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之愛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劉鼎龍,老年不老
◎撰文/范毓雯
從中山科學研究院退休的他,
以「做學問」的認真態度,
開始了關懷老人的志工生涯……


冬陽暖暖、微風徐徐,劉鼎龍從家中下樓步行了幾步,便進了斜對角的公
寓中,他正要去探望獨居的周唯。

一位七十歲、一位八十歲,兩個老人家相偕到一旁樹木濃蔭的木柵公園散
步。

「你每天都會來這散步,是吧?」劉鼎龍打開了話匣子。

「我每天到這兒散步,做做森林浴,吸收吸收芬多精。」周唯說。

「回去過大陸幾次了?」

「三次了,也許明年會再回去湖北!」

「你幾歲離家啊?」劉鼎龍問。

「十四歲,我上初二那年。」周唯說。

兩位老人之間的對話,簡潔、有力,話語中真切的關懷,顯現了男人間不
輕易流露的情感。



不怕人笑老


十四歲離家,周唯隻身在台的歲月已有一甲子之久。
前陣子,周唯被一位莽撞的年輕人開車撞
倒,恰巧劉鼎龍路過,發現倒臥路邊的周
唯,便和肇事的年輕人一起趕緊將他送醫


提起了這段事,劉鼎龍脫口而出說:「我
們年紀大了,反應沒那麼快,可要小心點
,出門儘量靠邊走、少穿深色衣服才好啊
!」

閒話片刻,兩人緩緩步下斜坡,看著隨著風起翩翩落下的樹葉,劉鼎龍不
禁對身後的周唯說:「天涼了,可要穿長袖啊!」

石子路上設有扶手,是擔任木柵公園榮譽管理員志工的劉鼎龍,向公園管
理處反應所增設,否則時有老人跌倒頗令人擔憂。

「你可不要怕人家笑喔,我也是會扶著走啊!」話從同是老人的劉鼎龍口
中說出,格外有說服力,周唯輕點了頭,伸手扶住了把手。



留美航空專家


有著一張慈眉善目的劉鼎龍,總是一襲素淨的穿著,靦腆的笑容一露出,
就像一位鄰家老爺爺。

退休前,他服務於中山科學研究院,負責太空航空領域的研發工作,服務
三十一年間,曾以公費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航空研究所深造,獲航空工程
碩士與航空工程師學位,後來又被派遣至麻省理工學院,研究慣性導航尖
端科技,至民國八十六年退休,受聘為不支薪的中科院顧問。

「飛機起飛時比較簡單,但降落時,受到橫風影響會使飛機左右搖擺,因
為兩側機翼皆有油庫,危險性也相對提高……」提起飛機結構與航空原理
,劉鼎龍可是滔滔不絕。

當所有頭銜卸下,彷若絢爛歸於平淡。問他是如何安排退休生活,他又神
清氣定地說:「慈濟志工生活,就是我老年生活的安排!」

何謂慈濟志工生活呢?就是包含了照護居家附近的獨居老人、在區內慈濟
活動中擔任撰稿的筆耕隊、參與慈誠委員幹部會議、共修等,加上平時休
閒運動,時間對他而言可一點都不嫌多。



愛的「加速度」


劉鼎龍於民國八十四年、八十九年分別授證慈誠與委員,法號「惟絧」。
「絧」即是心思細密的意思,正貼切表達了劉鼎龍的個性與處事方式。

為了對獨居老人的關懷能更加徹底,他以「做學問」的態度,研讀了老人
福利法規、老人失智等病症的相關資料。

負責關懷獨居老人的志工,在每月二十日
到月底間進行訪視,然後將訪視紀錄交由
劉鼎龍於隔月初彙整後,再送交台北市文
山區老人服務中心的社工員。

「社會局的社工在每月初五左右,就會由
我這埵洧麭X視紀錄,這樣的資料是很『
新鮮』的。」劉鼎龍說。

為何以「新鮮」來比喻呢?

