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光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希望工程.攝影筆記
中寮國中的不落地旗桿
◎撰文/阮義忠

逆境中的升旗典禮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清晨,我趕在師生到校之前來到中寮國中,為的
是要趕上升旗典禮。那天氣溫罕見的低,簡易教室的鐵皮屋頂上結了霜,
大家都冷得打哆嗦。

學校的三十七間校舍全毀,所幸校地面積廣達四點八公頃,有足夠空地來
蓋簡易教室。四排鐵皮屋圍出的一片臨時操場上,幾塊棧板疊起來就是個
小司令台,旁邊架設了造型特別的旗桿。兩根接在一起的粗大竹桿被懸空
撐在三隻童軍棍上,所有連結處全靠繩子綁牢,每個支點上打的童軍結都
不一樣,顯然還可兼作結繩課的示範。

陳聰連校長說,這個構想其來有自。一九四九年,一支國軍部隊從大陸撤
退至緬甸,官兵們每天依舊舉行升旗典禮,卻遭緬甸人抗議不得在他們的
國土插中華民國的國旗;一位長官想到了旗桿不落地的辦法,方才得到當
地人同意。

陳校長說:「這只是臨時的課堂,所以我們的旗桿也該不落地,等慈濟幫
我們蓋好新教室後,我們就會有一個正式而落地的旗桿了!」

後來我們又專程來拍攝郭金柱老師的童軍課。他特別為我們示範不落地旗
桿的搭建。就這麼幾根棍子和一綑繩索,在一會兒工夫之內就架成一丈多
高的旗桿。不受地形限制、不需地基埋設,所需要的是巧思與好手藝。

以不落地旗桿升旗,可以看得出中寮國中的師生們,在應對逆境時除了信
念之外,還有活力與創意。




莊嚴歡喜的動土預演


中寮國中的希望工程動土典禮訂在二○○○年六月五日,我在六月三日就
先跑來看他們的預演。

典禮的重頭戲是祥獅獻瑞,由本校的舞獅隊負責。這個隊伍可不是臨時成
軍的,當地武術館的老師傅,六十八歲的廖火先生許多年來的義務訓練,
才產生了這支傑出團隊。

獅頭的角色最吃重,所需的調教時間也特別長,能擔綱的學生愈來愈少。
目前十三位成員中,大多是掌鑼鼓,唯有三年仁班的游政壹能中規中矩地
舞動獅頭。可惜他就要畢業了,後繼人選又得廖師傅費心琢磨了。

那天晴空萬里,同學們把椅子抬到預定的會場上圍成一個方陣,當中就是
破土典禮要用的那一堆沙子。這時雖然沒有典禮台和觀禮營帳,也沒有彩
帶花圈,更沒有來賓,大家卻有蒼穹為頂、和風麗日為伴,莊嚴歡喜地進
行了彩排。

廖師傅親自掌獅頭。俐落矯健的身手,讓人以為他比掌獅尾的游政壹還年
輕呢!兩人身形虎虎生風,步伐踩踏章法繁複、抬肩舉手節奏分明,彎腰
扭身皆是律動。傳統武術的力與美,藉著這頭祥獅的舞弄展現無遺。

