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鮮花繫上黃絲帶
九一一的哀思
◎撰文/康慈定(紐約慈濟志工)
〈美國〉

受難的家屬漸漸能接受現實,
他們帶著鮮花繫上黃絲帶,
將悲傷的情緒沈澱,
讓受創的心靈得到撫慰。




九月十一日上午九點多,剛從公園運動回
來,打開電視一看,天啊!冒著濃煙的紐
約世界貿易中心竟出現在眼前!

十幾分鐘前,世貿中心遭受飛機撞擊,開
始起火燃燒;此正值紐約市上班顛峰時刻
,光在世貿中心上班的人數就有四萬多。
這樣的慘景,讓我整個人幾乎癱軟下來!

趕到慈濟紐約分會,好多志工已在收看電視。眾人商議該採取什麼支援行
動,但因整個曼哈頓濃煙密布,交通全部封鎖,只能在會所隨時待命。

好友也是慈濟志工李洋德,在世貿中心上班,我們第一個就想到他的安危
。一九九三年世貿爆炸案發生時,他僥倖逃過一劫,這次是否也能平安?

下午,好不容易和他太太美枝師姊聯絡上,她告訴我們,先生到現在都沒
有打電話回來。我們安慰她,說不定是電話不通,請她放心。

在艾姆赫斯特醫院工作的志工下午來電說,此次傷亡慘重,各大醫院開始
鬧血荒,希望我們呼籲民眾前往該院捐血。

我們拿著趕製出來的中英文海報──「紐
約世貿中心攻擊事件.傷者無數.需要輸
血.敬請發揮愛心.踴躍捐血」「Please 
donate Blood for W.T.C. Victims」,來到會
所樓下,請過路的人發揮愛心,幫助此次
受傷的災民。

看到民眾熱心地聚湧過來,實在令人感動

。這次的不幸事件雖令人心痛,卻也看到許多人性的光輝。

晚上十點,再與美枝師姊通話時,她的聲音有點哽咽,她說已有心理準備
了,因為至今音訊全無,大概是凶多吉少了!

放下電話,我心媄纗L無比,上個月他兒子娶媳婦,我與先生才去當介紹
人,那知人生竟是如此無常!

短短幾個小時內,世界變化如此之大,世貿中心雄偉的標誌已走入歷史,
也走進了人們的記憶!



◆牆上,貼滿數不清的失蹤者照片


災難後的第二天,車子已能有限制地進入中城市區,但下城十四街以南仍
然嚴密封鎖中。

我們決定提供食物及礦泉水給災區救難人員;出發前,先到李洋德家關懷


今早致電李家,電話中傳來師姊的飲泣聲。她說,九十二歲的婆婆一直追
問阿德人在那堙H吵著要去看兒子。老母親尋兒心切,聽來令人鼻酸!

來到李家,師姊看到我們,忍不住流下了淚。紐約分會執行長林濟弈轉達
上人的關懷,希望她堅強。當我們告辭時,老阿嬤聞聲出來,直說:「阿
德很孝順,一定是出事了,不然不會沒有電話回來……」我們安慰老阿嬤
,會盡力打聽洋德的下落,請她多保重。

洋德師兄的兒子建賢希望搭我們的車到曼哈頓尋找父親的下落。他帶著從
電腦列印下來的一張彩色相片,一路上沉默無語,憂戚之情寫在臉上。

車子快到曼哈頓時,大家不約而同地探頭尋找昨日毀圮的「雙塔」──那
是紐約的地標,如今徒留一大縷黑煙彌漫天際,不但令人悵然若失,開車
也頓失方向!

進入市區,一路上警察盤問不斷。我們一部車子先開往聖雲仙醫院附近,
將一部分礦泉水交給新澤西分會的志工林慧如醫師,請她順道把物資送進
災區;另一部車子帶建賢到Beth Israel醫院尋找父親的下落。

醫院僅提供住院傷患的名單給建賢核對,沒找到,建賢頗為失望,只好在
尋找失蹤者的一面牆上,將其父的照片及名字貼上。然後告訴我們,他要
到其他醫院繼續尋找。

救世軍(Salvation Amy)在賈維茲中心設置了一個志工招募中心,我們
詢問可否送食物及飲水到災區?回答是目前只需要醫師、護士及挖掘等專
門技術人員。

於是,我們把食物與水都交給美方義工,由他們轉送到世貿中心給現場救
災的人員。

已進入災區的林慧如醫師來電說,災區需要更多的冰礦泉水、手套、T恤
、濕紙巾、繃帶等,我們立即進行採購,並送去指定的雀喜(Chelsea)
碼頭。



◆進災區,做救難人員的後勤補給


九一一慘劇發生第三天,當人們談起這件慘絕人寰的人禍時,仍然想不透
那些恐怖分子何以如此心狠手辣、濫殺無辜?這幾天看到電視上多少人在
尋找失蹤的親人,那種哀痛與絕望的神情真教人掉淚!那一張張失蹤的照
片,包括多少家庭的破碎啊!

