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受災想著救災事
陳忠厚
◎撰文/李委煌
賀伯颱風,一甲木瓜園全數傾倒,
九二一地震,毀去四間房子,
桃芝災後,沒空搶收木瓜園……
只因惦著災民,
他想:自己還有一口飯吃,救災為先吧!




民國八十五年,賀伯颱風重創全台各地,南投縣即屬
重災區之一;當時埔里慈濟志工陳忠厚前往自家果園

勘察,驚覺一甲的木瓜樹全數傾倒,夫婦倆趕緊以幫浦抽水,盼將損失減
至最小。

「颱風過後,木瓜就會漲價……」當時陳忠厚惦著,只要能夠搶收,整年
的辛苦就有了代價;也因此,當慈濟志工邀他赴災區勘察時,他猶豫了好
一會兒。

突然,太太黃瑞年說:「我們還有一口飯吃,應該以救災為先。」像悟到
什麼似地,陳忠厚隨即將抽水機一收,便偕太太前往災區去了。

民國八十八年,九二一地震毀去陳忠厚四間房子,人生數十載奮鬥悉數毀
於一旦,率性固執的陳忠厚,依舊是往災區衝;期間證嚴上人曾到埔里八
次,卻有六次見不到他。

父母是佃農,家有九位兄弟姊妹,陳忠厚自小便了解家中經濟全是父母用
血汗拚來的,這股拚勁個性大概就是來自遺傳。

知道上人擔心,這次桃芝風災陳忠厚較「收歛」了,每從一個村落勘災回
來,都立即致電向上人報平安。

桃芝風災過後兩週,陳忠厚才得空整理木瓜園,所幸這次損失不大。



對山的記憶


農校水土保持科畢業的陳忠厚,自小在埔里山中長大,對於颱風、土石流
早已司空見慣;也因此對於山區氣候變化、土石流水文情形皆相當熟悉。
他說,小時門前有一條野溪,幾乎每年風災都會泛濫
,若非涉溪上學,就是請假。而所謂的土石流,以前
稱作「崩山」,但規模不似現在大,當時村人住在山
堙A根本不覺得有任何危害;陳忠厚強調,「過度開
發」恐怕是這次爆發大規模土石流的主因。

為了種植高山茶、高山檳榔、高山蔬菜等高經濟作物
,村人不得不大量砍伐林木開墾耕地;而必須在清澈
河谷媥i殖的高山香魚,也同樣容易因開挖養殖而破
壞水源地。

陳忠厚對山的記憶是成片的蒼翠樹林,即使崩山造成土塊滑落,也會被密
集的大樹給攔截住,根本不可能滑滾到山谷村落;印象中經層層樹叢篩濾
後所流下的,頂多是泥漿與水而已,並不會造成大災難。

近年來,各型重機械因聯外交通便利紛紛進入山區開發,怪手將單行路挖
成雙線道、大量土方填河爭地等,在在破壞了山區部落生態。陳忠厚說,
氣候異常變化、地震後土質鬆動、山林過度開發等,讓土石流如入無人之
境,挾帶大量石塊、樹幹、漂木等物重創各山地部落,災情慘重可說是前
所未見。



災,一次比一次慘


民國八十三年道格颱風、八十五年賀伯風災、八十八年九二一大地震,到
這次的桃芝風災,陳忠厚已累積多次勘災經驗;「乘早將志工送到災區內
部,然後再朝外逐步勘出來……」由於山區午後常有陣雨,他了解這樣的
動線安排方便志工隨時撤退。

南投縣信義鄉幅員遼闊,大小相當於整個彰化縣;災後數日許多鄉道仍未
搶通,慈濟志工兵分多線,同步進行勘察及緊急慰問金發放。陳忠厚負責
鄉內地利、洽波石、人和、潭南、雙龍等五村六部落災區。

陳忠厚回憶七月二十九日晚間十點左右,埔里開始落雨;午夜一點,他感
覺沒什麼大礙便安心入睡。翌日清晨,縣內陸續有災情傳出,待去電竹山
鎮得知電力中斷道路毀損,方才感到事態嚴重,於是緊急徵召幾位志工準
備出門勘災。

忽地,埔里降起傾盆大雨,陳忠厚前往自家木瓜園察看,發覺園區已淹水
盈尺;未久,大雨中又刮起了風……

中午雨勢暫歇,他原擬往水里勘災,但出入埔里的愛蘭橋受損交通中斷,
陳忠厚心知不妙,「因為這座橋從未斷過!」他說,自己在埔里已五十三
年,從未見過如此大的雨勢!