掌鑼擂鼓的同學們當然也不含糊,銅鑼皮鼓震天價響、氣勢懾人,各個擊
落點都和獅子的動作緊緊相扣。看來,我以前所見過的許多舞獅,倒是花
拳繡腿的居多。

兩天後的正式動土典禮我沒參加,但我相信那天的儀式一定更莊嚴、更歡
喜。




快快樂樂搬新家


二○○一年五月三日,中寮國中在臨時操場舉行最後一次的升旗典禮。不
落地旗桿有了新變化,原來支撐旗桿的三根童軍棍又被另外四根童軍棍騰
空架起,看來童軍課又進階了。

這個具有象徵意義的最後一次升旗,吸引了大愛電視台的記者和認養該校
的慈濟影視志工前來全程記錄。陳聰連校長在致詞時說:「升完旗後我們
就要搬進新教室了。自從前年的十一月一日來到簡易教室上課,我們在這
堣w經度過了五百四十九天。這段期間,無論是教育當局或家長、老師、
學生,都很關心什麼時候才能搬到新教室。三年級的廖敏君同學曾經告訴
我,苦了那麼久,畢業前若能在新教室上課,那怕是一天,也會喜悅。援
建我們的慈濟功德會和施工單位新亞建設盡了最大的努力,讓我們此刻就
能搬進新教室。今天是大家喜悅的日子,除了高興之外,我們要特別感恩

接著全校九個班級的近三百位同學,就來回穿梭於簡易教室和新校區之間
。雖然扛的東西不輕,大家可都是笑瞇瞇的。

我從二樓俯瞰,一根根粗壯高聳的圓柱和牆面所夾成的縱深空間,在斜屋
頂露出的鋼骨覆蓋下,顯得意境悠遠。新的中寮國中,無論悹堨~外,從
那一個角度,都讓人油然而生沉靜肅穆、恢宏大氣之感。學生在這樣的環
境上課,不但會更安靜而專注,也會被薰陶得心胸更開闊。本來會是喧囂
吵雜的搬家場景,此刻卻顯得安然自在。空間與人的關係,在學生搬進來
的第一天已經不說自明了。




一個美好的憧憬


學生們一邊搬家,校園內的景觀工程也一邊在進行著。不同於其他學校的
是:這堛漱u作並不全然由慈誠隊的師兄負責,而有許多中寮鄉民參與,
這是政府重建計畫「以工代賑」的好措施。災民為恢復家園而出力,在重
建腳步向前推進的同時,鄉民也得到補助經費。

這些來自中寮鄉五個村子的四十多位工人,大多數是上了年紀的婦女。她
們正在做著比較不費力氣的園藝,栽種俗稱「草霸王」的植物,在旁領隊
及指導的則是慈誠隊的師兄們。

相處多日下來,鄉民們更知道慈濟人的做事態度,也更能理解慈濟人為希
望工程所付出的心力。在工作的隊伍中,有不少人的子弟就是在這堣W學
。現在他們流下汗水所栽種的幼苗,將來就會是兒孫徜徉其上的綠地。想
到這一層,大家就覺得這不只是貼補家計的工作,還是一個美好的憧憬。




廖凰汝的地瓜葉


新的中寮國中比震毀前的老校規模大多了。四排兩層樓校舍把學校圍成正
方形格局,中間剛植被好的草皮已見綠意。而目前九個班級的學生只不過
使用了其中一排而已。其他的術科教室不但可以培訓孩子不同的才藝,也
提供了未來社區教學發展的可能性。

一眼看過去,校園媞优O喜悅和希望,而其中又以這個畫面最令我感動。
一年孝班的廖凰汝搬完課桌椅之後,雙手捧著一個小盆栽遠遠地走過來。
問她這是什麼,她說是自然課的作業──地瓜葉。一顆地瓜泡在水奡N可
以長出茂盛的枝葉,但是要注意,當地瓜長出根鬚時,就要調整地瓜在杯
子堛漕井蛂A這樣葉子才會長得好。

廖凰汝解說得扼要又清楚,我不禁誇她成績一定很好。

她害羞地說:

「還好啦!」

「那一科功課最好?」

「英文,九十七分。」

「那一定是第一名囉?」

「不是,第一名是一百分。」

她答話時眼睛都沒看我,而是緊盯著地瓜葉。這使我相信,她的自然課一
定也很棒。

此時,襯在廖凰汝身後由姚仁喜所設計的校園,令人想起這位名建築師的
「無色、無華」設計觀。他曾引用十三世紀蘇菲教詩人  Rumi 的一首詩來
表達他的理念,其中有一句是:「有一種方法引導所有的色澤到無色。須
知雲氣斑斕的變化來自日月的無華。」

最好的藝術,不就是以映出人性的善面為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