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芝風災
  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前進大孤島
◎撰文/婁雅君
山在流血,人在哭泣

☉溯濁水溪而上──布農勇士:我們還有歌聲



在村中長老帶領下,
包括婦女、小孩都帶著鐮刀、鋸子、鋤頭,
整整花了兩天半,
終於徒手開出一條克難步道。



雙龍,這個在桃芝風災中較不為人知的村
落,村民的生活一如在媒體上的低曝光率
,顯得遺世而獨立。

颱風過後,對外聯絡的雙龍橋遭沖毀,前
有濁水溪橫流、後有山脈阻隔,一百多戶
村民宛如與世隔絕,因而被外界稱之為大

孤島。

隨著慈濟志工的腳步,我們深入信義鄉雙龍村,一探村民災後的生活情景



這段路相當「提神」,
僅容一人通行,
左手邊、直線下去就是濁水溪。



車輛前行中,看到路旁以紙板寫著「往雙龍村便道」,接著,車子便行駛
在堤防上;這堿O雙龍橋斷後的唯一出入口,也是這趟路程中唯一能稱之
為「路」的地方。

沿著濁水溪,數百公尺的堤防左側流動著滾黑的河水,右側檳榔樹全泡在
水中,已看不出地形的原貌。車行至堤防終端,我們下來步行──其實也
無法得知是否為終端,因為前方盡是大小石塊,根本分不清是河床還是山
谷。

在這堙A遇到了昨天下山看病採買的一家人,連懷有五個月身孕的婦人,
身上都揹運著全家所需的物資。因為一場大雨阻隔,這家人今天才能再步
行上山。一日之隔,回來時看到的路又和昨天不同,隨著大雨沖刷而下的
石頭,將路給堆高了不少。

走過大小石塊,前方小坡上堆放著各界送來的物資,才清晨七點,村民早
已下山來此搬運當天的糧食。這是外界與雙龍的交界點,外界的聯絡至此
為止;但是對慈濟志工來說,這堨u是普查工作的起點。

「你們要去那堙H」村民好奇地問。我心媟Q:這條路不是只通往雙龍嗎
?原來風災過後,除了本地居民會利用這條路揹運物資外,外界根本沒有
人會汗流浹背爬這段山路上來。

村民看到我們走得滿頭大汗,連說:「辛苦了!還讓你們這樣走上來。」
有人也不忘提醒:「前面的路不好走,要小心!」更有居民不失其豁達開
朗的性情:「前面的風景很漂亮喔,有懸崖、有峭壁。」

漸行漸上,原本的路窄縮成僅夠一人通行的寬度,當上山的人和下山的人
相遇時,還必須「會車」才能順利通行。

山路轉了個彎,前方的路況又是另一番景象。土石向下衝的力量,讓原本
堅硬的大岩石露出剛被削過、新黃的顏色,不仔細看還真找不到「路」在
那堙C

踩著前人的足跡,四肢並用地通過這相當「提神」的路段,因為右手邊是
抓得牢牢不敢放手的石頭,左手邊就是濁水溪,要下去相當快,不過是直
線距離而已。


「我們只求道路能通,
有了交通,我們可以靠自己!」
堅強的布農婦女說。



上山途中,不時可見路旁草木被削砍的痕跡,原來這條路是集結了全村居
民的力量,共同開闢而成的。

雙龍橋被沖毀後,對外聯絡道路完全中斷,村內商店的米立刻售罄,連油
料都要從遭逢土石流沖毀的車子堥出。災後前幾天,眼看著直升機一架
架降落在僅一溪之隔的地利,苦等不到物資救援的村民自覺到:「雙龍的
需要,必須自己來!」除了老弱,婦女、小孩也都帶著鐮刀、鋸子、鋤頭
,跟著村中長老花了兩天半才將路開通。

家中全毀的田振明半開玩笑地說:「因為失業,很多年輕人都回來待業,
這一次才能有這麼多人力來開路!」

靠著村民所開的路,得以將外界捐獻的物資運上山。村民自製的籃子,往
肩上一揹、頭上一放,就這樣上上下下地走這條路。但是近一個星期、每
日數趟的揹運,即使是體格健壯的布農族人也漸顯疲態。

「其實我們只求道路能通,有了交通,我們可以靠自己!」一位堅強的布
農婦女、也是三個孩子的媽媽SAVI懷抱著希望說。

土石流發生當天,SAVI還在屋堙A大雨敲打在鐵皮屋頂,根本掩沒了即將
出現的危機,幸得鄰人提醒才得以安全逃出。娘家就在地利,SAVI的媽媽
隔著溪看到山上流瀉而下的土石,首當其衝的第一戶就是女兒和女婿的家


