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思堂
  藝術之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心得,新得,欣得
◎撰文/徐政夫(觀想文物藝術有限公司董事長)
參與「飛天」藝術工程的過程中,
我感受到未曾有過的歡喜、感恩與愛,
更體會到愛所散發出的偉大力量。

──徐政夫



一九九九年春天,我受花蓮縣立文化中心
委託,配合花蓮國際石雕藝術節,在該中
心舉辦「中國古代石雕佛像展」。

在會場巧遇前來參觀的證嚴上人,我和國
立藝術學院林保堯教授負起解說介紹之責
。上人看完展覽後表示,希望此地展期結

束後,五月開始能將展覽移到慈濟靜思堂,作為慈濟三十三周年慶的特別
展。

就是這分因緣,「高古佛雕展」在靜思堂連續展出了三個月;後來上人更
指示我負責靜思堂「飛天」藝術工程,讓我從一位古董收藏家,變成「藝
術總監」。



創作理念:

飛天是佛國世界的音樂家、舞蹈家,
飛天是諸佛菩薩的護法;
雕塑飛天要呈現出飄逸之美、要展現喜悅平和之姿



當時,硬體完工已經三年的靜思堂,屋頂上有一排鋼架,很多人以為屋頂
上要再蓋房子,也有人以為那就是原始設計。

事實上,上人希望在屋簷、屋脊和屋梁上,用恆久
不變的材料雕塑一些作品,美化、莊嚴整個靜思堂
,讓這座心靈與藝術的殿堂,成為慈濟人溫暖美麗
的家。那些鋼架,就是準備作為吊裝的架子。

然而五年多來,上人研究過很多種材料與設計,有
石雕也有鈦金屬,但卻因設計、重量與價格等問題
,遲遲未決。

於是這個重責大任,落在我的肩上。

經幾次的討論之後,上人指示靜思堂整體藝術工程的目標──

一、藝術設計要有創意及現代感;

二、整體效果要能表現慈濟文化,符合法華精神內涵;

三、材料要經久耐用,不能超過梁柱所能承載的重量;

四、花蓮地震頻繁,安裝要特別牢固。

經過不斷試驗,靜思堂簷梁上的浮雕飛天材質,決定採用與歐盟鎳幣成分
相同的白銅材料──百分之十六的鎳,加上百分之八十三的銅,再混合百
分之一的鉛、錫等。

至於主題「飛天」的創作思想背景與特色,有幾個重點:

一、飛天是佛國世界的音樂家、舞蹈家,帶來歡樂的氣息,所以作品要呈
現出飄逸之美;飛天是諸佛菩薩的護法,要展現喜悅平和之姿;

二、慈濟志業遍布世界,靜思堂經常有世界各國菩薩來訪,也有許多慈濟
菩薩到世界各國奉獻,因此設計上要有世界觀,要含納世界各民族,展現
其民族特色;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力求生動、寫實、立體;

三、要營造佛說《法華經》時,菩薩雲集,四眾圍繞,歡喜合掌,飛天翔
集,香花飄落……的莊嚴場面;

四、手語是世紀性的語言,也是慈濟人的「心語」;最上層屋脊上的化生
飛天,當以手語展現慈濟四大志業、八大腳印。

總計三百六十二身浮雕飛天的排列方式,依經典及許多石窟的慣例,從化
生童子飛天、菩薩飛天、散花飛天、奏樂飛天、歌舞飛天、供養飛天逐層
而下。



從設計到雕塑:

夏天熱如火爐,雕塑家們改在夜間工作,徹夜不眠;
嚴寒的冬天,帶水的黏土拿在手上就像冰塊,凍得驚人,
他們卻還能推、捏、剷、刮……



有了目標、原則、方向後,我立即規畫由「觀想文物藝術有限公司」與大
陸「敦煌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副所長杜永衛組成「飛天設計小組」;大陸
南昌裕豐金屬工藝品廠廠長陳鎮波組成「白銅鑄造研究小組」。並請杜永
衛先生先繪製一些飛天手稿,陳廠長進行德國白銅的鑄造與氧化試驗。

