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放大心眼

◎撰文/黃妍蓉(政治大學金融系四年級)


我發覺到自己的心眼愈來愈小,
不懂得為別人著想。
好在選了這門課,
才能以更關愛、更感恩的態度來看待周遭的人。



大三那年,透過打工存了好久的錢,終於完成我到紐約遊學的夢想。在紐
約華人聚居的法拉盛(Flusing)街頭,我看到慈濟舊衣回收的箱子和招牌
,第一次,我感受到慈濟的觸角竟然那麼廣。

大三下學期,銀行會計是必修課,授課的翁霓老師是位慈濟人,除了上課
不施脂粉、常常穿著深藍樣式的簡單衣物外,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要求
我們交報告時,盡量做到環保、紙張要雙面列印,這讓以往印報告總用了
一堆紙的我,驚覺到自己的浪費。

這些都是小事,但是周遭的人很少會注意到。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小小的
開端,我還沒正式接觸慈濟,卻從老師身上學到不少道理。

當初選修「慈濟人文」這門課,原以為只是聽聽演講罷了,沒想到課程內
容會這麼豐富。

最讓我感受良多的是,談「九二一急難救助」。記得九二一地震發生那陣
子,常常在街頭、電視看到有人為賑災在募款,我卻沒有捐出愛心。那時
心想:我也算受災戶吧!

我家住在離集集三十分鐘車程的地方,房屋毀損嚴重,幸好家人都沒事,
為此我深懷感恩,但當時正處於人生低潮期的我,卻忽視了還有人更需要
我的幫助。因此,當影片播放九二一種種災難時,看著同胞遭受苦難,尤
其是失去至親的痛楚,真是於心不忍。

父親年輕時很放蕩,棄家庭妻小於不顧,生活重擔全由媽媽一手挑起,父
親除了偶爾拿錢回家外,幾乎沒盡到什麼責任。在我國三那年,父親終於
不再像作客一樣,在家中定居了;但是弟弟妹妹成長期間因為沒有父親的
陪伴,一直和爸爸不親,有段時間甚至是以「那個人」來稱呼爸爸。

地震發生時,我人在台北,後來妹妹告訴我,那天晚上爸爸逃出來後,想
起妹妹還在睡夢中,赤著腳就跑回屋堨s醒她。我想,家人之間畢竟是有
愛的,即使爸爸做了許多對不起家人的事,但一家人能夠在一起就是幸福
了。

看著震災影片,心中真有無限的感觸,這場災難雖然帶來不幸,但就像上
人所說的:患難中,大家才能暫時放下彼此的成見,共同朝著修復家園的
目標前進。

以往,我認為參加慈濟活動的人一定都是有錢有閒,後來才知道:行善不
分貧富貴賤。慈濟的力量不只是來自有錢的企業家,更多是像我們這樣的
平凡人,一點一滴地盡自己的棉薄之力匯成一股大愛。

暑假時,因為打工的環境不甚理想,大家常會為了業績勾心鬥角,我察覺
到自己的心眼也變得愈來愈小、不懂得為別人著想;一開學,幾乎要把在
那種環境下養成的心態帶到學校來。

好在我選了這門課,每每上完課,就覺得彷彿重生一般,且能以更關愛、
更感恩的態度來看待周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