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蓮萬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駱駝精神,最佳拍檔
◎撰文/賴麗君
從遊遍名山勝景到踏進災後的山區,
一群愛日月的大男人
變成了熱心救災的志工。




他們是一群愛日月的大男人,一輛吉普車
遊遍台灣名山勝景;不知怎地,愛日月的

大男人成了熱心的志工,吉普車也開進了一個個天災肆虐過的山 區……「
我們因為愛好遊山玩水而組成駱駝車隊,取名為『駱駝』也是因為這兩個
字念成閩南語有『愛玩』的意思,沒想到現在大家去做志工比去玩還踴躍
!」駱駝車隊現任會長游春峰笑著說。



吃好到相報


台中駱駝車隊成立於民國七十九年,在國內屬於較早成立的休閒車隊,起
初只是幾個愛好開吉普車郊遊的人相約一起上山下海,「後來大家『吃好
到相報』,便組成一個以四輪傳動為主的車隊。」長得圓圓壯壯的創始隊
長林啟明說。

成立迄今,車隊會員由兩、三人增至一百多人,成員以公司老闆居多,年
齡層從二十到六十多歲,他們都有一顆赤子之心,玩起來就像個大孩子。

「我們一位六十多歲的會員現在還常去玩降落傘,他從來不感覺自己老!
」駱駝車隊祕書「紅龍」說。

「紅龍」不姓紅也不叫龍,他的本名是陳坤煌,但他已習慣大家以台號彼
此稱呼,有時直接叫名字還會愣一下呢!

翻翻他們的名冊,你可能會忍俊不住,大頭、放電、小燈燈、大屁、SK2
、便當、蝙蝠俠……都是他們突發奇想的台號,由此可想見這群大男人有
多寶!
儘管駱駝車隊屬於休閒性質團體,卻也擬
定一套嚴謹的組織章程,車隊設有會長、
祕書、隊長、公關等幹部,會長任期一年
得連選連任,隊長資格由理監事會提名並
經會長同意,必須對各項活動及路況熟悉
並能領導車隊者。

加入會員須年滿二十歲;擁有並對於駕駛

四輪傳動車輛有高度興趣;有正當職業、無不良嗜好、品行端正;有冒險
犯難精神等。此外,凡新加入會員必須由已加入的會員推薦,經過三位理
監事審核通過才行,目的是希望維持駱駝車隊良好的素質。

「我們還有一項不成文規定,就是每次出遊必須將垃圾帶回家,做好環境
整潔的工作。」游春峰說。

除了常態活動,每月車隊也會舉辦一次大型露營,邀請會員家屬一起去擁
抱大自然。十多年來駱駝車隊走過的地方不計其數,幾乎說得出來的地方
都去過了。



心肝「丟三下」


「我們已經玩很久了,應該要為社會做一些事!」紅龍說,除了曾協助台
北縣醫界聯盟、路竹會等慈善團體到山區義診外,從民國八十三年道格颱
風肆虐中部山區,他們也開始加入慈濟賑災行列。

那次由於山路遭落石破壞,到處都是土石淤積,非四輪傳動車不可行,台
中慈濟志工遂邀請駱駝車隊協助運送物資,駱駝車隊也因此和慈濟結下不
解之緣。

「九二一賑災,他們曾經一天出動七十多部四輪傳動車支援。」慈濟志工
沈順從說。

第一次接觸駱駝車隊是在桃芝颱風過後,隨埔里慈濟志工前往水里、信義
鄉等地救災;粗獷的體型、豪爽的性格是他們給我的第一印象,但樂善好
施、不喜出風頭則是對他們的深刻認識。

許多隊員犧牲做生意的時間出來支援慈濟救災,每天太陽未升起就出門,
回家時月亮已經出來了,上萬元車油錢全是自掏腰包,「吉普車及四輪傳
動車所需的油量是一般車子的兩倍,尤其跑山區耗油更大,半個月跑下來
費了不少油錢,但他們都二話不說自己負擔。」也擁有四輪傳動車的沈順
從說。