負責最重要的設計與繪圖工作的杜永衛先生,長期駐守敦煌臨摹各石窟、
也到印度佛教聖地考察,並留學日本專攻雕塑,是中國極少數能畫能塑、
又對佛教藝術與思想有研究的藝術家。

杜先生自我要求極嚴,也極易感動,這兩個特質形成了他嚴謹、負責、充
滿想像力與思緒活潑的特性。他的智慧心血,大家可以從那精心繪製的三
百六十二身飛天手稿中得到分享、感動與讚歎。

完成設計後,接著就是聘請雕塑藝術家。

我的原始構想是邀請台灣與大陸、甚至歐美藝術家共同參與,把作品一起
陳列在靜思堂的天空,那該是多麼有意義、多麼壯觀的工程呀!

但是工作開始不久,就發現困難重重。每
一位藝術家的手法不同,表現出來的感覺
也不相同,個別欣賞也許效果不錯,但是
集合起來,環肥燕瘦,真的很難湊在一起
。再加上台灣的藝術家大都忙碌,出門到
大陸工作一、兩個月,確實有困難。

評估之後,決定聘請湖南長沙雕塑院院長朱惟精擔任「雕塑總監」,與藝
術家們一次又一次地開會,漸漸產生同中求異的整體統一風格。

朱院長是大陸知名的藝術家,雕塑佛像非常有名,年輕時曾在青海塔爾寺
等地工作,因此對佛教藝術十分有研究,更難得的是,他也專精於世界各
民族及大陸少數民族的研究,才能完成這三百六十二身符合各民族身體比
例、特徵以及神態的作品。

朱院長及所有雕塑家、助理們的工作精神,令人感動。

他們工作所在地南昌市,是大陸有名的「火爐」,夏天溫度常常達攝氏四
十度,冬天又在零度左右;工廠堥S有冷暖氣設備,冬天想燒幾個爐子取
暖,還怕黏土乾裂……

在冷熱煎熬的環境下,雕塑家們夏天往往改為夜間工作,徹夜不眠;冬天
雖然睡眠正常,但是帶水的黏土拿在手上就像冰塊,凍得驚人,他們卻還
能推、捏、剷、刮……



從鑄造到安裝:

約十三個籃球場大小、二十萬公斤的成品,
要如何安裝在五十二公尺高的建築上?
是一項大挑戰!



雕塑完成,鑄造生產部分則交給南昌裕豐金屬工藝品廠。

陳鎮波廠長是大陸支領特殊才能待遇的工程師,是有名的鑄銅專家;香港
澳門回歸「大鼎」,就是由他的工廠負責鑄造。

陳廠長是飛天工程能夠完成的靈魂人物,連續八個多月,他率領五、六百
人二十四小時不停地工作,就連星期假日也不休息。

銅的鑄造法有兩種──翻砂和脫臘。其中脫臘法的工序複雜,費用昂貴,
但品質較佳,因此靜思堂的飛天一律採用脫臘法鑄造。

白銅鑄造是一項新的嘗試,牽涉到鍋爐溫度、模型焙燒與液態流動、氣泡
雜質的減少……等問題,陳廠長和廠堛漣瑋N人員一次又一次地試驗,才
逐漸減少失敗率,在短時間內作出如此大面積的作品。

陳廠長的魄力是十分驚人的。為了塑型,他將八百坪新建的兩層樓宿舍改
成工作車間;為了拼組臘模,興建了絕對平面一千坪的鐵棚車間;為了模
擬組立,廢了球場、封閉車道;為了噴砂,取消娛樂室;甚至為了塑型,
還把餐廳作為工作車間來使用。

最讓我感動的是,由於大陸市場鎳的成本漲了一倍、白銅板的成本比預估
高了三倍,再加上交貨時台幣貶值,這件工程讓裕豐廠虧損不少;但陳廠
長毫無怨言,堅守信用,仍然能如此堅持高品質地工作,實在令人尊敬。

飛天菩薩的雕塑鑄造完成後,另一個難題
又來了。三千七百平方米(約十三個籃球
場大小)、二十萬公斤的成品,要安裝在
靜思堂五十二米高的建築上,的確不是一
件簡單的事!

