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沈順從「沒完沒了」的事
◎撰文/賴麗君
儘管地震後一年多還棲身在工廠堙A
沈順從依舊一輛車「凸」全埔里,
協助無力重建的鄉親改善生活,
他說:「助人是沒完沒了的事」。



在埔里,說起沈順從這個名字,很多人一定都聽過:「他很熱心,助人跑
第一!」「九二一地震他家倒了,還是去幫助災民!」「他很有正義感,
有誰需要幫忙,一定幫到底。」……

這是我去埔里採訪,當地鄉親告訴我的,「行善不落人後」正是沈順從給
鄉親的深刻印象。



一把鑰匙就夠了


認識沈順從大約在三年前,但對他進一步了解是在九二一地震後。

當時,我正在埔里採訪慈濟志工興建大愛屋,每天總會看到他忙進忙出,
或勘災、或協助災民、或發放物資……

「他兩棟房子全倒了,卻忙著救災忙到沒時間回去看,和家人都睡在車上
,十幾天沒洗澡……」一位志工對我說。

當得知慈濟決定援助受災學校重建,沈順從不僅捐出政府發給的房屋毀損
補償金四十萬元,還將自家工廠生產的茶糖拿去義賣,湊成一百萬元捐給
慈濟。「慈濟要蓋五十多所中小學是很大的負擔,我們多少捐一點,學校
早點蓋好,學生才不用擠在帳棚媗狙恁C」

地震一年多後的今天,沈順從一家人仍然住在工廠堙A臥室是四張鋁片搭
起來的幾坪大空間,廚房是在工廠一角擺上餐桌及瓦斯臨時布置的,環境
還不如組合屋。但沈順從說,他們住得很舒服,「還留住這間工廠已經很
不錯了,至少還有個所在睏。」

房子倒了不心疼嗎?他笑道:「倒掉房子的不只我一個,這是天災,煩惱
也沒用。再說我現在五十歲了,還有多少年可以拚兩棟房子?能看開就看
開,不要替自己製造麻煩。」他拍拍口袋又說:「以前出門要帶一大串鑰
匙,現在一把就夠,輕鬆多了。」



「沒事」找事做


從地震當天開始,沈順從就忙著協助受災鄉親,直到去年農曆新年才開始
「復工」做自己的生意,不過也只是為了「顧三餐」;平常他總是開著吉
普車在受創地區轉來轉去,尋找沒被政府、慈善團體「照顧到」的災戶。

「一般人多抱著沒事就好的態度,他這個人比較雞婆,沒事找事做!」牛
尾庄重建委員會主委潘仁和說。

牛尾庄位於埔里鎮牛眠里,以種植花卉聞名,地震後許多家園全毀的花農
,在田間以花架及農用黑網搭起臨時屋。沈順從發現後曾和其他志工多次
去關懷,「夏天簡直像烤箱,白天屋內四十多度,待在堶掛蒤茪H就像紅
龜稞!」領教過高溫程度,沈順從不禁搖頭。
二○○○年八月,碧莉斯颱風橫掃中台灣,三十多
戶花架屋頂被吹走,住戶家具全泡在水中,晚上接
到潘主委來電傳達災情,沈順從一夜難眠,翌日清
晨四、五點立刻和志工趕去關懷。

「有夠可憐!好不容易從地震搶救出來的家具攏被

水泡壞了!」為此,沈順從又失眠了好幾個夜晚。

八月底,沈順從自埔里風塵僕僕開車到花蓮,向上人報告住戶情況,並為
他們申請修繕補助。為了維護品質,並使每一分錢都用在刀口上,更親自
「跑腿」負責發包監工,不到一個月花架屋即整修完畢。