憑著過去的經驗,他不免揣想:「這堳B都那麼大了,那山上還得了?」
尤其九二一地震後土質鬆動,恐將爆發大規模土石流,這些擔心事後果全
兌現。沿路勘察所見,多處溪流河堤紛遭大水沖蝕掏空,甚至崩坍。



山澗成礫石溝


行至牛眠里,陳忠厚遇到第一戶受災村民,該戶人家在九二一地震時曾受
災,這次土石流更將房舍推入河堙A家當全遭沖毀。陳忠厚發現九二一地
震埔里發生土石流之處,在這次風災中多重複受災,只是大小程度不一罷
了。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埔里聯絡處志工緊急召開臨時救災會議,並請求台中
分會準備發放的物資。然而中潭公路多處隧道因土石流覆蓋,加上埔里主
要聯外道路愛蘭橋墩傾斜封閉,志工不得不繞道狹隘產業道路進入鎮內;
當日黃昏,援助物資終運抵埔里。

埔里志工旋即打包棉被、礦泉水、麵食、白米、生活日用品等,連夜將物
資發放給受災戶。

八月一日,陳忠厚等人前往信義鄉災區勘察;大量土石滑落路面形成泥漿
,車行間輪胎不斷打滑,彷似「陸上行舟」;多處原僅寬約數公尺的山澗
,竟被土石流沖刷成十數公尺寬的礫石溝,大自然的力量著實驚人!



熱心老農載一程


「慈濟來了!慈濟來了!」當陳忠厚一行好不容易行至郡坑時,災民遠遠
望見插有慈濟會徽旗幟的車輛,立即趨前興奮叫喊。由於路況極差,車行
至水里鄉農會上安辦事處時,大伙不得不將車輛停下,改以步行前進。

陳忠厚說,初抵郡坑村時,所見景像只能用「怵目驚心」來形容;然而到
了上安村,又驚覺村堥a況更倍於郡坑!

接近信義橋時,路面盡是鬆軟土石,一腳踏下去每每深陷及膝,五十公尺
距離花去眾人好大功夫;由於橋面一端已流失,陳忠厚等人只得走下溪床
,然後再攀上殘留的橋面繼續挺進。

隨後遇一熱心老農,以可行走於田埂上的搬運車將他們載過泥濘路段,陳
忠厚等人擠在車後平台,平安進入了明德村。

接下來一週,只要道路搶通,陳忠厚便率志工前往災區勘察,並在當天整
理好村民受災資料,準備翌日再度到該地發放緊急慰問金。於是地利、洽
波石、潭南、雙龍、東埔等村落,便在這般馳援模式下,陸續完成勘災發
放工作。

陳忠厚坦言,「這些村落在幾次災難中多屬『重複受災地』,實在不適合
居住了……」一次次傷亡教訓後,他認為為後代子孫著想,還是應該遷居
到安全地方。

以賀伯風災為例,慈濟志工八月一日投入災區援助,直到翌年二月一日才
正式結束;整整半年的奔波,重點不在他暫將事業放下,而是每次救災勢
必動員許多社會資源;而「同樣的人、同樣的地方、同樣的受災」,也令
人有些無奈感。






猶記十年前,因南投、花蓮兩地木瓜市場重疊,專事木瓜栽植的陳忠厚前
往花蓮勘察,順路來到靜思精舍;當日證嚴上人身體微恙,對眾開示的第
一句話讓他感動至今,上人說:「我祈求菩薩給我分期付款的病痛,好讓
我有更多時間為眾生付出……」

十年慈濟路,陳忠厚說,他從沒有後悔過。追隨證嚴上人做慈濟是他畢生
的職志,只要慈濟有需要,他仍會不斷往前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