將「新鮮」譯成英文即是fresh,依這英文單字,劉鼎龍自創出文山區關懷
獨居老人一大特點的願景。

所謂「f」就是freshness,新鮮的;「r」是reliability,代表可靠性;「e」
是  equality,眾生平等的意思;「s」是safety,代表安全;「h」是heart,
代表對老人家的一分愛心。

除了 fresh的口號外,牛頓運動定律 f=ma,也讓腦筋靈活的劉鼎龍聯想到
該定律可印證上人說的話。

一次,他聽到上人開示說到:人多力量就大,而且力量要同一時間、同個
方向進行。他一聽,這不就如同牛頓運動定律嗎?

「f是力量,m是質量,a是加速度;也就是說,作用力等於質量乘以加速
度。慈濟這個大團體不就是集聚眾人的力量,匯集眾人愛心,共同朝向四
大志業而邁進所成就的嗎!」劉鼎龍說。



爬格子樂


劉鼎龍的老年生活中,另一項樂趣就是寫文章。

在慈濟志工傅秀美的邀約下,他加入了筆耕隊,但從未有過採訪撰稿經驗
的他,在講求情境敘述與情感抒發的文字堆堙A與他過去實事求是、講究
理論根據的背景,簡直是大相逕庭。

「剛開始寫作的時候,我每次都會出現錯字,文句中常有日文、英文、中
文各種文法結構,所以每當文章完成後,我都會請人幫我看看。」劉鼎龍
說。

舉一簡單的例子,「我要去學校」這句話,他不小心就會寫成「我學校去
」,變成用日本語法思考而成的文句。

不過經過一篇又一篇,請人修改與不斷學習,劉鼎龍對於文字的運用可是
愈來愈駕輕就熟。

家中的書房,擺著一張深褐色的大書桌,桌上一盞檯燈,書桌旁是一列的
書櫃,在桌前燈下的空間,就是劉鼎龍爬格子創作的地方。

「鼎龍祖籍廣東省豐順縣,十二世祖仁充
公因家境貧困,冒險渡海來到了台灣新竹
縣北埔鄉……」這是劉鼎龍所寫的自傳。

「我雖不常爬山,但每看到一棵樹時,都
會欣賞它的樣子,從樹木的外樣可以看得
出,它抵抗大自然、自我成長的過程是相
當的堅韌……」這是一篇有關「颱風與樹

木」的文章。

「張德旺擁有木匠的專業技術,九二一地震後到國姓鄉援建大愛屋時,我
發現他工作勤勉,小處不馬虎,節省木塊料板,左右手都可輕易鎚打鐵釘
,而且很準……」這是描述一位志工的文章。



拜訪「老」友


對於與獨居老人間的關懷、互動,當然也成了劉鼎龍寫作題材的來源,而
且他還會為文章中的人物另取稱號,如名叫梁仲明的老人,稱為「明爺爺
」;名為霞棪山的老人,稱為「山爺爺」。

明爺爺是位熱心公益的快樂獨居老人,喜歡寫書法,退休後就一直在當地
社區發展協會擔任志工。

剛與明爺爺接觸時,劉鼎龍曾問他:「可否將您提報獨居老人的名冊內,
方便每個月來探望您一次。」明爺爺卻說:「不用了,我的健康情況十分
良好。」

沒想到不久之後,劉鼎龍接獲明爺爺被送到醫院急救的消息。出院後,明
爺爺接納了劉鼎龍的建議,讓他每月按時來拜訪聊天,喜好書法的明爺爺
,當然也乘機大筆揮毫一番,秀給劉鼎龍看。

山爺爺則是與他四十三歲弱智的女兒相依為命,有時他會向劉鼎龍訴苦,
但劉鼎龍總安慰他說:「身體健康就是寶!」






人生七十古來稀,不過對劉鼎龍而言,人生七十可才開始呢!重新感受另
一種豐富、快樂、健康的新人生,每一天都是劉鼎龍老年生活的快樂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