此外,沈順從也為住戶選用烤漆鋼板作為屋頂及圍牆、裝置自己發明的屋
頂空氣對流器,讓居民不必再擔心颱風,也解決住家悶熱的問題。

牛尾庄花架屋的問題只是冰山一角。當沈順從開車行經中正路,看見一處
農地上立著九只簡陋的貨櫃屋,立刻前去了解。

「熱啊!不通風啊!真怕半瞑悶死在堶情I」「沒有廁所、浴室,很不方
便!」這些中低收入的老弱婦孺向沈順從訴苦,更恐怖的是,蚊、蟲、蛇
類常常「進進出出」。

回去後,他一刻也不拖延,「我幫他們申請慈濟補助,也裝上烤漆鋼板屋
頂和對流器,還裝設簡易廁所及浴室,解決民生問題。」

今年三月,我和沈順從再次拜訪居民,儘管中午酷熱得很,但貨櫃屋內卻
很涼爽,一位剛產下一子,在家坐月子的越南新娘以不甚標準的中文說:
「還好慈濟來幫忙,否則我怎麼坐月子?」



在地幫在地


車子跑過愈多地方,就發現愈多問題。

一位沒兒沒女的獨居阿公房子倒了,領了政府二十萬元補償金後,請了幾
個工人搭蓋鐵皮屋,沒想到建築工拿了錢,只豎幾根鐵柱就跑了,受騙的
阿公只能天天望著柱子落淚。

沈順從想幫阿公,但不忍再增加慈濟的負擔,他將想法說給當地鄉親莫耀
南、曾建福、何世賢等人聽。「別人都來幫助咱的鄉親,何況大家在這
共同生活了數十年。」抱持一分「在地人幫助在地人」的心理,眾人都說
要參一腳,於是「九二一惜時聯誼會」就在二○○○年三月成立。

散落偏遠山區的弱勢戶、不知如何自救也沒有能力自救的災戶、經濟困窘
的獨居戶……都是聯誼會幫助的對象。以最傳統的口耳相傳方式為災戶募
款,每一戶款項齊全就買建材直接請人來蓋房子,「募來的一分一釐都用
在災戶身上,收入與支出永遠等值。」不管做什麼事,慈濟委員奉為圭臬
的「誠正信實」,永遠是沈順從堅持的準則。

雖然只是簡單的鐵皮屋,但對居民來說,有個遮風蔽雨的地方總比一直住
在帳棚埵n。

至今年三月止,聯誼會一年來協助的個案已有六戶。除了接受提報,沈順
從也主動尋找需要幫助的人,一年到頭總是看到他的車子卡上一層厚厚的
泥土。

打從七、八年前,沈順從就開始負責慈濟在埔里的訪視工作,除了平地鄉
,沈順從連仁愛鄉六個山地村都跑遍了。以前山區道路還是碎石路,村與
村之間車程要四小時以上,剛買的吉普車半年就跑了四萬公里。

每當颱風來襲,沈順從最擔心的就是住在山上的原
住民。一九九四年道格颱風造成仁愛鄉原住民受困
山中,飽受斷糧斷炊之苦,沈順從接到力行村村長
來電:「政府空投的米每戶只分到五公斤,我們這
堜M翠巒部落已經沒米了,可不可以麻煩你們送來
……」

當夜,沈順從緊急召集其他志工開會,決定翌日入山為受困村民送白米。

沿途山路崩塌險象環生,還好沈順從平時上山訪視「訓練有素」,終於安
全抵達災區。

那次救災,沈順從也接引了當地駱駝車隊加入慈濟;「見識」到慈濟助人
善行,他們從此出動車隊協助慈濟活動,每次慈濟中區人醫會義診一定派
出五、六十部車隊協助,九二一救災更出動一百多部車隊,使救災工作迅
速進行。



一粒白饅頭,感恩半世紀


「他這個人呀!幫助別人比做自己家堛漕そ朁撽R呢!」認識沈順從十多
年的慈濟志工沈秀珠說。

對沈順從來說,這分「拚命」出於感同身受,「我們以前也窮過,知道窮
人有時真的求救無門,人家說窮到連鬼看到嘛驚,現在我有能力、有時間
去回饋社會,真的很感恩!」

沈順從說,小時候家婼a的連三餐都吃不飽,因怕被同學取笑,每天帶著
空便當去學校,中午餓著肚子躲在防空洞睡覺,免得被「拆穿」。有天,
一位同學得知他的情形,分送給他一粒白饅頭吃,「對我來說,那粒饅頭
比一億元還多,現在想起來還真感心!」

