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婆法音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淡水夜未眠
◎撰文/賴麗君
九十四歲的白髮阿嬤趴在住家的欄杆上,
俯瞰受傷的家鄉,
「十八歲嫁到這堙A住了七十多年,
從來不曾看過這麼大的土石流!」
一切,從驚恐的那夜說起……




九月五日晚間六點多,北部又下了一場豪雨,連日的午後雷陣雨,這場雨
來得並不突然,但,事情就是發生了!

大約八、九點,滾滾土石流從淡水山區狂瀉而下,淹沒了河流、道路,沖
進了住家,淡水糞簊湖、興福寮、樹林口、復興三路與小坪頂等地區,皆
遭土石流入侵,民眾在無預警中驚慌竄逃。



◆驚恐的一夜


「九點多,土石流就灌進來了,我們跑到二樓去避難;不到幾分鐘,一樓
就被土石流淹沒,再慢一步我們全家人可能就被活埋了!」住在糞簊湖的
林先生回憶。
沒多久,消防隊、救難車警笛聲響徹山城,當地慈
濟志工接獲訊息,不管是在歇息、正在工作或是參
與其他活動,幾乎全部動員加入協助救災及關懷行
列,當晚共動員了近六十名志工。

「晚上九點多,接獲在地志工通報山區發生土石流
,有人受傷被送往淡水馬偕醫院。我們立即出動一
組志工前往醫院關懷,另一組則前往災區協助救援
。」慈濟北投、淡水區副區長李節子說。

醫院堙A孩童、大人的哭泣聲四起,傷者全身淤泥

,張陳扁阿嬤淚流滿面地向志工描述當時的恐怖畫面:「阮老仔被活埋,
現在還沒挖出來,大概沒救了……」夫妻一場,走過風風雨雨,卻以此種
方式別離,殘酷的命運,令人感嘆!

志工陪伴著傷者,為他們洗滌淤泥,準備乾淨衣物,致贈急難慰問金。從
晚間十點到凌晨兩、三點,才拖著疲憊的身軀步出醫院。

雨仍狂亂地下著,另一組志工正趕往災區,但整個山路被土石流阻斷,電
也停了,漆黑的山城,找不到一條出路,終究無功而返。大家又急又擔心
,山堛漫~民都搶救出來了嗎?還是正在等待救援?也許是幻覺,浩大的
雨聲中,隱約聽見那淒淒的求救聲。

部分災民陸續被送至長庚里活動中心安置,由於倉促逃生,身上連保暖衣
物也沒有。志工為他們準備棉被、睡袋、保暖地毯、盥洗用具,隨即又送
來了熱食及薑湯。他們抖著身體,喝著薑湯說:「這個喝下去全身都暖了
起來,可以壓壓驚!」

有些人嚇壞了,一整晚睡不著,志工安撫著他們;驚恐的一夜很漫長,但
志工會陪伴他們到天明。



◆與泥流競走


清晨四、五點,長庚里活動中心對面、慈濟志工江逢的家依舊燈火通明,
這堿O慈濟臨時救災中心,許多志工在此徹夜待命,隨時準備行動。

長久以來,只要當地有任何活動,江逢的家就成了指揮中心。也許是經驗
累積,她早就準備許多礦泉水、伙食、睡袋、毛毯等,以備不時之需,使
救災行動能迅速展開。

志工們為活動中心的災民送來早餐後,不顧自己尚未用餐,又繼續為他們
及救災人員準備中午的便當。超市尚未營業,志工們紛紛將家埵B箱的菜
全部帶來,做了近兩百份的便當,顧不得外頭狂風驟雨,大家披上雨衣就
分批出動。

路上,志工接獲通報──有些老人家守在山上不肯下來。於是送完便當,
車子又開往災區。

雨依舊下著,阿婆撐著傘在淤泥中不停來回搜尋被土石流沖走的大哥,「
阿兄!你在那堙H」

「阿婆!雨勢太大了,恐怕還會有土石流,我們先下山好不好?」志工左
勸、右勸,阿婆才在志工的攙扶下走路下山。

下山途中,隱約聽到轟隆隆的水聲,一下子泥流已經從山上流瀉下來,沖
過我們的腳踝,大家驚慌疾步行進,又怕跌落一旁的溪河,簡直如履薄冰
。到了安全地點,回首一看,泥流早已淹沒山路,大家喘著氣,頻頻說:
「好險!」

下午,雨停後,志工繼續前往災區關懷,並發放慰問金。山路陡峭,又有
土石阻斷,爬坡、攀岩,對平均四十五歲以上的志工們來說,當不是件輕
鬆的事,何況又徹夜未眠!持續救災行動超過二十四小時,簡直比
seven-eleven還要seven-eleven。

