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非洲傳奇
潘明水與裁縫職訓所
◎撰文/葉子豪
〈南非〉


有人佩服他的勇氣,
能在南非華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黑人聚落內來去自如;
也有人笑他是「瘋子」,
放著高級住宅區的好日子不過,
整天為荒郊野外黑人的生計問題奔波。



南非,非洲大陸上一塊金光閃閃的土地。
在那堙A惡名昭彰的種族隔離政策已成過
去,高傲的白人們放下身段,學習與黑人
同胞一起生活;儘管解脫枷鎖、獲得平等
民權的黑人,卻仍未脫離貧窮的掙扎。他
們美好的未來看似已不遠,但是前進的路
,卻是充滿了荊棘。

就在這一切重新開始、百業待興的艱困時刻,一輛印有蓮花標誌的廂型車
,正風塵僕僕地由德本(Durban)繁華的市區,奔向偏遠的黑人貧村。

這部車,載的是不起眼的布料,但在當地黑人的眼中,它卻像聖誕老公公
的馴鹿雪橇一樣,載來快樂和希望。而駕駛這輛車的主人,正是道道地地
的台灣之子──潘明水。

說起潘明水,總令南非德本的台灣人有談不完的話題。有人佩服他的勇氣
,能在華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黑人聚落內來去自如;也有人笑他是「瘋子」
,放著高級住宅區的好日子不過,整天為荒郊野外的黑人奔波。

縱使親友議論紛紛、路況險惡,都無法讓他停下腳步,因為在納塔爾省(
Kwazulu Natal)一帶,有三百多間職業訓練所、數以千計的貧民們,等
待著他的指導和資助,期望他的「台灣經驗」,能帶領他們脫離貧窮、迎
向光明。



◆異國「事業」第二春


年輕時的潘明水,和一般台商一樣汲汲於事業。四十一年次的他,畢業於
省立北商(今台北商專),退伍之後從事家具生意。時值台灣經濟起飛,
潘明水就此奠下了穩定的經濟基礎,也完成了娶妻生子的人生大事。

但是好景不常,當事業漸入佳境,即將苦盡甘來之時,與他攜手打拚的妻
子卻因病辭世,令他悲慟萬分!

「賺錢已沒有意義,生意也看淡了!」大慟之後,潘明水對人生有了不一
樣的態度。

平淡的生活直到大兒子上了國中,承受了沉重的升學壓力而有了變化,他
認真考慮移民。而這一移,一家人就從北半球的台灣,飛到了南半球的南
非共和國。

一九九一年初抵南非,從事電腦批發的潘明水一如大部分台灣移民一樣,
住在華人區內。當時種族隔離政策仍執行著,帶著資金的台灣移民住進白
人區,與當時飽受歧視的黑人們,過著天壤之別的生活。

這種生活上的「小圈圈」,卻成了潘明水
從事公益活動的起點。起初,他利用工作
之餘從事關懷老人院、孤兒院的工作,長
年奔走服務之下,他摸熟了德本當地的環
境,走遍了基層社區,為日後更大規模的
慈善工作奠定基礎。

然而當時潘明水的格局,只限於德本市區

一帶。直到一九九四年某日,他接獲市政府來電,有台灣人需要他協助翻
譯──

一位初來南非的慈濟志工莊美幸,隻身來
到德本欲幫助流浪兒童,在與當地市政府
接洽時,因語言不通,便找來潘明水幫忙
翻譯。熱心助人的潘明水,於是幫她辦手
續、開車載她去訪視。

當時南非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五十,窮人沒
有收入,家徒四壁、身無一物的景況,一

一映入他的眼簾;而慈濟人對待窮人的那分慈悲心腸、謙卑態度,令潘明
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轉變了他長久以來以為「佛教即迷信」的刻板印
象。就這樣,潘明水也成了慈濟的一員。



◆找出窮中之窮


一九九四年底,慈濟委員楊亮達、施鴻祺在台灣募集了兩大貨櫃的舊衣,
要運到南非發放給黑人貧民。

眼看貨櫃即將漂洋過海而來,人生地不熟的莊美幸又請潘明水出馬支援。
兩大櫃的衣服足供八千戶家庭使用,自此,潘明水便展開了縱橫千里的訪
視工作,每天早出晚歸,馬不停蹄地到處查訪。

「錢一定要花在刀口上,物資必須直接交給他們,而且要感恩他們!」潘
明水秉持著慈濟人救援的原則。每到一處村落,他就先找來當地的社區領
袖,一同勘察村內的情況,評估有多少戶可能需要救濟,然後再請當地人
士提名、造冊,了解那些人是最需要幫助的。

名冊造出來之後,會公布給村民查對,再經協調、討論、審核,把真正「
窮中之窮」的名單確定之後,潘明水還不厭其煩地抽查幾戶,了解他們實
際的狀況。「真的窮!地上是土,屋頂是破鐵皮搭的,白天看得到太陽,
晚上看得到星星!」潘明水感嘆道。

儘管志工們滿懷熱忱,願意為窮人多盡一分心力,但也必須因地制宜、尊
重當地民俗,特別是南非許多黑人村落,仍保有酋長制度,即使是去做援
助的工作,也要「懇求」酋長的恩准。

「有次我去見一位酋長,我伸出手來想和他握手,但他瞧都不瞧我一眼,
回頭再看幫我翻譯的人,一隻腳已經跪下去了。」

「不過當我們得到他的准許後,我們做任何事就很順利了。後來,酋長甚
至把我們當作朋友,還會拍拍我的肩膀呢!」

從一九九四年十月到翌年四月,慈濟志工們花了半年的時間,終於完成了
八千戶的發放工作。



◆衣食足,知榮辱


物資發放告一段落,潘明水和莊美幸卻想到了更長遠的問題──如何讓他
們習得一技之長,改善根本的貧窮問題?

