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父親

◎撰文/雪豆


父親一生中從父母得到的關注不多,
但對父母的敬重卻是一分不減……



記憶中的父親從不穿襯衫,直到他加入慈濟志工行列,每有聚會,必盛裝
以赴。

難得穿襯衫的父親,如今竟無法順利扣上小小的釦子。於是,替父親扣小
釦子的工作便落在我和弟弟身上。

一回,父親的朋友來家堙A見到弟弟一面與父親說笑,一面為父親扣釦子
,隨後又見到我為父親繫上鞋帶,這些被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舉止,似乎
震撼了父親的朋友,我和弟弟遂多了孝女、孝子的稱號。

比起父親,我們所做的一切,真是輕如鴻毛。






爺爺過世前,寄居在台南的私人療養院。每個星期日,父親騎著破舊的摩
托車,花去五十分鐘的車程,到療養院替爺爺洗澡、換藥,牽著他的手,
陪他聊天。

有時,父親會要求我或弟弟一同前往,並不是要我們替他分擔工作,而是
因為:「一起去,能讓爺爺看看你們。」父親總是這麼說。

父親一直很內疚不能讓爺爺住在家堙A所以即使是寒風刺骨的冬天,每週
的台南行也不曾間斷。

爺爺其實不能算是一位好爸爸,在父親的記憶中,自國小畢業後,一切生
活全靠自己一雙手。

父親也經常提起我們無緣得見的奶奶。奶奶過世時,父親只有十二、三歲
,他總是紅著眼眶,述說他屢次想要尋找奶奶的墳墓祭拜,卻始終無法如
願。

父親一生中從父母親身上得到的關注實在不多,但對父母的敬重卻是一分
不減。當爺爺晚年疾病纏身,父親毅然接下照顧的工作。

有時,我聽見年輕朋友抱怨他的父親忙於事業,沒有多關心他的成長,致
使他無法和父親親近;就會想起父親的所作所為──爺爺豈只不曾關注父
親的成長,就連三餐的溫飽都沒有供應,可是父親對爺爺卻不曾埋怨。

父親不只對自己的父母親感恩,對岳父、岳母也愛護有加。他時常提醒我
們要多去探望外公外婆,甚至在外婆生病時,也經常前往探視。後來外婆
辭世,外公接著生病,父親更擔起為外公洗澡的工作,真正做到了女婿為
半子。






父親第一次參加慈濟花蓮尋根之旅時,正值母親臥病在床,洗澡、如廁皆
需要別人幫忙。原本這些工作都是父親一手包辦,但因塞車關係,回家時
間超過預定的時間,於是我幫母親洗好澡,換上乾淨的衣裳。

父親回到家,發現母親已經梳洗完畢,牽著母親的手一直道歉,接著又向
我道謝,讓我不禁怔怔落淚。

照顧母親本來就是我的責任,但是父親一手接下,現在又因為我做了一點
小事向我道謝。在父親的世界堙A沒有推諉責任的想法,只要他能力所及
,就是他該做的事。

父親很少和我們談論孝順,但是像父親這樣二十幾年的身教,刻畫在子女
的心中,才真正讓人難以忘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