隊長「柳哥」──柳錦泉就半個月沒做生意,每天早上五點出門,帶車隊
接送慈濟志工上山救災,「我在電視上看到災民真的很可憐,所以就有錢
出錢、有力出力!」

那時對他的印象是:每天一條斑點牛仔褲、一頂鴨舌帽,拿著無線電的酷
模樣。看來不苟言笑的他,其實很愛說笑尋大家開心,外表粗獷剛正,其
實是個「鐵漢柔情」的人──看到災民的慘境,心肝也會「丟三下」。

「紅龍」忍不住補充說,「柳哥」的拚命性格眾所皆知,九二一地震期間
,他兩個多月沒做生意,每天開著吉普車跟著慈濟志工到災區。

「其實幕後最大的功臣是我們家的『點五』(家堛漸t一半),因為駱駝
隊員大部分都是做生意的,我們出來當志工,生意及家奡N必須靠『點五
』撐起來。」柳哥說。



眼淚比汗水多


房子在九二一地震中毀壞的「九三一」──林啟明,當時也是照常跟著慈
濟志工去救災,「當你踏出去的時候,你會看到別人比我們的痛苦更多,
就會把自己的痛苦放在一邊,心胸也會比較寬闊。」林啟明說。

幾乎走遍災區的總幹事「大頭」──李文水,眼淚卻流得比汗水多。桃芝
風災後,他與車隊進入水里鄉上安村,一下車觸目所及是一棟被土石切掉
三分之二的樓房,「簡直比機器切得還要整齊,看了眼淚都要掉下來!」

後來,他又到信義鄉地利、潭南等村,許多災民房子毀了、田園淹了、人
也沒了,他頓時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痛,眼淚又不聽使喚地掉下來,「我在
愛國村聽到一個故事:一位患有癲癇的太太,她的家被土石流掩埋,老公
也被沖走,每天半夜她都會回老家等她老公……」

大頭眼眶紅紅地說:「災難留下的傷痛比
帶走的還要刺痛人心,這種痛會留在很多
人的心靈深處吧!我們沒有辦法替他們痛
,能做的只是協助,有時因各種因素,連
想要協助他們也很難,只能眼睜睜看他們
難過……」大頭深深嘆了一口氣。

除了出力,他們也為災民募款,賀伯風災

後,他們向自己的親友募了一百多萬元,親自上山挨家挨戶將捐款送給災
民;此次桃芝風災,他們也為災民募了一百多萬元,準備送至災區協助生
活困苦的災民。

儘管做了很多善事,這群車隊隊員卻為善不欲人知,在災區遇及許多電視
媒體要訪問報導,他們一律謝絕。「做就好了!」率直、樸實的性格由此
可見。



彼此眼堛熊陔


除了古道熱腸,駱駝車隊成員的守紀律與高配合度也令人相當感佩──車
隊出門一定服從隊長指揮、載送慈濟志工一定配合慈濟團體行動。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天某位隊友的車子出發前出了狀況,臨時呼叫一
位住在集集鎮的隊友,不到半小時光景,那位隊友就出現了。他原本是要
出門做生意,「臨危授命」還是很樂意來「插一腳」,喜歡開玩笑的他回
程時卻跟大家分享了一個很正經的心得:「今天尚有意義,載你們這些菩
薩去做好代誌!」

「菩薩」,是許多隊員對慈濟志工的稱呼,參與慈濟賑災七、八年來,慈
濟志工在他們的眼奡N是個好心腸的菩薩,「每一位志工對災民都很誠懇
,慈濟都是實地挨家挨戶去訪察,這是最辛苦卻也是最能落實協助的方式
。」

而在慈濟志工的眼堙A駱駝車隊隊友也都是菩薩呢!「因為有他們的配合
,我們才能深入山區賑災。」

每次賑災歸返,駱駝隊友和慈濟志工總是互道感恩,「相互學習」更是大
家常掛在嘴上的肺腑之言,目前有些駱駝隊友已加入慈濟的委員培訓行列
,而有些慈濟志工也加入駱駝車隊「訓練」開車技術。

來自兩個不同的團體,因為行善而結識,也讓許多地方留下了溫暖的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