早上八點多,聽到執行長林濟奕 call in 慈濟大愛電視台,報告他與三十多
位慈濟人已進入世貿中心災區現場,並送去礦泉水與醫療用品。

原來昨晚又有一批慈濟志工送補給品去救
世軍總部,他們於是發給慈濟許可證,讓
志工今日得以進入災區輸送物資。

下午,我們再度前往災區補送物資,尤其
是冰塊與礦泉水,對挖掘碎石瓦礫的搜救
人員來說,這是最好的清涼劑。

車子抵達救世軍總部,整棟樓外早已堆滿了各式各樣的用品,一輛輛大卡
車送貨來又走,走了又來,大批志工搬進搬出忙個不停,教我們看傻了眼


與新澤西慈濟人會合後,我們便準備進入災區。當一步步接近世貿中心,
彷彿有一種要進入戰場的感覺。

記得六月,也曾帶著公公與大姊來逛曼哈頓的金融中心、華爾街與世貿中
心大樓,那時的心情是悠閒、愉悅的,且以兩棟美麗的建築為榮;那知三
個月後的此時此刻,卻以悲痛的心情、沉重的腳步,走向一堆斷垣殘壁。

收起複雜的思緒,目睹窗外人跡漸少,一棟棟建築默默無言,彷彿受了很
大的驚嚇,許多被燒毀的車子被丟在路旁,看了真是怵目驚心!可以想像
三天前那轟然一聲巨響的威力,成千上萬條人命被焦烤的慘狀!

車子停在離世貿中心一條街外的轉角,志工們以快速的動作,將冰塊放在
冰桶內,正準備把礦泉水搬運上去時,隔街的一棟大樓忽然濃煙彌漫,好
像要燃燒起來。

好多警察及消防人員跑了過來,命令我們趕快撤退到安全的地方。志工見
狀立刻分成兩路逃跑……三天前逃難的景象似乎又再重演,我們終於體會
到那種心驚膽跳的恐懼滋味。

沿著安全的地方一路走,每走一段就回頭望望那令人懷念的世貿大樓,失
去了雙子星的迷人光彩,周圍環繞它的眾星──旁邊較低的建築,便顯得
黯然失色。

經過這次的驚險萬狀後,才知道救災不是那麼容易,也學到許多寶貴的經
驗;看到美國人的愛心與救災的井然有序,我相信這個國家很快會重新站
起。



◆一盞盞燭光,是哀思、也是祝福


今天是哀思星期五,清晨四點,外面突然風雨交加,偶爾還有雷電出現,
坐在書桌前振筆疾書的我,內心卻感到出奇的寧靜……

早上十點多,雨仍下個不停,好像在為這一場世紀初的大浩劫哭泣。九一
一災難至今已四天了,受難的家屬漸漸能接受現實,許多人開始走進教堂
或寺廟,他們帶著鮮花繫上黃絲帶,將悲傷的情緒沈澱,讓受創的心靈得
到撫慰。

中午十二點,全美各個不同的宗教團體,各以不同的宗教儀式,或祈禱,
或誦經,或禮拜,或靜坐,一起為九一一的受難者哀悼、祈福;我們也在
佛前誦阿彌陀經,回向給所有不幸的罹難者。

下午,再度前往李洋德家探望他的母親與妻子,並致贈慰問金。美枝師姊
說,自先生失蹤之後,她的心情低落到極點,慈濟人每天都打電話去關心
她,或來看她,讓她覺得自己並不孤單……

傍晚,氣溫突然下降,冷風習習,搜救人員為了維持體力,希望能喝到一
碗熱熱的濃玉米湯。當消息傳來,紐約與長島的志工們即刻去準備;不一
會兒,十五加侖的玉米湯與三十加侖的羅宋湯很快就送到慈濟紐約會所。

幾位志工開車將熱湯送往災區。到了華埠附近,看到好多警員在那堸黧
,於是先放了一桶給他們暖暖身,表達內心的敬意。

九一一災難發生時,紐約市的消防人員為了營救困在大樓堛漱H,奮不顧
身地跑了進去,結果大樓倒塌,他們也犧牲了;許多警察也是一樣,為了
救別人,自己卻罹難了。面對這近三百位救人的勇者,我們怎能不對他們
肅然起敬?

晚上七點,全美各地民眾不約而同地在家堙B馬路旁或公園娷I亮燭光,
一起為九一一受難者哀思、祈禱……

回家的路上,沿途兩旁時時都可看到許多人手捧蠟燭,默默地站在微風中
;天色雖然黯淡,但燭光照在每一個人臉上,卻顯得那麼溫柔動人……

下了車回到家堙A一眼就看到客廳的窗口也點了一盞蠟燭,原來兒子和女
兒說要為我們的朋友──李洋德叔叔哀悼。我看得出孩子們心堛疑纗L,
藉著燭光,讓我們一起來為不幸的朋友獻上最誠意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