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莉風災
  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水返腳的悲歌
◎撰文/賴麗君
汐止本名是水返腳 先民開拓呀入山林
雞籠河頂咧運土碳 清幽美景是秀峰山
祖先流血擱流汗 開墾山田予咱住
時代雖然有變化 咱著好好 好好給續落去行
雞籠河邊台北城外 大家相依和相偎
文化立鎮民俗落根 作夥鬥陣來打拚

──水返腳歌•詞/林良哲




隸屬台北縣的汐止市,位於縣之東,依山傍水,基
隆河貫穿市中心,每逢漲潮,夜闌人靜常聞潮汐聲
,其聲悅耳,昔有「灘音」之稱。

清朝時將此地命名為「水返腳」,係指基隆河的潮
水,漲到此而退返之意;民國九年更名汐止,亦即
基隆河潮「汐」所「止」。

然而近幾年來,每遇颱風豪雨,基隆河的水一漲到
此就氾濫。深夜聞水聲,反成了居民的夢魘。

九月十六日的納莉颱風再度重創汐止,四十多個里成了一片汪洋大海,幾
乎全市受災!有些地方甚至淹水至二、三樓高。

所幸每雨必淹的居民警覺性高,已事先逃至高處,才未造成重大傷亡。



◆淹水,一次比一次高


十六日、十七日,我隨慈濟志工來到汐止為災民送便當。走過的每一條街
道幾乎都是同一個面貌──淤泥遍布、垃圾如山;看到的每個災民也是滿
身爛泥巴、一臉疲憊,大家從早到晚不停地清掃,但厚厚的淤泥似乎怎麼
清也清不完,因為沒水又沒電。到了第二天,街道家戶已經開始傳出異味


如果你問當地居民這次水災的嚴重性,他們會異口同聲地說:「幾十年來
從沒這麼嚴重、恐怖過!」幾乎每個災戶都是年年受災,但比起去年十月
象神颱風,這次淹水又更上一層樓──之前只淹到一樓的地方,這次已經
淹到二樓。

住在忠孝東路開雜貨店的李太太激動地說:「去年象神颱風,就泡過一次
水,這一次又血本無歸,看到就想哭!」阿兵哥正在協助她清掃家堙A她
在一旁心疼地說:「還可以用的東西,要幫我撿起來啊!」

想到那夜逃生情形,李太太更是激動。她說,看見水灌進家堙A慌張地從
一樓逃命到二樓;水一下子又淹到二樓,他們又繼續往三樓避難;顫抖地
握著手電筒,照著晃動的水,視線未敢稍離,深怕水又要往上淹。

也是住在忠孝東路的張太太,則敘述當晚離奇的逃生過程。「雨下得又急
又大,鄰居的狗突然往樓上衝,直奔四樓。大家都覺得不妙,就跟著狗往
四樓跑……」

果然深夜十二點多,水一下子就淹到二樓,她從四樓往下望,看到水源路
的車子一部挨著一部浮在水面上,甚是恐怖!



◆住在「黃土高原」


淹水,對汐止市民已經是司空見慣,有些災戶無奈地稱汐止是「台灣的威
尼斯」!從民國七十六年琳恩颱風起,幾乎每次颱風就造成汐止淹水。在
水碓街住了五十年的張太太就說:「近年來,每年都淹,現在一年淹兩次
,賺再多錢也不夠受災用!」

為什麼淹水會愈來愈嚴重?每位居民幾乎都能將淹水的原因加以剖析一番
。住在溪邊的八十歲郭阿嬤一針見血地指出:「這都是人害人啦!很多建
商黑白起厝,破壞水土;另外,河道整治也有問題,才會一年比一年嚴重
!」

郭阿嬤指著毗鄰住家的茄冬溪說,本來這是條大溪,因為一直加蓋堤防,
結果成了一條臭水溝,「不知河道愈小就愈容易淹水嗎?用肚臍想也知影
。唉!花那麼多錢做堤防,結果愈弄愈糟!」

溪旁的房子一樓被大水挾帶而來的淤泥灌入,連窗戶也被堵住。隔天淤泥
已經變硬,儼然成了小土丘。居民苦笑說,他們是住在「黃土高原」上。

沒水沒電的苦日子,讓居民的生活宛如倒退五十年;夜晚,整個汐止市就
像一片黑夜城。

隨著志工到各街道送便當,每次下車幾乎都是伸手不見五指,整條街道沈
靜無聲;直到志工們喊了幾次,才看見一點、兩點接著無數點的火光,遠
遠地,誤以為是螢火蟲,用手電筒一照,才知是災民提著燭火來領便當。

災民似乎已經習慣了黑暗,車子經過住家,常常隱約瞧見許多人摸黑在搶
救家具或商品,看不清他們臉上的表情,卻聽見他們深深長長的嘆息聲。

預存的水要省著喝,洗澡就接雨水洗,或到河邊洗,有時只是隨便以毛巾
擦一擦,因為大家都不知道何時才能恢復供水。

最難以忍受的是廁所的惡臭,幾乎一打開門就薰得令人作噁。一次我向居
民借廁所,留下深刻難忘的「回味」,那味道到離去後還一直殘留在身邊
,汐止居民卻不知要忍受多久這種日益加深的薰人氣味!

許多一、二樓的受災戶連家也歸不得,只能借住在樓上鄰居的家,晚上大
家擠在一起,鋪條毯子在地上就睡了。



◆好厝邊,來照顧


飲食也是一大問題。冰箱儲存的菜早已壞掉,超級市場休市,只好吃乾糧
、泡麵。「乾糧、泡麵怎吃得飽!幸好這幾天慈濟一直為我們送來便當,
肚子很餓時,那便當真是好吃!」周清祥說,尤其他和許多鄰居都吃素,
慈濟做的素便當正好符合他們的需求。

十七日那天,我們遇到一位啞巴災民,他拿到慈濟送的便當,不停咿咿呀
呀地喊著,不知要說什麼。後來他遞一張字條給志工,上面寫著:「謝謝
你們!便當好吃!」

慈濟送來的礦泉水也解決居民的飲水問題,因為許多居民預存的水早已喝
光。商店沒營業,一水難求,所以每當送水給災戶,不到五分鐘,便供不
應求,於是志工一次又一次不間斷地送。

儘管缺水缺糧,許多居民卻向鄰居伸出援手。住在忠孝東路那位開雜貨店
的李太太感動地說:「這幾天都是靠三樓的林阿婆煮飯給我們吃,他們自
己都快要吃不夠,還是分大家吃,真是太好心了!」

「這沒啥啦!大家幾十年好鄰居,相互幫忙是應該的啦!」背著孩童的林
阿婆難為情地笑著說。

兩天來走訪各受災戶,曾經多次問他們為什麼不搬家?一位阿公的回答令
我相當動容,「阮世代攏住在這堙A說什麼這攏是阮厝啊!住了七十幾年
,對這堣w經有感情,怎麼能說走就走,大家還是要拚下去!」

此時,我想到「水返腳歌」堛煽X句詞:「大家相依和相偎……作夥鬥陣
來打拚……」我想在最後加上一句:「汐止一定會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