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蓮萬蕊》

遇見百分之百的美紅

◎撰文/張錦雲


樹木、陶土也有畸形或捏不好的時候,
也許是上蒼要我走一條不一樣的人生路,
讓好手好腳的人看,
連我都可以幫助別人,更何況是健康的人。

──廖美紅



寬敞的屏東市復興南路上,日夜車水馬龍,兩旁街道高樓林立。我不知道
,美紅就住在這條我常往來的路上,一住就是四十年的時光。



活得漂漂亮亮


還沒走進美紅的房間,遠遠就聽見她扯著嗓門與我們打招呼,外送一串開
朗的笑聲;讓人很難想像,她是一個必須一輩子躺在床上的重度小兒麻痹
患者。

一間不到四坪大的房間,是美紅的全部生活空間,吃飯、洗澡、洗衣、上
廁所,一併在這兒解決。

看到她時,美紅仰著一張如陽光般明亮的笑臉,身體則自頸部以下全部萎
縮癱瘓。

十分愛漂亮的美紅,因長期生活在室內,皮膚白皙細緻,一雙修剪得十分
好看的指甲塗上紅紅的蔻丹,圓圓的臉淡淡上了粉,並且擦了眼影、口紅


美紅的外婆說,從沒見過不能走路的人還那麼愛漂亮的。「我不只要打扮
得漂漂亮亮,更要活得漂漂亮亮!」美紅如是說。

美紅十個月大就會走路了,是個健康活潑的孩子;三歲時感染了小兒麻痹
……廖媽媽紅著眼眶細說從前:「四十年前,她爸爸一個月賺五百元,帶
她去看醫師,一次就花掉五百元,可是無論如何,孩子是我們心頭的一塊
肉,再怎麼艱苦,也要把她救回來。」

一次出疹,高燒不退,廖媽媽抱著美紅上醫院求診,醫師看著廖媽媽懷中
的小孩,只對她說:「這孩子還要救嗎?一支針兩百元喔!」那時廖爸爸
一個月賺七百五十元,「就是借錢也要把她救回來。」是父母的愛讓美紅
活了下來。

美紅看著邊說邊掉淚的母親,笑著說:「我的眼淚都被媽媽流光了,剩下
的就是快樂。」



用想像實現夢想


美紅沒上過學,但在家人及朋友的協助下,讀、寫大致都不成問題。生活
在這小小的房間,一顆敞開的心扉卻藉由書報、電話和電視無遠弗屆地延
伸到無限。她知道最新流行趨勢,也知道目前熱門話題,但她最愛看「大
愛劇場」,許多慈濟訊息她都是從大愛台得知的。

現在的美紅,很忙。忙著為希望工程的義賣盡一分心力。

「我知道慈濟人還在為希望工程到處奔走,不曉得自己能做什麼,只好將
手邊現有的珠珠串成美美的手環,請師姊幫忙問看看有沒有人喜歡?」

沒想到這些五顏六色的手環大受歡迎,一條一百元,很快就賣光了。美紅
的善舉感動了手工藝品店的老闆娘,表示要無條件供應所有的材料。美紅
則發下心願:「我要持續做下去,直到希望工程完工那一天。」

很多人笑她自不量力,自己都要人幫助了,還想幫助別人!美紅只輕描淡
寫地說:「做我該做的就好!」

她還想簽署器官或大體捐贈,想把這輩子好好地用心過完。下輩子,美紅
有個心願:「我要當空中小姐,走遍全世界。」但是,現在的她,最大的
願望,則是想看看海,並且躺在草地上,聽聽風聲、鳥鳴。也許我們會難
過地想,這麼簡單的願望,對她卻是難如登天;可是美紅自有一套釋懷的
想法:「我的想像力能帶我遨遊世界呢!」「雖然別人會覺得我很可憐,
可是跟植物人比起來,我不是好太多了嗎?」



一百分的人生


病痛有時來勢洶洶,常讓美紅痛得不知是昏過去或睡著了。

「我一直覺得老天爺很疼我,痛苦的時候,就讓我睡著,醒來一切都好了
,所以我也要懂得疼愛別人。」

由於美紅太體貼、太善解了,常會讓家人忘了她的殘障身分。美紅撒嬌似
地對媽媽說:「所以有時候我必須找找你們的麻煩,提醒你們,我是需要
被照顧的人喔!」

為了不麻煩家人,美紅要求父親在房間內裝設經過特別設計的衛浴設備,
將自己的生活起居處理得有條有理;只見她從容地表演刷牙、摺棉被的絕
活給我們看,轉身、打開水龍頭、擠牙膏……小小的動作,卻得花費全身
力氣才能完成,雖然累得滿身大汗,臉上卻始終保持笑容。

洗臉或洗衣服用過的水,美紅一杯一杯地舀進另一臉盆,用來沖馬桶,一
滴也捨不得浪費。美紅說:「我無法像別人一樣做環保,但至少這是我能
做到的。」

熱愛手工藝的美紅,獻寶似地拿出兩件親手織的毛衣,一本蒐集簿則貼滿
她的紙雕作品,還有三個可愛的日本紙娃娃也是她的創作,「好多都送人
或拿去義賣了。」讓人難以想像,一雙萎縮變形的手,是需要多大的毅力
和耐心才能完成這些讓人驚歎的作品啊!

最讓她憤憤不平的是,大家總認為她得這種病,「自卑」是理所當然的,
像她這種「健康」的心態,簡直是匪夷所思。

其實小時候,美紅常被嘲弄,一路走來的辛酸,可是點滴在心頭,但美紅
清楚:「凡事學會面對,不逃避,才能解決問題。」

美紅不願將自己的遭遇當作是上輩子造業的果報,「樹木、陶土也有畸形
或捏不好的時候,上蒼要我走一條不一樣的路,示現給好手好腳的人看,
像我這種人都會想幫助人了,何況是健康的人?」

這張人生的成績單,美紅說:「我要拿一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