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生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一個堅強的名字
◎撰文/葉文鶯
先生負債千萬,她又罹患癌症,
她為自己的「受苦」找到理由,
勉力時時提起正念,逆來順受……




經濟不景氣,許多工廠倒閉,有的公司傳出裁員、減薪,失業人數驟增,
報載由於承受不了經濟與社會環境變化的衝擊,不少人罹患憂鬱症,甚至
產生厭世的念頭。

證嚴上人對於眼前台灣社會現象,憂心忡忡地嘆道:「現代人的心靈太脆
弱了!」然而,在他的開示中,卻出現了一個堅強的名字──慈濟委員吳
燕雪。


分秒換取分文


天空才一灰沈,就在午后飄下細雨。吳燕雪接獲金紙店老闆的電話,匆匆
帶著圍裙、帽子和口罩,偕兒子家良出門。

這是一份包裝拜拜用金紙的打工機會,按件計酬而且不是天天有,吳燕雪
珍惜這個工作,一來離家近,不須額外支出車錢和餐費,更重要的是善心
的老闆夫婦接受她將兒子帶在身邊。

二十四歲、身材細瘦的家良,幫著母親拆裝大塑膠袋內不同樣式的金紙,
取三式金紙堆成一疊,以便母親加上最後大片紅色金紙時,一併用橡皮筋
束緊。母子倆合作,平均每半小時包裝一百一十四份,可賺得六十元。

為增加收入,吳燕雪一接到差事雙手便停不下來,她經常誤餐,有時嘴
咬個冷饅頭、沙其瑪充飢,仍照樣做事,連老闆娘都看得心疼;相形之下
,年輕體弱的兒子動作就沒那麼快速了。

自從十歲那年罹患腦膜炎留下癲癇後遺症,家良即使每天服用四次抗癲癇
藥物,仍須避免過於勞累導致發作。曾有幾次,他在騎樓下幫忙包裝金紙
,忽地砰然倒地,還多虧老闆協助將他抬進店內休息。

家良患病後性情丕變,曾經沈迷電玩、打架滋事,甚至開瓦斯、割腕、跳
樓自殺,後來幸有慈濟人林松典的開導,生命才又重新來過。事實上,家
良到現在心智上還像個孩子,儘管知道母親搶著分分秒秒賺錢,來償還父
親的債務,但他在工作時,偶爾仍要到附近蹓蹓,值傍晚播映卡通時間,
也依然堅持回家看電視。

不過,吳燕雪頗感安慰地說:「自從我生病後,家良又乖多了!」


千萬債務上身


婚後,吳燕雪和先生一道在巿場賣菜。自從家良病後,她逐漸將生意交給
先生,專心在家照顧兒子。

覺察先生的行徑怪異,是在民國八十七年年初。吳燕雪幾次接獲電話,「
喂,哎喲!恁頭家講欲載菜來,到這陣那擱未看到人?」吳燕雪慌慌張張
趕到菜巿場一探究竟,攤位前竟沒個人影!

「原來妳一直都不知道啊!」循著附近攤位老闆的指引,吳燕雪來到先生
長期聚賭、出賣信用的地方。這一掀出底細才知事態嚴重,先生已經負債
一千多萬!

沈迷於賭博、六合彩,不但賠上自己的錢,更糟糕的是先生瞞著她向人借
錢去賭,債權人也包括她最熟識的街坊鄰居和朋友,而人家多數是衝著吳
燕雪的面子借錢。因此,對她來說,眼前的難堪不純粹只是「欠錢」而已


畢竟是自己的先生闖禍,吳燕雪當著所有債權人的面,誠意懇求寬限,同
時表示他們夫妻決不會逃避,他們有還錢的誠意。吳燕雪心堜白,「慈
濟講誠正信實,我是上人的弟子,就算被人打,也不能跑。」

夫妻首先商定把菜攤子頂給一位債權人。然後硬著頭皮回老家向公公求助
,老人家到底顧念兒子,忍痛答應變賣部分祖產。可是房地產行情下滑,
公公允諾變賣的三分田地難以脫手。

此外,夫婦倆勢必加緊工作了!攤位雖然頂出去,他們照樣賣菜,兩人在
一天內趕赴三個巿場,乘著太陽下山前,再趕回菜園整理和摘菜。追趕著
時間,轉換賣菜地點,與金錢展開競逐,才體會俗云「錢四腳,人兩腳」
的滋味有多艱澀!