因為銅板只要加熱切割就會變形,尤其是
平面底部,一有凹凸,在陽光下就會形成

陰影,破壞美感。所以,在雕塑之前就要有正確的尺寸,才能依尺寸乘上
收縮比來雕塑,不能到了現場還要東修西改、截長補短。

這一艱鉅的工作,也是整個工程研究了近半年才施工的原因。開始時,我
們一直以為用靜思堂建築圖來繪製樣板即可,那知道一經丈量,同一根橫
梁左、右兩側的高度差距就有十至二十公分!只得全部量過。

經過熱心且經驗豐富的慈濟營建處詹桂祺
副主任,和許常吉建築師事務所的徐群倫
建築師幾經用心研究,以最新的紅外線測
量機具,繪出一份接近實際尺寸的圖稿;
而這種機具,在台灣大概找不到五部。

依這份圖稿,裕豐廠先用三合板裁切成一比一的底板模型,再運到花蓮由
妙見公司的劉德炎先生,一塊塊釘到梁上複樣,並確定尺寸。由於許多人
字梁長度達三十米左右,因此,開始時的一公分誤差,到最後就會產生二
至三十公分的誤差,幸虧劉德炎父子有經驗又有耐心,常住花蓮兩年多,
才能完成了這項難度極大的安裝工程。



感恩與心願:

我相信,上人心目中的靜思堂是慈濟人心靈的殿堂,
是慈濟人永遠溫暖的家;
上人希望慈濟人個個都是快樂、飄逸的飛天菩薩。



說飛天工程是一項艱鉅的工作,除了上述的原因外,還有許多困難的協調
工作,包括設計者和雕塑者、雕塑者和生產者、生產者和設計者、生產者
和安裝者之間……

如果說這件大工程真是一件勞心勞力的工作,我相信參與其中的每個人都
會同意。但是,大家都不敢說出來,因為上人及許多志願奉獻的慈濟人都
比我們辛苦──每次見到他們在醫院服務、訪貧、勸募、到國外賑災,我
都很慚愧;我常常從他們的工作精神中,看到人性的光輝、體會到慈悲的
愛與真諦。

再想想,年齡比我大、身體比我弱的證嚴上人,每天開示、演講、奔波、
接見、開會、視察……日理萬機的忙碌生活中,每天睡眠不到五小時,還
要永遠保持清晰的頭腦,永遠挺直著腰桿,永遠那麼慈祥地關心大家、關
懷各地苦難眾生……

好幾次開會,上人說小故事勉勵我、關懷我、感謝我,我都熱淚盈眶地說
不出話來。在上人的面前,我們怎麼敢說辛苦呢?

上人要每一個人從奉獻中找到自我、找到方向、找到快樂。上人要服務的
人感恩被服務的人,因為他們的苦難像面鏡子,時常照亮我們的幸福,讓
我們更珍惜當下的一切,讓我們更能人溺己溺,人飢己飢,成為聞聲救苦
的菩薩。

我相信,上人心目中的靜思堂是慈濟人心靈的殿堂
,是慈濟人永遠的家。上人更希望慈濟人個個都是
快樂、飄逸的飛天菩薩。靜思堂堨~裝置的許多飛
天,就象徵快樂的慈濟人,經常飛舞在靜思堂的周
圍,圍繞著上人,成為慈濟大家庭的一員。

謝謝上人賜我「飛天」的任務,讓我從工作中學習
,從學習中得到未曾有過的歡喜、感恩與愛,體會
出愛所散發出的偉大力量。我希望也能追隨大家,
成為飄逸的慈濟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