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兩周年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村民的「張老師」
◎撰文/賴麗君
生活在大愛村

曾經,在我最悲傷的時候,有人安慰;
如今,當別人需要我,我更要去傾聽。

──李美雲




你認為世界上最美的聲音是什麼?

走一趟大里大愛村,許多村民可能會這麼
跟你說:「阿雲的聲音是我們聽過尚水(
最美)的聲音!」

阿雲就是住在大里大愛村的李美雲,她不
是聲樂家,也不是歌星,她──只是一位

默默行善的志工。



◆看不到垃圾


有人說,只要聽到李美雲的聲音,情緒再怎麼激動的人,也會被平撫下來
。「我以前講話也很大聲,可能是因為做了慈濟志工,比較懂得聲色柔和
。」李美雲笑著說。

李美雲一家五口原住在台中霧峰,九二一地震後房子全倒,一家人就住進
大里大愛村,沒想到這一住就和慈濟結上了緣。

「我剛搬進來的時候嚇了一跳,這堹u是太漂亮了!心想這麼漂亮的環境
應該要好好維護。一天,慈濟志工阿純和麗花來這媄鶱h我們,我跟她們
說想要當志工,她們就教我做環保。」

於是,李美雲就成了村堛瑰糮O志工。早上做成衣生意,下班後,就推著
手推車挨家挨戶去收回收物。

「請問有沒有東西要回收哦──」李美雲那細柔婉轉的聲音引起許多村民
的注意,看她長得清秀白淨,不禁心生憐惜:「小姐!妳家堿O不是有困
難?」經過一番解釋,大家才知道她是環保志工,回收物變賣所得是要拿
去給慈濟幫助貧苦的人,「難怪她看起來真有禮貌,聲音幼幼蓋好聽!」

走一趟大里大愛村,你大概連一張紙屑也看不到,因為在李美雲的溫柔宣
導下,村民們早已養成隨手撿垃圾的好習慣。



◆村民的「張老師」


由於李美雲待人親切和善,村民總喜歡向她傾吐心事,現在她也是村民的
「張老師」哦!

與村民漸漸熟稔,李美雲發現許多人除了背負家園重建的重擔,背後還有
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與無奈,於是在做環保之餘,她也常上門去關心他們


戚太太的先生在幾年前重度中風,雖然育有二女二子,但一個兒子在大陸
從不寄錢回家,另一個兒子無所事事,家中經濟全靠兩個已經出嫁的女兒
做工賺取微薄薪水勉強支撐。

「我跟兒子說,你要去工作啊!姊姊嫁了,不能一輩子靠她們吃穿,人家
也有家庭,你再這樣下去,我乾脆去跳海給魚吃,省得活活氣死!」

六十多歲的戚太太常常到李美雲家中訴苦,李美雲就像女兒一般安慰她,
握著她顫抖的手,輕聲地說:「妳現在要把自己身體照顧好,生活有困難
,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

李美雲說,像戚太太這樣經濟困窘,又有家庭問題的村民頗多,「家家有
本難念的經,跟他們聊一聊,也許他們會得到一些抒解。」

張太太的先生在幾年前車禍成了植物人,她一人獨力要照顧先生及兩個小
孩,又要工作賺錢。九二一地震毀了他們的家,她也因此失去工作,李美
雲得知她的狀況後,除了協助她先生就醫安養,還為她申請兩個以工代賑
的機會,現在她一個月有兩、三萬元收入,加上政府的殘障津貼補助,勉
強可以度日。

「阿雲很關心我,常常陪我去安養院看我先生,有什麼困難找她,她都很
熱心幫忙,知道有什麼福利措施也會幫我去申請。住進大愛村是我的福氣
,才能遇到像她這麼好的人。」

纖瘦的張太太感動地說,李美雲就像姊姊一樣,對她相當照顧,「我心情
不好對她訴苦,她都會耐心傾聽,也很會安慰人,聲音又很溫柔,聽到她
的聲音心情就好了一半。」

許多阿公、阿嬤也喜歡跟李美雲「開講」,一聊就沒完沒了,「阮阿雲人
水,聲嘛水,擱真關心阮這些老伙仔。」「阿嬤人嘛真水咧!」李美雲就
像他們的孫女一般,嘻嘻哈哈跟他們撒嬌。



◆讓痛苦昇華


看似活潑開朗的李美雲,其實這一、兩年來也遭遇許多令人難以承受的傷
痛,去年九月她大哥診斷出罹患肝癌,捱不到一年,今年六月就走了,享
年才四十七歲。

剛忙完大哥的喪事,七月中旬她兒子騎機車遭大卡車撞成重傷,當時她正
帶著女兒到花蓮慈濟中學報名入學,接到先生來電,簡直無法置信。慈濟
志工為她訂了機票回大里,一路上她整個人恍恍惚惚,趕到醫院,看到兒
子滿臉是血,一顆心如同被重擊一般。

「我連哭都哭不出來,好幾天睡不著覺,也吃不下,如果不是發生在自己
身上,真的無法體會那種痛。」回想當時情景,李美雲仍略顯激動,愛子
心切藏在她那屢屢欲溢出的淚水中。

慈濟志工李阿純得知她的狀況,每天熬五穀米漿送到醫院給她兒子喝,著
實令她感動。

儘管每天要忙著照顧兒子,村民有任何困難,她仍義不容辭抽出僅存的休
息時間去幫助他們。因為曾經遭遇傷痛,她更深深體會雪中送炭的可貴。

「在我最悲傷的時候,因為有人安慰,我才能振作起來。所以當別人需要
我的時候,我更要去幫助他們。」

在文學中,悲劇往往比喜劇更具感染力,因為痛苦比快樂更容易使人昇華
,當然也更容易讓人毀滅,昇華或毀滅常常就在一念之間。在李美雲身上
我看到痛苦與悲傷昇華成一股慈悲的力量,它在大里大愛村堿y轉著,溫
暖許多失落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