說到這堙A站在雙龍派出所面向濁水溪,看著地利還有挖土機仍在找尋遺
體的畫面,SAVI眼中透著淚水。


陪著女兒下山就醫的SAVI,
看到山下繁榮如昔不禁悲從中來。



潭南、雙龍、地利、人和四個村,同位於信義鄉濁水溪流域,為布農族村
落,在信仰中心教會合辦的活動中常會互通有無,形成了休戚與共的生命
共同體。

這回土石流發生時,SAVI的孩子正在地利參加教會舉辦的活動,困了好幾
天,母子才再度團聚。

大女兒回家後,即開始上吐下瀉,吃藥也無法緩和,只好請直升機載到山
下就醫。在醫院陪著女兒的SAVI,看到山下繁榮如昔的景況,不禁悲從中
來:「在山上,即使房屋全毀也不覺得多難過;可是一到山下看到那麼熱
鬧,突然感覺山上的人好像都被遺忘了。」

才將大女兒送下山,第二個孩子又發燒,這時村民自行開闢的路已通,夫
妻倆便一前一後地牽著孩子度過驚險路段,到山下就醫。現在兩個孩子都
安排在山下的親戚家暫住。

天有不測風雲,山區氣候尤是如此,八月十日開始,居民最擔心的事發生
了。

一連幾天,午後就開始下起豪雨,這對受災村民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才
剛將孩子送下山的SAVI夫婦回程途中,便碰上了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當
時還有其他四十多位下山揹運物資的村民,也一同受困在半山腰。

此情此景,以驚險萬分尚不足以形容。隨著土石沖刷而下,在只有一人寬
的通道上,村民前面是夾雜著土石的泥水瀑布和水潭,若後退至堤防邊,
定會遇到雨水形成的洪流。在這樣前進不得、後退無路的情況下,村民決
定冒險一試,因為再等下去天就要黑了。

後面的人用力一推,前面的人接著,四十餘位村民就這樣一個接駁一個衝
過瀑布水潭,冒險度過難關。而在山區的不同路段,也困著另一群村民,
直至晚間八點才上山。


才剛修補好九二一震毀的房屋地基,
一夕之間又毀於一旦。



面對家園歷經地震、風災的連續重創,在雙龍長大的田振明,不禁問起心
中信仰的主:「為什麼會這樣?」

村埵悀@輩的人都說:「這是大自然在反撲,今年雨水又多,到了一定程
度就會宣洩出來!」九二一地震後整個地質都改變了,村子後方的山在地
震後出現了裂縫,這次風災裂縫又加大,還出現許多以前未曾見過的水潭


田振明才剛修補好九二一毀壞的房屋地基,卻在土石流的肆虐下,一夕之
間又毀於一旦。儘管如此,尚有老父、妻小的他對未來依然懷抱希望:「
我一定會再把家重建起來,不然家人怎麼辦?」

問題是:房子還能蓋在那兒?「希望相關單位協助檢測村中的地質,這樣
我才知道可以在那堶垂堙I」即使家中全毀,田振明仍鎮日守在派出所幫
忙救災工作,原因無他,只因村媮晹釩雃h工作需要做。

「以雙龍來說,檳榔樹不多,應該不是破壞水土保持的主因,但是要砍檳
榔樹我完全贊成。」被縣政府列為發展農業觀光的雙龍,居民多種植蔬菜
農產品維生,檳榔樹其實不多,基於整體景觀發展的考量,田振明贊成將
為數不多的檳榔樹砍掉。

九二一地震後,遊客在今年初陸續回籠,沈寂許久的雙龍又再次復甦。布
農族文化保留完整的雙龍國小,以及山上的雙龍瀑布都是觀光重點;只是
如今交通阻斷,對已規畫為觀光區的雙龍來說,這些考量似乎太遙遠了;
等待橋梁修復完成,不知又是多久以後的事。

雙龍全村並無人員傷亡,田振明慶幸地說:「還好家人都平安,只要大家
在一起就好!」

慈濟志工跋涉至雙龍進行普查、發放應急金,居民皆表示:「你們是第一
個進來雙龍做深入探訪的團體,謝謝你們!」

回程,村民護送我們下山。沿路還是見到居民絡繹不絕地揹運物資上山。
其中一個赤裸著上身的小男生,可以揹運三十公斤的重物;黝黑的皮膚,
展現著壯壯的身軀,大家都說這個咧著嘴笑的男孩,是布農族的小勇士。

離開雙龍,志工看著隨風搖擺的草木說:「起風了,風一起、雨就來!」
憂心地抬頭望著天色,堆疊的雲層早已將日頭遮蔽。

午後,往台中的路上下起了滂陀大雨,整個山區籠罩在一片白霧中。離雙
龍愈遠,心媟U是想著前往雙龍的山路,和山路上往往返返的雙龍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