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光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希望工程.攝影筆記
五福國小:像大學的小學
◎撰文/阮義忠
展翅而飛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九日我首次來五福國小勘景時,被九二一震垮的校舍已
經拆乾淨了,在四周拉著「禁止進入」警戒帶的區域堙A還有一些殘存的
瓦礫和鋼筋待處理。

這所有十一個班級、近兩百五十位學生的田園小學,校地很小。別所學校
的校區動不動就是好幾公頃,而這所學校提供外界的資料,卻寫著面積一
萬三千八百二十一平方公尺。實際上是一公頃多,但這樣寫彷彿就大了不
少。

在光禿的地面上,沒被震垮的那些樹顯得格外高大。從各種樹整齊的行列
看來,原先的種植是很有規畫的。站在沒倒的一棟教室走廊上看去,我那
裝著廣角鏡頭的相機,幾乎可把整個校園納入畫面。校園的四周全是稻田
,等慈濟「希望工程」的新學校蓋好後,這媗K定會是一幅好景象。

眼前的一切盡是荒蕪。照理說,此刻此地是沒什麼好拍的,但我還是拍了
,因為不管有多荒蕪,這正是五福國小的歷史鏡頭。

四棟小小的簡易教室蓋在操場的一隅;或許是全體師生以復課為第一要務
,無暇關照太多,素白的牆面上沒有半點花飾,看起來比最簡單的工寮還
陽春。照理來說,這也是一幕單調乏味、不值得一拍的畫面,然而這時一
位同學突然出現在我面前。他把雙臂平舉,假裝是一對翅膀那樣,輕輕揮
動著朝我走來。原本平凡無奇的畫面突然有了生氣,並饒富象徵意味。

我趕緊舉起相機按下快門。祝福所有五福國小的師生都會從地震的傷害中
站起來,展翅而飛。




克難的校長辦公室


全校最克難的地方大概就是校長辦公室了,一座臨時搭的帳棚堙A放著舊
家具和辦公桌。這個帳棚只能遮雨不能擋風,太陽一曬就悶熱不堪。還好
天氣愈來愈涼,日子比較不那麼難熬。不過,等到入冬,就又有冷風可受
了。雖然如此,王弘德校長卻挺豁達:「這只是過渡時期,況且也是難得
的體驗。我們學校被慈濟援建,大家都既慶幸又感激。苦日子很快就會過
了!」

王校長為我們解釋新學校的配置圖,隨著他的介紹,我們彷彿已看到未來
學校的模樣。那次王校長給我的印象很深刻,臉上寫滿了對新學校的期盼
。自從學校被震垮,他就四處奔波為復學及重建而費心費力,所幸五福國
小終於被慈濟援建。

沒想到,不久後王校長就被調走了。相信無論他在那堙A都會掛念五福國
小的一切。




小方寸變成大空間


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再訪五福國小時,學校已經讓人認不出來了
,就連校長都是新的。此時的工地已豎起一座座鋼骨框架,學校的雛形已
隱約可見。工地和上課區豎了一道鐵皮牆,使活動空間幾乎等於零。然而
,全校師生可沒被難倒。所有未毀的樓梯走道都成了貯藏室和辦事處;施
工圍牆上貼滿了孩子們的圖畫作業,儼然成了一個另類的展示空間。

上課時一切按部就班,下課時孩子們也各有玩耍的好法子。沒有操場、球
場,沒關係,找個角落跳跳繩也行。前後距離不夠,把球往天空丟得高高
的,也是一種玩法。而眼前這塊小小的空地,更是被孩子們徹底利用。

起先只是兩個小孩在這堜啀唭閫銵A然後雙方朋友加入助陣,才不過一會
兒工夫,這十個小孩竟連成了一氣,手拉手圍成圓圈不停地轉著跑,沒有
終點似地轉不停跑不完。對孩子們來說,再小的方寸也能變成無限大的空
間。




把生活融入創作


大愛電視台「希望工程」節目這個月的文化工作者是殷正洋、李文瑗夫婦
。這對剛授證為慈濟委員的同修,一身藍天白雲的打扮,和孩子們立刻打
成一片,還參觀了「圍牆藝廊」所展示的同學傑作。

這是一個題目為「家園」的繪畫比賽,有個孩子想像力特別豐富,在房子
下面都畫了彈簧。他說:「這樣地震來了,房子就可以彈起來、震不垮。
」事實上,新的建築技術已在實驗彈簧的消震能力。孩子的奇想和專家的
研究,還不謀而合呢!

