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周年慶
   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社區堛滿u藍天使」
加拿大溫哥華社區志工站
◎撰文/李委煌
海外慈濟事.慈悲喜捨落地生根】



在加拿大當志工必須具備執照,
慈濟在大溫哥華地區有二十二個志工站,
超過三成志工擁有食物安全執照,
近兩成具有心肺復甦術急救執照。



六歲大的艾倫,隨家人赴美遊玩發生車禍,醫師判斷他可能成為植物人。
在當地住院一個月後,經申請轉往溫哥華兒童醫院(Children's
Hospital),二度診斷,結果依舊不樂觀。

溫哥華志工一九九五年十月起,定期來此醫院關懷華人病童及其家屬;當
志工葉美玉等人前來探訪艾倫時,見到了他的爺爺。他說艾倫是他唯一的
孫子,無論任何代價他們決不放棄治療。

美玉突然想到,在花蓮慈濟醫院曾有昏迷多時的病人,被親情喚醒之例;
於是她請爺爺不斷在艾倫耳畔呼喚,或許能有奇蹟發生。

某日,美玉仍像往常走進艾倫的病房,正想拉起他的小手親親時,艾倫竟
回給她甜美的笑容,繼而伸手摸摸美玉的臉,然後將她的手放在嘴巴親親
,如同平日美玉親她小手的模樣……

這項「兒童醫院關懷」服務,是慈濟加拿大分會在大溫哥華地區的二十二
個志工站之一。

為凝聚各區志工就近在區內從事慈善工作,慈濟加拿大分會將整個大溫哥
華區畫分成八區,每區各有若干「志工站」(Volunteer Station)——如
老人院志工站、流浪少年庇護所志工站、救世軍救濟所志工站、中國城掃
街志工站、人文學校志工站等。


寂寞老人心

以老人志工站而言,目前慈濟在大溫哥華地區共有五所,其中甚至有持續
服務九年之久。九年前移民加國的美玉說,關懷老人院,多少也含有他們
對台灣父母的「移情」作用。

庫柏老人院(Cooper Place Senior Home)堛漣鶞赤芋A年紀與美玉十多
年前往生的父親相同,她幾乎把李爸爸當作自己的父親來陪伴;美玉曾經
允諾要陪他走完今生之路。

這天屋外陽光燦爛,可是美玉怎麼搓揉都暖不了李爸爸冰涼的雙手……出
殯那天,她依舊穿上李爸爸熟悉的慈濟志工服,來到殯儀館送他最後一程


王媽媽,長得酷似志工林秋月逝去的母親,因此她對王媽媽也有種不可言
喻的情感。那天來到老人院,一輛救護車自院內急駛離去;午餐時沒見到
王媽媽來吃飯,秋月才知方才送醫的人正是她。當晚,王媽媽就往生了。

志工廖淑楨也說,自己遠在加國,只好把對父親的愧疚和想念,轉化為點
滴至情,分散給老人院堛漯曭怴C

一九九二年十月開始,慈濟志工加入溫哥華當地慈善組織一項為老人送餐
的服務,他們稱此為「溫馨餐盒」志工站;每週三天發送餐盒的時刻,也
是志工關心老人健康、情緒的機會。

有六年送餐經驗的志工劉遠麗說,曾有一對老夫婦,在她將餐盒送至府上
時,熱情地邀約她進家中後院走走。

院媞堣F好多的薰衣草,一把把已曬乾地堆在一旁等著送人;然孤獨老人
有誰來探望?老伯對遠麗說,以前老伴還年輕時,會將曬乾的薰衣草拿來
泡茶、做肥皂、製蠟燭、提煉精油;後來雙手因風溼變形,就只能將草剪
下,一束束擺在筒堨籊鉽楣恣K…

遠麗說,這些老人的共同點就是孤單、寂寞,他們只想找人說說話,暫享
片刻有伴的感覺……她不禁也開始想念起遠在台灣的父母。

老人的來來去去給志工帶來傷感,當然也曾有溫馨。

猶記一九九九年台灣九二一大地震後,這些老人關心地對志工說:「你在
台灣的家人還好嗎?」當他們得知慈濟志工排班進行街頭募款時,一些爺
爺奶奶還特地到募款區探視、捐款,為他們打氣及擁抱!


恭敬別上一朵胸花

溫哥華食物銀行(Food Bank)每週針對各族裔低收入戶人士,發給一次
食物以解決民生問題,這是當地慈濟人最早的一處志工站。

慈濟加拿大分會執行長何國慶說,食物銀行的發放程序類似慈濟本會每月
一次的貧戶發放,志工們主要工作在協助食物收集、分類、包裝與分發。

有一回母親節,慈濟志工在食物銀行發放食品時,體貼地為來領取食品的
母親別上一朵胸花、並致贈一張賀卡。

那天,長長的隊伍緩緩移動,當朵朵胸花佩戴到母親身上時,她們被生活
折磨成呆板的面容,竟逐漸生動了起來……志工替一位攜著幼童的母親別
上胸花時,她突然激動地說:「我是孩子的媽媽,也有自己的母親,我能
不能多拿朵胸花回家送給她?」

當然,除了食物銀行外,那天老人院、溫馨餐盒等志工站的老人,也都在
缺乏兒女照顧、終日獨守空屋的寂寞堙A收到來自慈濟的一朵胸花。

在多年投入社區服務後,身著藍衣白褲的慈濟志工被當地人稱呼為「藍天
使」;許多流浪街友也認得出這一身志工制服。


溫馨「藍天使」

志工站的社區服務曾感動了許多人。

兒童醫院的工作人員曾表示:「我們很歡迎慈濟志工進入社區,他們是我
們的模範!」他們說,在慈善組織服務,經常得面對許多挑戰,慈濟志工
無求的助人精神,對他們來說實在是種鼓勵。

老人院堛漱u作人員也說,他們把慈濟志工每週五的服務稱為「溫馨星期
五」。由於院內的老人多為親人所遺忘,他們於是將慈濟志工視為自己的
孩子;而與志工接觸,也讓老人覺得自己仍是社會上的一分子。

基於安全考量,在加國當志工必須具備執照。目前大溫哥華地區超過三成
慈濟志工擁有食物安全執照,而擁有心肺復甦術(CPR)急救執照的志工
,則佔百分之十五。

大溫哥華地區約有三十五萬華人,慈濟加拿大分會採行「志工站」的型態
投入社區服務後,志工、會員人數在幾年內以倍數成長。

事實上,不僅加拿大,全球慈濟志工都在各社區默默耕耘著;社區力量,
正是全球志工動員網絡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