,讓正值青壯年的他,一星期就有六天無後顧之憂地做慈濟事。而自
己的事業呢?在市場餘屋率空前高、建築商吹起一陣倒風下,他所推出的
房屋卻供不應求。

「這六年來建築業不景氣,建商倒閉到現在只剩下二成,而我還能隨心所
欲在慈濟當志工,這不只是我個人的努力而已,應該是社會的給予。」

他憶起民國八十四年四月,雙親結伴到大陸旅遊,在人生地不熟的上海,
母親氣喘病突然發作,當時他正在香港出差,憂心如焚地趕到上海時,看
到圍在母親病床的,大多是未曾謀過面的慈濟人,而大家關心的程度並不
亞於他。

他坦言,以前總覺得自己為慈濟做了很多事,但經歷母親這場大病後,才
覺得自己欠慈濟太多了。

照顧母親的一個月,證嚴上人曾勉勵他:「與其求觀世音菩薩來救你的苦
、救你的難,不如去當人間的觀世音菩薩救眾生的苦、救眾生的難。」依
著這樣的心念,江子超走出豪宅,把時間奉獻給建設中的大林慈院,並甘
心夜宿在小小的工寮中。

整整三年又十個月寒暑,江子超無怨無悔地往返在高雄與大林的路上。



我的身分 只是一個工頭


眼看大林慈院終於由一大片荒涼蔗園變成救人的醫院,就好像扶養一個小
孩,已經長大成年、獨立創業,並且可以獨當一面當個救苦救難的人間菩
薩,江子超內心充滿無限的成就與歡喜。

「這是所有海內外慈濟人、廠商、勞動者共同締造的善業,這一切都是眾
生成就的。所以當大家問及我在大林慈院扮演的角色時,我都鄭重地回答
:我只不過是一個『工頭』罷了!」

對大林慈院有什麼樣的期許?他開心地說,經過九二一地震後,大林慈院
並無任何損傷,也沒有任何液化現象,這是大自然最好的考驗,證明大林
慈院是安全的,他覺得對上人、對生命有了交代,更感到此生沒有白來。

江子超與太太張簡麗香,民國八十六年同時授證為高雄區第十三組委員,
而他除了擔任建築委員重任外,也成為慈誠護法金剛的一員。

身挑慈濟這麼大的重擔,還身為一家知名公司的負責人,是什麼力量支持
他呢?

江子超快人快語地說:「在幫忙蓋大愛屋時,兒女為了要看好久不見的父
親,跟媽媽吵著要來幫我油漆。來的時候看到我就把我緊緊抱住,讓我忍
不住想:大愛屋也快完工,應該可以回家重享天倫之樂了。」

「但是地震後看到災區一片疾苦,不去履行上人對我的期許,要等待何時
呢?當我快完成集集大愛屋時,接到基金會一通電話,就接下了希望工程
。如果沒有這分強烈的使命感與高度的自我肯定,在體力上是沒有辦法撐
下去的。」

正向眾生苦難漸行漸深的江子超,感念眾人的成就,讓他得以一路順遂,
便將這分感念化為回饋社會的力量,努力投注於希望工程中。

江子超說:「二十世紀末的苦難,將在二十一世紀展現生機。希望工程的
完成,將來要照顧成千成萬的學子,兩、三百年後這些建築物將繼續栽培
人才,也將成為歷史古蹟。所以建築中每一個步驟都要非常謹慎、縝密,
我不能喊累!」

走出繁華世界的江子超,以他當為而為的「雅士俠風」,為當今都市權貴
帶來令人耳目一新的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