某年除夕前,他們繳不出房租,全家被房東趕出門。鄰居同情他們,將自
家雞寮整修廉價租給他們,有時也不收房租,讓他們好過日子,「如果不
是那位好心的鄰居,我們就得流浪街頭了,那時便想:將來自己有能力也
要幫助別人。」這分信念讓他堅持至今。

排行老大的沈順從為了養活弟妹,小學畢業後就在鐵工廠當模具學徒,後
來跟公司到台北發展,認識了妻子古春蘭。婚後兩人開設模具設計公司,
吃苦耐勞的精神讓他四十歲不到就開了五家工廠,成為業界響叮噹的富商
,但是不停應酬、喝酒的糜爛生活,使他感到人生乏味。

「一星期七天,我喝九天,常常從半夜喝到天亮。後來覺得實在很沒意義
,就將公司結束,回老家埔里種茶。」

一九九○年,在資深慈濟委員趙月珠的牽引下,沈順從開始定期捐款給慈
濟,「趙月珠就是曾幫助我們那鄰居的媳婦,那時我對慈濟不了解,但是
因為他們很幫忙我們家,想說給她一個面子作為報答。」

原本只是抱著「旁觀者清」的態度,稍加了解慈濟
後,發現慈濟志工的助人行為正是他從小立下的目
標,於是他和妻子開始投入志工行列,一九九四年
兩人正式授證成為慈濟委員。

夫妻同做慈濟,沈順從多半負責「外務」──出去

訪視,古春蘭則負責「內務」──整理個案檔案。由於沈順從常有「外務
」,他一出門,古春蘭就得肩挑起公司大大小小業務及家事,「夫妻總要
相互體諒,何況做慈濟是好事,這也是他的心願,所以我能多分擔就多分
擔點,這樣他才能無後顧之憂。」古春蘭溫柔地說。

沈順從慶幸自己有個體己的妻子,讓他可以常常一輛車「凸」全台灣做慈
濟。



發明金頭腦


樂善好施的沈順從還有一個金頭腦。

回埔里定居後,原本只是種茶的他也開始研發各種簡易泡茶器具──飄逸
壺、飄逸杯,讓不懂泡茶的人也能享受茶香。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這
些器具後來在美、日得到諸多國際發明大獎肯定,在國內亦廣受歡迎。

喜愛發明的沈順從,更義務幫慈濟設計許多環保餐具。他說,光是一個餐
盒的形狀就琢磨了一年,一雙環保筷式樣也改了三、四次。

「看起來很簡單的東西,其實是經過很多失敗與嘗試,例
如一雙筷子每個人需求不同,長短胖瘦實在難定,過程真
的很不好玩,但如果大家都用環保筷,就可以少砍很多樹
,艱苦嘛有價值啊!」

求好心切的他一投入設計,常常整夜消磨在設計圖上忘了
睡覺,「他責任感很重,以前我們在同一家工廠做事,他
負責模具設計,很多設計師都沒辦法通過老闆嚴格的標準
,只有他一人過關。」太太說。

踏入慈濟近十年,原本有點「雷公」性格的沈順從,在慈濟也磨出好脾氣
,「他原本個性急、脾氣硬,容易跟人家爭吵,這幾年在慈濟有卡好啦!
」年過八十的慈濟志工曾董賢說。

聽到別人對沈順從以前「暴躁性格」的描述,實在很難讓人與如今慈眉善
目的他聯想在一起,心境原是改變外表的最佳美容祕方啊!

採訪完回去前,我再問沈順從:九二一惜時聯誼會要幫災民「起厝」到什
麼時候?他套一句老掛在嘴上的口頭禪說:「助人是沒完沒了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