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周年慶
   系列活動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絕處逢生
◎撰文/賴麗君
骨髓相見歡



暖暖的骨髓加上滿滿的愛,
支持她從死神手中掙脫出來,
重新有機會編織夢想的她說,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



「吳玉莉小姐請妳馬上到醫院過來看報告,妳的驗血報告不是很好!」

掛上話筒,玉莉腦中一片空白,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坐著計程車直奔
醫院,許多不好的念頭不斷地在她腦中閃過。

「什麼?可能是血癌!」醫師的宣布如同判死刑,她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家人趕到醫院聽了結果既震驚又悲傷,尤其是最疼愛她的媽媽,抱著她
不斷地搥心肝。

「難道是因為基因遺傳嗎?如果是這樣,是我們對不起她!我們把不好的
基因遺傳給她!」吳媽媽哭著問醫師。醫師安慰她發病原因很多,不一定
是遺傳,請她不必自責。

晚上院方又重新做了一份報告,證實是「再生不良性貧血」,不是血癌,
但如果沒有進行骨髓移植,預估只有一年存活機會。

「我從來沒想過會得到這種病,即使醫師說了,我也不相信。」


「我要撐過去!」

玉莉說,起初,只覺得頭暈,手腳出現紫斑,並不以為意,詎料竟是一場
措手不及的惡疾,她依稀記得當時是兩年前的五月,熱情、燦爛的夏天,
一下子變得灰暗、陰沈。

那家醫院沒有移植手術,為她轉院到榮總,所幸四個月後,玉莉骨髓配對
成功,但當醫師與她討論移植可能產生的併發症,她由喜悅轉成恐懼,「
醫師說,可能會引發猛爆性肝炎,也不是百分之百會成功……但是我想不
移植也是死路一條,不如就相信醫師吧!」

在無菌室一個多月時間,對她來說簡直像坐牢,做殲滅性治療時,什麼最
慘的症狀都發生在她身上,不停地嘔吐、拉肚子、嘴巴潰爛讓她無法進食
,幾乎每天都靠打營養針。

「嘴巴潰爛得太厲害,醫師怕我感染,要我含一種像木瓜牛奶的藥,那種
藥我一看就想吐,卻要含五分鐘然後吞下去。」玉莉說,現在只要一看到
木瓜牛奶,就會想起那種噁心的藥味。

除了身體上的折磨,心理上的恐懼更難克服,白天有家人來陪,晚上醫院
一切突然變得寂靜,她孤伶伶地睡在無菌室堙A面對冷冷的空間,心媟P
到害怕極了,只能藉著電視節目的聲音安撫恐懼。

身心折磨讓原本六十多公斤的她,一下子瘦了十幾公斤,就像一只放了氣
乾扁的汽球,「生這場病,不只我瘦了,連爸爸、媽媽也瘦了!」玉莉說
,爸爸及媽媽每天遠從中壢來陪她,她深刻記得多雨的冬天,外頭只剩下
攝氏十一度,他們仍冒風雨趕來,著實讓她不忍。

「我跟他們說天好冷,不用來看我,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雖然這麼說,
心堳o是很渴望他們每天陪我,可是我又不想讓他們淋雨……」玉莉哽咽
住了,止不住的淚水,潰堤成河。

家人的精神支持加上護士們不斷鼓勵她,加深她的信心,「護士說,妳在
堶捧U辛苦,出去復原會愈好。所以我告訴自己,不管怎麼痛苦一定得撐
下去,快點出去!」


「原來我很幸運。」

骨髓移植那天,全家人都一起來陪她,大家一顆心全懸在半空中,生死就
在這次了!

當骨髓注入玉莉體內,突然起了激烈反應,她不斷大量嘔吐,肚子翻絞劇
痛,醫師怎麼搶救皆無奏效,她覺得快要不能呼吸了……但她不願放棄,
在心堣j聲吶喊著:「我一定要熬過去,一定要戰勝一切!」

毅力、勇氣戰勝了死神。移植後,玉莉恢復情況漸入佳境,稍能走動,她
會去關心其他病友,為他們加油打氣。

她發現一個和她年紀相仿的青年總是抑鬱寡歡,多次探望之下,得知他家
庭不睦,加上恢復狀況很糟,身心備受煎熬。往後她常常去鼓勵他,有時
也會打電話關心他的情況,青年才日漸開朗起來。玉莉出院前,不忘跟他
約定,「一定要撐下去哦!我會再回來看你!」

一天她再度回診,詢問醫師那青年的情況,醫師卻嘆口氣回答:「他沒熬
過去!」玉莉內心一震,眼眶紅了,那種感覺就像親身目睹他痛苦地死去
,她卻無能為力挽救!整日心情跌到谷底,一想到就泫然欲泣。

「我出院時,他還好好的,笑著跟我說再見,幾天沒見就突然走了!」玉
莉深刻體驗,原來不是每個人都像她這麼幸運,有那麼疼愛她的家人陪伴
在身邊,給她力量,逃出死神的魔掌。


「我現在最想做的是……」

五月十三日相見歡當天,在媽媽、兄姊的陪同下,玉莉抱著緊張期待的心
情來到花蓮。當她與捐髓者許淑雯相見,不禁激動地抱著她,「謝謝妳救
了我,也救了我們全家人!」因為許淑雯,她和家人才能重回昔日美好時
光啊!

她聽說,許淑雯為了捐髓,不敢讓父母知道,還每天拚命吃,將原本苗條
的身材養成小胖妹以捐出最好的骨髓,捐髓後還花了很多工夫減肥,「我
真的很感動!那個女孩不愛漂亮,可是為了救人,她卻可以犧牲。」

許淑雯只大她兩歲,兩人站在台上,相貌、身高、穿著簡直一個磨子印出
來,連吳媽媽都很驚訝:「怎麼長得那麼像!好像姊妹!」也許這就是冥
冥之中註定的緣分吧!

目前玉莉已經回到三專讀書,除了很想回咖啡店繼續打工外,玉莉最想做
的還有兩件事——

「生病時,爸爸、媽媽真的給我很多力量;出院後,我還是光頭,全身焦
黑,實在很像非洲土著,我很怕人家當我是怪物,每天黏在媽媽身邊。媽
媽一步也不出門在家陪我,還租很多漫畫給我看,我真正體會父母偉大的
愛,不管自己變成什麼,都是他們的心肝寶貝,這是我今生今世也報答不
完的!」

而第二件就是去當慈濟志工,「因為慈濟人的幫助,我才能配對到骨髓,
社會有這些默默付出的無名英雄,讓很多人絕處逢生,希望將來我也成為
他們的一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