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飛越塔阿邊界
——愛灑阿富汗難民
◎撰文/李委煌
「我們不是英雄,我們只是擇善固執,
尤其當我們知道有難民因飢餓而喪生的時候,
沒有什麼可以阻止我們勇往直前。」
深入阿富汗完成慈濟援助難民任務的愛德華說:
真正的英雄是阿國難民營堥漕ヰ赤芋B媽媽──
他們勇敢地帶著兒女,走向不可知的地方,
然後,繼續奮力生活下去……

美國有線電視網CNN的畫面,來自阿富汗北邊一處難民營──

一村民對記者說,他的孩子才十天大,太太又生重病,他帶著全家逃難了
一年半,才輾轉來到這兒;「We need help!」他對著鏡頭求救,因為他
們沒有東西可吃。

當愛德華親手將小麥交給他們,有村民抓起就直接往嘴媔諢A因為實在是
餓壞了;在此之前,難民營堣w有多人因飢餓而死亡……放眼望去,可見
許多荒塚。

在荒漠堙A物資運送相當困難,多以驢子馱運;當大人幫忙搬運物資,小
孩便得代替拿著彈袋、槍枝戒備……發放當天,有村民說:「這是幾個月
來最豐盛的一餐。」



一趟最艱難的救援任務


由於長年內戰與乾旱,據聯合國統計,九一一事件發生前,阿富汗已有四
百萬人陷入饑荒,而境內超過一千萬顆的地雷,則高居全球第二,僅次於
伊朗;還有七百五十萬人無家可歸。九一一事件後,有一百五十萬阿富汗
人為躲避戰火逃往鄰國。
美東時間十月十四日下午近三點,騎士橋
國際救援組織(Knightsbridge International
)與慈濟基金會在美國洛杉磯簽訂合作計
畫,對阿富汗難民進行人道援助。

當天晚間六點,騎士橋四位成員包括主席
愛德華•阿提斯(Edward Artis)、會長
詹姆士•羅斯(James Laws),及成員華

特•拉特曼(Walt Ratterman)、愛吉恩•貝利克(Adrian Belic),在紐約
慈濟志工的祝福下,自甘迺迪機場啟程前往阿富汗。

歷經重重艱難,三十五天後──十一月十八日,完成援助任務的愛德華與
華特直奔台灣,代表騎士橋向證嚴上人簡報此行經過。

華特說,進入阿國小村,所見盡是戰火蹂躪之跡──電力、道路、郵政、
公共設施、廢水處理、供水系統等全遭破壞,村民每天所忙碌的,就是與
生存奮戰;設想「未來」太遙遠,他們擔心的只是「明天」。

「三十年出生入死經驗,這次任務雖非最危險,但卻是最困難的。」愛德
華表示,許多國際慈善組織有心進行人道救援,但在物資通關困難、通行
證件屢遭刁難,再加上危險、貪污、仇恨等眾多因素阻礙下,往往不得其
門而入。

騎士橋此行主要透過阿富汗救援組織(
Afghanistan Relief Organization)的協助,
以及北方聯盟(Northern Alliance)與聯
合陣線(United Front)的保護,才能在戰
火下完成此一艱鉅任務,親手將食品、衣
物、藥品,交到難民手中。

「若非上人慈悲,將有更多難民因飢餓而

死亡。」愛德華說,這是阿富汗友人請託他轉達的感恩話語;他並將一面
慈濟會旗交還給上人,表示不負慈濟所託,圓滿達成任務。



奔走十餘天終於輾轉入境


騎士橋一行人長達一個多月的艱難行程,首站來到阿富汗北方的烏茲別克
斯坦共和國(Uzbekistan)首府塔什干(Tashkent),打算取道東北邊的塔
吉克斯坦共和國(Tajikistan)進入阿富汗難民營。

為了辦理塔國簽證,在烏國停留了四天;
進入塔國後,採買物資、克服交通問題等
因素,又耗費了六天。前後共十天終於進
入阿富汗領土。

「塔、阿邊境湧擠著來自世界各地一千三
百名記者,他們被卡在當地已超過三週,
遲遲難以進入阿國;比較起來,我們算是
幸運的。」愛德華說。

騎士橋人員從美國出發前,一個四十呎貨櫃的物資已先運往塔吉克首府杜
尚別(Dushanbe),等待與人員會合;堶掘辿麻暵艦峆~、五百戶家庭衣
物、兩千五百雙鞋子等。騎士橋人員抵達後,又就地採買小麥、糖、食用
油等物資。

近四十輛車子滿載著救援物資,經過六個多小時的顛簸路程後,終於跨越
邊境。十月三十一日至十一月十一日,十二天的時間奔走在胡記馬拉難民
營、古茶巴丁一所醫院及查阿柏鎮三個地點發放物資。