教導主任沈翠蓮在才藝教學方面著力甚多,她向殷正洋和李文瑗介紹孩子
們的最新創作──用陶土塑成的一尊尊人物立像。沈老師說:「孩子們的
活動空間受到這麼大的限制,就要讓他們有足夠的想像空間。我鼓勵他們
大膽一點、盡量發揮,結果表現得這麼好。這些泥像的肢體語言多麼豐富
啊,每一尊彷彿都有自己的個性。」

有幾尊姿勢讓我立刻就聯想到,先前看到孩子們在轉圈圈的流暢身影。孩
子們啊,你們已經懂得把生活的感受融入創作之中了。這正是好作品的第
一要件。




專注又自信的劉書萍


新校舍動工後,原先的三棟簡易教室被拆掉兩棟。三、四年級有三個班借
光正國小上課,二年級兩班併成一班在沒拆的簡易教室上課。

此刻他們正在上國文課。江彩秀老師叫二甲的余雅婷和二乙的莊添森合念
課文,一人輪流念一句,好像對口唱。然後,老師把這一課的生字貼在黑
板上:合、工、分、手、能、需、對、麥、夫、糖、粉、麵、失。每個字
先講解一番,再請每位同學到講台上造詞。黃筱喬、黃敏郎和陳怡真一馬
當先,分別寫下:工作、需要、對了。接著又有同學上去補了:對不起、
失望、糖果、夫人。不會寫的字就用注音。

劉書萍的個子不高,只有踮起腳來才寫得到。她專注的背影十分可愛,使
我想看看她的模樣。回到座位的她,對著鏡頭毫不扭捏,充滿自信。按下
快門的那一瞬間,我彷彿看到了她的未來。




充滿稻香的合影


新的女校長許慰敏,個性開朗、作風明快。我和她聊到,前任的王弘德校
長真沒福氣,九二一地震之後在帳棚媬鴗膘獄礞[,新的學校就要蓋好了
,他卻調走無緣享受。沒想到,許校長竟笑得十分開心:「沒關係,沒關
係,我就是他太太!先生吃苦,太太享福,這是應該的。」

那天,殷正洋、李文瑗夫婦和大愛電視台工作人員錄影完畢後,許校長送
我們一行人到校門口,大家都有點依依不捨,於是提議拍張照片留念。在
侷促的校園,還真找不到合適的背景。許校長說:「學校四周都是田,稻
子剛割完,拍起照來一定寬敞。」於是我把相機的光圈、速度和焦距都調
好,選了個位置,請一位老師為我們按下快門,留了這麼一張充滿稻香的
合影。

事後我聽說,台北板橋的後埔國小於幾天之後前來探訪。兩百多位師生、
兩組管弦樂團的樂器分乘五部遊覽車來探訪姊妹校,為五福國小的師生表
演。這麼多人往那媔諰O?當然就是我們拍合照的這一大片稻田囉!

那天以田疇為舞台的壯觀場面我雖然沒有看到,但光是知道這件事,就夠
讓我高興了。




像大學的小學


二○○一年四月六日上人行腳到五福國小時,學校的結構已竣工,外牆的
洗石子完成了大部分,內部裝修也在加緊進行。最近,上人每到一處工地
,總會問全校有多少學生,然後殷殷叮嚀施工單位進度不要落後。上人說
,慢一天完工,幾百幾千個學生就等於慢了幾百幾千天。

兩個月後的六月七日,上人再度行腳到此。這時新校已落成,孩子們也搬
進新教室上課了。由於上人到的晚,學生都已放學,校園堣@片平靜,更
能讓人專心欣賞建築之美。何友鋒建築師善用中國庭園的借景手法,從二
樓可俯瞰四周的田疇。時逢稻穗由綠轉黃,隨風搖曳,美不勝收。

上人從外看到堙A頻頻點頭稱許,來到全校最高的圖書館時,更是歡喜地
說:「這那像小學啊,簡直是大學!」

看到陪在一旁滿腔喜悅的許校長,我不禁想到在大愛電視台看到的一個畫
面。二○○一年五月十二日,五福國小落成啟用的那一天,許校長在致辭
時喜極而泣、淚流滿面。想來,她對慈濟的感恩之情,是一言難盡的。




美夢成真


五福國小的畢業典禮定在二○○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但我在十九日就跑來
了。因為,我想乘六年級同學各奔東西之前,替他們拍張「希望工程」的
第一屆畢業生合照。

一進校園就看到廣場上都是小孩,每個人都全身濕透了。原來,他們剛打
了一場水戰,此刻正在收撿散落四處的破汽球屑。校長說:「這也是畢業
典禮的活動之一,我們的慶祝節目很多,還有野炊、才藝晚會,要一連進
行好幾天!」

聊著聊著,竟下起雨來。雨愈下愈大,可是沒有一個孩子急著離開,反正
身上已經是濕的,不如多待一會兒。大家嘻嘻哈哈地流連在這麼大的空間
堙A樂不可支。看到這幕景象,讓我不禁想到,孩子們在方寸之地動彈不
得一年多,真是苦了他們。

五福國小師生在那段時期對空間的種種盼望,今天終於美夢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