「想到災民在一夜之間,家園面目全非,正等著救援,我們想休息也停不
下來……」李節子虛弱的語氣中帶著堅定地說。

連續兩天,動員四百多人投入救災,除了在地慈濟志工,其他地區志工也
不斷加入……



◆山城在哭泣


災後第七天,九月十二日,慈濟志工再度前往糞簊湖、興福寮關懷災民。

到了興福寮,整座山城迴盪著道士念咒做
法事的聲音,真教人心碎。此次土石流造
成淡水地區五人喪生,其中就有四人是此
地居民,這天是頭七,兩家人都在做法事


來到張陳扁阿嬤的家,儘管土石已清除完
畢,但滿屋還遺留著淤泥、木頭的腐朽味

,山風時而拂起,塵土夾雜紙灰飛揚,更令人感受那股悲愴。

阿嬤一家祖孫三代都住在獨棟二層樓房,孫子張李永說,當晚看見土石流
從屋後沖進來,立即背起阿嬤衝到二樓,並招呼家人往樓上逃生,他們才
剛上二樓,土石流就灌滿一樓;八十二歲的阿公張添盛來不及逃生,活活
被掩埋,舅舅張明仁則是要去田堙A不幸遭土石流沖走。

聽著張李永的敘述,張陳扁阿嬤不禁又紅了眼眶,但已經平緩許多,「牽
手這麼多年,想起來還是很悲傷,希望伊好好去。」

志工安慰她,心情難過,就說出來,不要壓抑,我們會時常來看她,「我
們家也在淡水,有空可以來我們那堬幘嶀恁I」

「你們人真好,在醫院陪我一天,現在又來看我!」阿嬤握著志工的手說


另一戶不幸喪生的張錦燦父女,住家在張陳扁家不遠處。一下子家中走了
兩個人,親人都無法接受,連鄰居也為之鼻酸。

「瑞芬是個孝女,為了照顧中風的爸爸,她辭掉工作,犧牲自己的幸福,
她說要等到爸爸往生才要嫁。那天,全家人擠上汽車逃命,土石流將車子
撞翻,大家都爬了出來,她抱著爸爸來不及跳車,結果和她爸爸一起被活
埋,才三十四歲啊!」

志工們看著瑞芬清秀的遺照,不禁深深嘆息,只能儘量安慰家屬節哀。



◆七十年來頭一遭


住家去年遭象神颱風全毀,目前暫居工廠的徐瑞琴又再度受災,搭建在工
廠堛漱鴘O屋遭土石流灌入,家具全被沖毀,「真的是什麼也沒有了!」

徐瑞琴無奈地說,去年十一月象神颱風來襲,住家被土石流沖毀,她也因
此受了重傷,「那時土石將我埋住,只剩下脖子以上露出來,差點死掉!


志工陳嬌櫻常到醫院照顧她,從此和她成了好朋友;這次土石流發生後,
陳嬌櫻曾多次到她暫居的工廠尋訪未果,又到醫院詢問,後來在長庚里活
動中心找到她,當時兩人相見,不禁相擁而泣。

「我擔心一整晚,很怕他們再發生什麼事!」陳嬌櫻說。

目前徐瑞琴一家四口暫居婆家,和親戚二十多人聚
居於一戶,實非長久之計。他們打算搬出來,想辦
法貸款到山下購屋,給孩子一個安定的家。

但徐瑞琴和先生都是清潔工,經濟能力有限,陳嬌
櫻熱心為他們奔走募來家具,以減輕他們的負擔。

「去年讓你們幫一次,就很不好意思,現在又麻煩
你們。」徐瑞琴感動地說:「社會真的很溫暖,我
們一定會努力站起來!」

走訪十多戶災民,太陽也下山了,夕陽餘暉下,一位九十四歲的白髮阿嬤
趴在住家的欄杆上,俯瞰受傷的家園,餘暉灑在她那滿布皺紋的臉上,深
邃的眼神流露出對天災的無奈。

「下面本來是條大水溝,現在成了土石堆。十八歲嫁到這堙A住了七十多
年,從來不曾看過這麼大的土石流!」和四周的高山大樹比起來,阿嬤佝
僂的身影顯得更加渺小。

「阿嬤!您看到土石流會驚嗎?」一位志工問。

「阮攏憨憨住,一切交給天去決定!人若順天,就平安,災難入土,福氣
就返來。」阿嬤說。

但願這一切都能像阿嬤所說,讓苦難沒入塵土,福氣重新點亮山城的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