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不曾失去的微笑

◎撰文/張旭宜


給我親愛的家人:


當醫師從我身上摘下器官那一刻,我了解你們心底的不捨;但那正是我心
願完成之時,希望你們能和我一樣歡喜。

——林怡伶



「我還有什麼可以捐的呢?」這是怡伶在花蓮慈院心蓮病房簽完器官捐贈
同意書後,問社工員的第一句話。



尊嚴地活


二十一歲的怡伶,就讀加拿大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系。正值花樣年華的她
,去年四月突然肚子痛,醫師初步診斷為運動傷害,因此她和家人也沒特
別在意。五月底,出現黃疸症狀,才診斷確定是神經外胚層腫瘤。

在台灣的外公是醫師,立即喚她返台治療。懂事的怡伶在連續手術八個小
時後,未曾喊過一聲痛,因為她不想讓家人擔心;隨後返回加拿大進行化
療。

確定怡伶罹患癌症後,林媽媽整個人崩潰,還好住在高雄的阿姨,同時也
是慈濟的委員施惠娟,馬上奔赴加拿大,一路陪伴怡伶度過艱熬的化療之
路。

「每次做完化療怡伶就一直吐,常常痛苦到在地上不停打滾,體重一下子
就削落了十多公斤……」施惠娟泛著淚水,哽咽不忍地說。

在加拿大進行兩個月化療後病情沒有明顯進展,林媽媽又帶著怡伶返回台
灣,陸續到高雄、台南等各大醫院繼續治療。最後群醫束手,怡伶的親人
轉而求助另類療法,他們帶怡伶去山上練氣功,也進行生機飲食,還吃各
種草藥偏方。

看到自己的愛孫受病苦折磨,爺爺、奶奶也是日日愁眉深鎖。爺爺說什麼
也不肯讓怡伶就這麼離開人間,只要有一絲希望,就不輕言放棄;奶奶卻
相當不忍,她不想再為了渺茫又不確定的希望,讓醫師一再地在孫女身上
插管和切割。

兩老為此在淚眼婆娑中爭執、嘔氣,也相互宣洩對孫女的不捨之情,最後
是爺爺嘆氣、讓步。怡伶輕輕地跟奶奶說:「謝謝您,讓我活得較有尊嚴
。」



歡喜地捨


身為加拿大慈青,在生命最後回到慈濟,是怡伶最後的心願。從台南到花
蓮,這條「歸鄉路」整整歷經七個小時。一月九日,怡伶住進花蓮慈院心
蓮病房。

一抵達慈院,怡伶就向社工人員表明捐贈器官的意願。簽完器官捐贈同意
書和病理解剖同意書後,她問社工人員的第一句話是:「我還有什麼可以
捐的?」

「既然決定要將器官捐出去,只捐眼角膜和心瓣膜有點可惜,要是能讓更
多人使用到我的器官,豈不更值得!」怡伶自在灑脫的態度,讓周遭的人
既不捨又感佩。

怡伶不但捐出器官,還不忘將這善的種子廣加散布,她以微弱的聲調勉力
說出:「其實人離開世間後,可以做器官捐贈、大體解剖或病理解剖,幫
助需要的人。」

怡伶住進心蓮病房後,志工們得知她喜愛音樂,不但會彈奏鋼琴、拉大提
琴,還會作曲,於是趕忙聯絡正在慈院做志工、且會拉小提琴的慈青們來
為怡伶演奏。

十日下午,志工顏惠美帶領一群海外慈青來為怡伶演奏小提琴。雖然被病
痛折磨得相當消瘦,但怡伶臉上一直沒有失去笑容,只見她雙手合十地躺
在床上,閉目享受這美妙的時刻。

琴音不斷,林媽媽輕輕地走到怡伶床邊,握住她的手,彎腰在她的臉頰上
親吻,並附在她耳旁輕聲地說:「我愛妳!」

母女倆深情對望一眼,林媽媽眼眶溢滿淚水,怡伶報以微笑。兩人靜靜地
一起欣賞表演。

慈青們不只演奏音樂,也製作一個靜思精舍的模型送給怡伶,圓滿她無力
離開病房、回到精舍的小小心願。



無憾地走


怡伶心中始終抱持感恩,她說:「我感恩在我生命中,一路走來遇到的都
是貴人,我心中真的沒有遺憾。」

面對即將凋零的生命,怡伶相當珍惜剩餘的時間。她說:「以前沒病痛的
時候,我也是過一天算一天;生病後才知道,原來我需要抓住每一分每一
秒。」

說完,她馬上側頭轉向爺爺、奶奶,一字一句緩緩地說:「謝謝阿嬤、阿
公、阿姨,您們一路陪我走過來。謝謝您們達成我捐贈器官的願望,相信
這對您們來講,一定相當不捨。但當我付出的時候,您們也一樣替我感到
歡喜。謝謝您們,我愛您們!」怡伶說得自若,但在一旁的阿公、阿嬤,
早就手巾掩面,泣不成聲了。

一月十五日凌晨,怡伶安詳往生。怡伶的媽媽穿上怡伶的鞋子,篤定地告
訴慈濟人:「我要走孩子沒走完的菩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