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周年慶
   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陋巷中的慈悲心
馬來西亞慈善志業
◎撰文/歐君萍
海外慈濟事.慈悲喜捨落地生根】



在對外來宗教接受度低的馬來西亞,
慈濟人沒有因此卻步,
反而深入長街陋巷尋訪個案,積極拓展濟貧工作。



一九九九年八月,周蘇老伯住進了馬六甲慈濟人長期關懷的馬接巴魯老人
院,從此和慈濟人結緣。每當慈濟志工前去拜訪,有頸椎毛病的周老伯總
用手扶著額頭,「抬」起臉來看看這些「兒女們」。

一年多來,周老伯在慈濟人的扶持下,參加了發放、義診、義剪等活動;
志工在精神和物質上的關懷,為周老伯孤單的晚年增添了幾許溫暖。

去年六月,常外出散心的周老伯,在樹叢中倒地昏迷不醒,住院二十多天
後往生。志工接到消息馬上趕往協助;周老伯的遺體入殮、火化,慈濟人
一路陪伴,佛號聲中,許多慈濟志工淚濕雙眸。

走過人生七十四載,周老伯無子女親友,因此選擇了海葬;馬六甲慈濟人
手捧周老伯的骨灰乘小船出海,在馬六甲海峽一片清澈的海面撒下骨灰,
虔誠祝福周老伯最後這一程,仍能帶著慈濟人滿滿的愛。


關懷化解敵意

五月的燠熱,在緯度接近赤道的馬來西亞尤其明顯,時令雖然還沒完全進
入盛夏,不過一年如夏的馬來西亞,幾乎天天豔陽高照。

七十七歲的吳慶祥,和患有精神病的太太以及又啞又智障的兒子,一家三
口住在美里郊區一處貧民區內。二○○○年十二月底的某日,慈濟美里聯
絡點的負責人沈金璉帶著幾位志工,在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加上半個多鐘頭
的腳程後,找到了吳家。

坐在門口的正是男主人吳慶祥,打著赤膊的他帶著納悶的眼神,以不很流
利的華語問:「你們是誰?」

「您好!我們是慈濟功德會的人,我們要來看看您啊!」

「我又不認識你們,你們幹嘛來看我!」言談中明顯流露出一股敵意。

乘著和他聊天的同時,沈金璉大致環顧屋子。花了一百八十元馬幣租賃的
房子,其實只是房東屋子下層搭起的簡陋寮房,連「家」都談不上,因為
屋堸ㄓF一張必須擠上全家的大床外,見不到任何家具,一家人過著沒水
沒電的生活;每個月馬來西亞政府發給兩百多元救濟金,繳了房租後就只
剩幾十塊錢過生活了。

吳家從此成為慈濟的照顧戶。

「我們幾乎三兩天就會到吳伯伯家一趟,除了每個月補助八十元馬幣的生
活費,還帶一些生活用品、食物去看他們。」沈金璉說。

慈濟志工的真心關懷,逐漸化解了他們的敵意,沈金璉欣慰地表示,經過
將近半年的相處,患有精神病的太太和智障的兒子,現在不僅完全接受關
心,只要看到慈濟人那套「藍天白雲」制服,就興奮得手舞足蹈。


貧苦個案細細尋

馬來西亞由許多蕞爾小島組成、幅員遼闊,加上又是一個多元種族的社會
,居民大都信奉回教,所以對外來宗教的接受度相對減低。不過馬來西亞
慈濟人卻沒有因此而卻步,反而更積極地拓展濟貧工作。

一九九○年,慈濟在馬來西亞種下第一顆慈善種子——在檳城成立了分會
。由於當地居民生活普遍不富裕,政府的社會福利政策也無法全面照顧弱
勢團體,於是慈濟人深入長街陋巷,努力尋訪貧苦個案。

「在慈濟人熱誠和真心的感動下,當地民眾也日漸認同,並主動提報貧苦
個案。」馬六甲分會執行長劉濟雨面帶欣慰的表示,由個別探訪個案到定
期物資發放,凡是真正有需要的人,慈濟都給予及時的援助。

劉濟雨解釋,慈濟在馬來西亞的發展從慈善起步,以救濟貧困為主,當接
到會員提報個案後,志工會實地親訪了解案主的背景,經過評估確有需要
,即列入長期關懷和照顧的對象。

目前馬來西亞慈濟人的濟貧工作,除和台灣本會一樣每月定期舉行照顧戶
物資發放,提供義診、義剪服務外,志工也定期前往照顧戶家中探視關懷


沈金璉表示:「和照顧戶相處一段時日後,很自然地會把他們當成自己的
親人。吳慶祥伯伯一家人和我們的朋友關係,就是天天相處而建立起來的
。」

吉隆坡支會負責人簡慈露也說:「當我們伸出援手時,受難者感受到一分
關懷,那種人性愛的交流是無價的。」

一位醫師志工表示:「慈濟發放日不但提供剪髮、義診、發放物資,還活
潑地帶動團康,使現場輕鬆活潑、溫馨處處。這已經不單照顧生理上的病
痛,也讓村民在參與活動的當兒,感受到無微不至的服務。」





馬來西亞慈濟志業在邁向第二個十年的現在,共建立了兩個分會、一個支
會及十二個聯絡點,另有洗腎中心及文化出版中心;慈濟志工幾乎遍布全
馬各地,形成了一張環環相扣的慈善網絡。

慈露指出,慈濟在馬來西亞不僅希望將慈善工作推展到社會暗角,讓貧病
的人能感受到人世間的溫情;也期許能散播更多慈悲的種子,接引社會善
心人士同耕福田,照顧更多的苦難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