病魔擊不倒


自從先生負債,吳燕雪把許多慈濟工作暫時卸下,一心一意忙賺錢。因體
力透支加上精神壓力,十個月後她的身體出現腹脹、反胃的症狀,強忍一
陣子不得不就醫時,醫師說必須開刀取出腹部腫瘤。

民國八十八年元月,吳燕雪切除子宮、卵巢和盲腸,身體更加虛弱了!不
幸的是,同年三月突然體內大出血,這回真的生了重病──是發現得較晚
的絨毛膜癌。

「醫師!我求你一定要救我,我不能死,我的事情還很多……」吳燕雪涕
淚縱橫跪求醫師。

「很多病人三週做一次化療,我是每星期做一次,連續做了兩個月;一餐
要吃十幾顆藥,後來看見藥包就想吐!」回想抗癌過程,生命充滿著痛苦
和不確定,吳燕雪自那時起,便時常捧讀經書,「念佛誦經幫助自己提起
正念,才不會胡思亂想、生起無明煩惱!」

結束煎熬的療程,體力漸恢復後,吳燕雪除了找到包裝金紙、分裝茶葉和
幾處打掃的工作,繼續賺錢還債,也沒有忘失慈濟委員的任務──

以病友身分到醫院安慰癌症病人;參加志工培訓,以便到明年將啟業的新
店慈濟醫院服務;九二一地震後,到埔里建大愛屋;到集集、竹山希望工
程即將完工的校園協助整理景觀環境;在環保回收場、助念或告別式場合
中,也經常見到她嬌小的身影……

「我沒找固定工作,就是為了撥出時間做慈濟。打零工時間雖然不固定,
可是比較彈性,再說幾個工作加起來,工資也和一份固定工作的薪水差不
多。」吳燕雪說,雖然休息時間很少,可是至少她的心理健康。

人生遇到這樣的大考驗,若是未學佛前,恐怕會在心奡e出病來,不過她
可從來沒想過自殺這條路,因為她孝順,知道不能這麼做。

「我一有空就收看大愛電視台,聆聽上人開示。上人講到被硫酸毀容的簡
春梅,她真正是以『苦』為師,我也覺得我是在紅塵修『苦行』。」吳燕
雪說,曾有人建議她和先生離婚以擺脫債務牽連,但身為佛教徒,她了解
「因緣果報」的道理,所以逆境在前,她都逆來順受。

「上人說過一個故事。有位禪師向鄰居借鹽,鄰居不在,他就自己拿走了
一點點,後來也忘了還。有一天,禪師打坐時眼前突然出現一座白色的大
鹽山,他才想起欠人家一把鹽!雖然是欠人一點點,可是沒有還的話,不
知不覺在因果中就累積了這麼多!」

可見到目前為止,那「一千多萬」還是重重壓在她心上。單純的數目字摻
雜著複雜的人情,想多了又容易變成煩惱,因此她盡可能把心念放在每個
當下,甚至只能專注在手邊的工作,夜堸蛹葭L以成眠時,便起身念佛。


透風落雨逗陣走


以往,吳燕雪去收善款或參加慈濟活動,都由先生開車接送,自從她結束
化療後開始打工,先生也到醫院做看護,經常不在家,所以連腳踏車都不
會騎的吳燕雪,出門沒以前方便。

「一位師姊很疼惜她、愛護她,經常騎著摩托車載她,兩人一起去找雜工
做。」上人在開示時提到吳燕雪,也說:「最溫馨的是慈濟大家庭,雖然
大家沒辦法在經濟上幫她還債,但是感情濃厚、天天關懷和陪伴,就像一
家人的親情。」