阿富汗難民什麼都沒有,騎士橋成員也跟著餐風露宿,隨處倒地便睡。期
間,遭遇沙塵暴、大雨與炙陽,在惡劣環境下工作,大家輪流生病。

華特說,他們隨身只有兩套衣物、一個睡袋,其他的多是通訊設備。由於
環境惡劣,攜帶的四部衛星電話、兩台手提電腦,竟陸續故障;曾有八天
之久,他們無法對外聯繫。



只要多救一個人就值得


位於阿富汗北方的小城鎮古茶巴丁(Khoja Baldeen),距離戰火前線僅十
四公里,目前約有十五萬難民在區內;其中胡記馬拉(Hoji Malla)難民
營是騎士橋第一個發放地。

愛德華表示,此難民營收容約一千兩百多人,住在由泥巴、紙張、樹枝或
塑膠布搭起的簡陋棚子堙C過去五個月來,僅有少量小麥可供食用,許多
人甚至吃著士兵遺留下來的垃圾,村民說,已有多人餓死。「當我們知道
有不少老弱婦孺死在那邊的時候,沒有什麼可以阻止我們勇往直前;只要
能夠救到一個小孩,這趟就值得了!」

騎士橋人員四度前往胡記馬拉難民營發放
,提供村民小麥、糖、食用油、帳棚等物
資。「這些物資至少可供一戶家庭食用兩
個月。」愛德華說。

胡記馬拉難民營發放時,美國國家廣播在
公司NBC記者隨行採訪。當愛德華將一
袋五十公斤重的小麥發放給一老人時,攝

影記者隨著老人的蹣跚步履一塊回家。

一個小時後,攝影記者返回,淚流滿面地告訴愛德華:他所見到的房子,
竟是由樹枝、稻草搭成的圓屋,幾乎就像是個「大鳥巢」;巢埵穔萓悒
生、太太和一對女兒。

「這袋小麥,對你們是否很重要?」老先生緩緩吐了口氣,回答記者的問
題:「上週,我還有三個女兒……」他帶著記者到屋旁一處小墓園,那
埋葬著他因飢餓而死亡的女兒。

愛德華聞言,也跟著哭了出來,他但願自己能早點將食物帶進來。

「你們援助物資那麼少,對難民能有什麼幫助嗎?」曾經有人這樣問愛德
華。「現在,我可以清楚回答:雖然只是一袋食物,卻可能讓老先生的兩
個女兒免於死亡。」

古茶巴丁埵酗@所醫院,負責人是位心臟科專家;大概是飽經戰火磨鍊,
在設備嚴重缺乏、電力微弱的情形下,醫師們仍能進行精密手術。

由於該院已五年沒向病患收取費用,騎士
橋除捐贈該院藥品外,還加上一台全新心
電圖儀器。而這些藥品隨後立即發揮救命
功效。

愛德華表示,幾位國家地理雜誌記者在前
方收集戰地資料,其中一人的大腿和臀部
被炸彈碎片擊中,一人則因躲避坦克而被

震傷,都在古茶巴丁這所醫院獲得治療。

距離古茶巴丁以東約四小時車程的查阿柏(Cha Ab)鎮,受迫於塔利班政
權與戰亂,近來許多難民陸續湧入。騎士橋人員十一月十日抵達查鎮,當
天就發放了三十噸小麥及油、糖、毛毯等。愛德華說,此鎮因地處偏遠,
已有四年未曾接受到慈善組織的援助。



寒冬將屆,第二波救援迫在眉捷


一九九八年與九九年,騎士橋曾與慈濟共同馳援阿富汗與科索沃難民,這
次合作,已是第三次。五度進出阿富汗的愛德華表示:「我們不是要當英
雄,只是帶著證嚴上人及數百萬慈濟人的祝福,懷著善願前往阿富汗,幸
能全身而退!」

此次發放的醫藥品主要由騎士橋會長詹姆士•羅斯捐贈。他說,九一一事
件後,他和大多數美國人民一樣,懷著復仇的心理;直到十月十三日受邀
參與慈濟在新澤西自由公園舉辦的「愛灑人間」祈福會,會中透過影帶聽
聞證嚴上人開示,深受感動;於是不只捐贈醫藥品,還跟隊前往阿富汗賑
災。

另一成員華特為了這次人道救援,也暫將
工作放下;期間他母親過世,仍選擇繼續
往前行,將對親情的愛轉為對阿富汗難民
的關懷。

愛德華非常感謝慈濟的合作,他說:「基
督教的騎士橋組織和佛教的慈濟基金會再
度合作,賑濟受戰火摧殘的回教難民,象
徵著真正的世界和平。」

寒冬將屆,擔心無家可歸的難民無以禦寒,慈濟決定資助騎士橋第二波援
助行動,預計十二月中旬展開,以阿富汗北部及巴米揚(Bamiyan)大佛
區為主;若情況允許,將考慮在烏茲別克最南端的城市塔梅茲(Termez)
設立「物資集散中心」,方便物資的集散與運補。屆時將把米、小麥、茶
磚、食用油、糖等物裝成一個「家庭包」,依戶發放,並提供帳棚與家庭
醫藥箱。

長年內戰讓阿富汗兩千萬人口中,近半數都是十五歲以下的少年和兒童,
還有許多寡婦。「寡婦面紗中露出的一隻眼,流露出渴望救援的眼神。」
愛德華強調:「阿富汗難民不是恐怖分子,他們需要你、我的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