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善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捷運站堛滬惜
◎撰文/鄭姿珊
捷運車在地底下呼嘯而過,黑壓壓的一群人由台北市上車,充塞了所有空
間。坐著的人瞪大眼睛,你看我、我看你;站立的人背貼著背、肩靠著肩
。人們只有一種表情──冷漠,因為大家都累了,只想趕快回家。

捷運駛入永和,一群人「唰」地下車,自動門關上,啟動。一切約莫十一
秒鐘,瞬間完成,下一站又是相同的步驟。如果不是身歷其境,還以為是
一群泥人由自動系統操作,迅速規律、分毫不差地隨著捷運擺布。

小蓮搭上捷運,從站立到坐下,人潮漸漸稀疏。她在最後一站下車,車速
遠遠地就減緩,慢慢駛入總站。

一位年近七十、白髮蒼蒼的老婆婆,身著素裝、運動鞋,使勁地拖著一堆
壓扁的廢紙箱往車門移動,停放在門縫上,再繞過紙堆走出車廂,反方向
地拚命抱著紙堆往後拉。重心搖搖欲墜,紙堆也向旁傾斜。

這時小蓮剛好看到,本能地順勢助她一臂之力;不料阿婆卻跌坐在地,紙
箱散落一地。小蓮的妹妹尾隨而至幫忙撿拾,一位男孩也撿了幾疊抱在懷
堙C

整理好紙箱,紮成整綑,阿婆和妹妹一起拎著,小蓮抱起地上殘餘的紙堆
夾在腋下,一同步出捷運站。

夜深了,空盪盪的捷運總站只有四個人影。阿婆說,她是環保志工,在醫
院做資源回收,她十分感謝大家這麼熱心幫忙。

手上抱滿紙堆的男孩,二十歲不到,是時下的新新人類,和大部分搭捷運
的人一樣,面色凝重,冷冷的輪廓下卻深藏助人的熱情。

他不時走走停停,回頭看看阿婆與小蓮的妹妹。她們倆邊走邊聊,神情愉
悅。大夥爬上長長的階梯,走出捷運站,整個過程男孩沒有說一句話。

撿紙箱只是舉手之勞,許多人趕著回家,而他們卻願意停下來等一等、動
一動。其實有許多人也想要停下來喘口氣、歇歇息,看看身邊的人事物,
卻總是身不由己地擦身而過,不知不覺地被「迅速」的步調所淹沒。

是什麼造就了我們習慣性的表情?是什麼冷凍了我們的外在,卻始終關不
住那分與生俱來的愛?我們有太多的愛沒有出路可以表達,有太多的精力
無法正常宣洩,而凝聚成扭曲的面孔。

阿婆、小蓮姊妹和年輕人,他們摒棄從眾、打破冰冷的樊籬,為愛找到了
出路,為地球找到了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