經常把吳燕雪載進載出的吳秀英,是與吳燕雪同區同組的委員,兩人加入
環保志工認識至今九年。

「我們今天早上九點去包裝茶葉,然後打掃了兩個地方,因為上人正好行
腳到台北,我們打掃完去幫忙做香積,晚上又打掃另一個地方,現在才回
到家喔!」吳秀英笑說:「我今天跟燕雪講,以後等我們老了,再回憶起
這段日子,透風落雨逗陣行,日頭正中也得衝,一定真趣味。結果兩人講
甲嘻哈叫!」

事實上,吳秀英總是故意說笑,她不希望吳燕雪身體勞累又加上心媄纗L
,她說點笑話,做起事來也輕鬆。

吳燕雪在生活開支上極為節省,一鍋全麥麵條可以冰冰熱熱吃上兩天;但
每領到工錢,就七湊八湊拿去還,曾有一回口袋剩不到四十塊,便擔心次
日的工作離家遠近,交通和飲食是否又增加開銷。

深知燕雪的拮据,吳秀英向茶葉行老闆爭取到打掃的機會時,積極代吳燕
雪向老闆補充如何急需用錢等等,以至還沒開始做事,老闆便先拿「月頭
錢」四千元給吳燕雪,讓不知情的吳燕雪眼淚直掉。她知道吳秀英愛護她
,可又自憐落魄至此。

兩人合作打掃所領得的工資,吳秀英最初也要吳燕雪多拿一點,可是吳燕
雪堅持平分。「我們平常都在幫助別人,更何況是自己的法親!可是燕雪
很堅強,她不願接受別人的幫忙,送東西給她也不收。有一次我看她連續
趕著工作沒吃東西,勸她一起去吃碗陽春麵,我故意說我喜歡吃小菜,結
果小菜叫來了,她不讓我請,堅持要一起付錢……」

吳秀英感慨地說,吳燕雪日前為了回靜思精舍朝山,才第一次很客氣地向
她預支打掃領得的一千元工資,以便託人代買火車票。若非對慈濟團體的
向心力、精進心,燕雪決不輕易向人開口。

而經常把早餐賣剩下的手捲送給吳燕雪,又或者乘她工作不注意,悄悄擱
下一碗麵便走開的賴秀燕,也是吳燕雪的貴人之一。

「先生欠債的事剛爆發,秀燕擔心我們家房子被拍賣,就去替我們繳清積
欠銀行的貸款;另一位師姊把金子包在衣服堙A也趕緊送過來;病後兩年
來,一位林師姊總代我採買生機飲食,關心我的健康……」每每提及他人
的恩情,吳燕雪就眼眶泛紅。

「我們看她每天趕好幾個工作,工作時間不一定,還要抽時間做慈濟,也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還清債務,但她就是拚命賺錢,這分精神毅力值得
我們敬佩。」賴秀燕說,大家能幫的都是小忙,其實這也是吳燕雪平日廣
結善緣,才有這麼多人願意幫助她。

「我到那堻ㄨJ到好人!」吳燕雪說,包括債權人在內,也是她感恩的對
象。


以因緣觀苦


十三歲幫忙二姊照顧兩個孩子,十五歲輾轉到台中、台北工作,直到二十
四歲結婚,吳燕雪自懂事以來,肩上永遠背負著家庭責任。

結婚至今,兒子、丈夫先後令她心力交瘁,加上人到中年,身體狀況更是
無法作主。但是吳燕雪以「因緣觀」代替一般人在內心不平時,常問老天
的那句「為什麼?」

她說,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她一定去賺錢還錢,而目前最大的願望,是這
輩子就能把債務還清。「幸運的話,也許我們能把彰化田尾那三分地賣出
去……」帶著一絲盼望,吳燕雪但願早日卸下生活的擔頭,而到那時,如
果生命還能找回一點「零頭」,她一定把全副精神拿來做慈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