一開始,他想了許多方案,正當苦思最適當方案的時候,他發現在接受救
濟的人中,有人會裁縫製衣的技術。幾經討論之後,終於定案:開辦裁縫
職訓所。

一九九五年裁縫職訓班剛開辦時,班堨u有幾台慈濟捐贈的手搖式縫紉機
,再加上一些紡織廠商加工剩餘的布料,幾位婦女在裁縫老手的指導下,
從零開始學習。

面對這種艱難環境,潘明水便舉出台灣人引以為傲的「台灣經驗」,激勵
她們努力學習。「從前台灣也曾依賴美援,但是現在站起來了。你們也可
以做到!」

「我會來這堙A是因為有一位證嚴法師,他教我要把地球每個角落看作是
自己的家,所有的生物都要視為自己的兄弟,這就是大愛!」

裁縫職訓所開辦後,不僅教導了婦女們工作的技能,許多學員學成之後,
還投入志工行列教導他人。就這樣,職訓所愈辦愈多,潘明水一個人忙不
過來,便找了一些老經驗的志工,協助他進行管理及指導工作,大家約定
每個月二十五日集會討論,或心得分享。

潘明水雖非傳教士,但他真誠的付出及無私的奉獻,卻深深感動了黑人朋
友,也間接將佛教慈悲濟世的精神傳達給他們。

「有一次,我前往一處職訓所,路上卻看到職訓所婦女圍成一圈。」

「我趨前一看,原來是一輛運鈔車發生意外,駕駛受傷,鈔票也撒了一地
。而職訓所的婦女們為了保護駕駛人員及鈔票,就將他們圍了起來,然後
通知安全部隊來處理。」

那些黑人朋友何其貧窮,儘管萬貫錢財橫陳眼前,卻能一介不取,以保護
人命為第一優先,他們的精神,令潘明水無比欣慰;也證明了慈濟的職訓
扶貧計畫,已漸漸達到了令當地人可以「衣食足、知榮辱」的理想。



◆愛的奇蹟


「不能只是我在做,當地人才是長久的!」潘明水談到職訓所的未來方向
,就是要教導當地人在站穩腳跟之後,也要幫助其他貧困的同胞站起來。

目前,跟著潘明水從事輔導當地職訓所的黑人志工多達七十位,而且大部
分仍是貧民。面對職訓所生生不息的榮景,他戲稱自己開了三百多家縫紉
廠,賺的不是錢,而是歡喜!

面臨台灣經濟轉型,許多台商帶著資金、技術,到海外尋找事業第二春的
同時,潘明水的志業,證明了台灣人能為世界貢獻的,不僅是資金和技術
;只要有心,我們也能幫助地球上的暗角眾生,創造「愛的奇蹟」!




酋長與佈道師眼中的慈濟


祖魯族酋長說:「我們繼承了祖先的偉大傳統,男人都是『祖魯勇士』,
但我們連隔壁村莊都不敢跨越;慈濟人卻有勇氣到這麼偏遠的地方來照顧
我們,慈濟人才是真正的『勇士』!」

今年三月,我像往常一樣和幾位黑人志工到職訓所關懷,順道去附近的村
莊發放。

當我們路經山上一個小教堂時,同行的一位志工說:「這個教堂的佈道師
一直很想認識慈濟人,今天是星期天,他正帶領著信徒做禮拜,你們要不
要見個面?」於是我把車停在教堂外,想等禮拜結束後進去拜訪。

沒想到那位黑人志工二話不說立即跑進教堂通知佈道師。讓我意外的是,
佈道師沒等禮拜結束,馬上出來見我。他一看到我就說:「我們終於見面
了,你才是真正的傳教士,我不是!」

我很訝異,我連《聖經》都不曾翻開過,他怎麼會這麼說?

他接著說:「慈濟長時間以來照顧我們貧困的人民,她們本來是完全沒有
希望、沒有明天的,你們為她們帶來無窮的希望,幫她們建立起信心。你
看,她們現在的笑容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這才是她們最需要的,也是主
最希望看到的。雖然我是主的僕人,但我只是在教堂媔ЛF主的旨意;你
們力行主的教導,才是真正的傳教士!」

這些話給我相當大的震撼。上人常常教導我們,不要只是「念」經,而要
在日常生活中學佛、「行」經;我才學到上人浩瀚大法中的一點皮毛,帶
到南非,沒想到竟然可以讓一位主的侍者,肯定慈濟人也是在力行《聖經
》的教導。

還有一次,一個新的職訓所成立典禮上,當地的酋長發表感言:「在我們
這個省,祖魯族是最大的黑人族群,我們繼承了祖先的偉大傳統,男人都
是祖魯勇士。儘管如此,我們很多人卻不敢到隔壁村莊。而從外國來的慈
濟人,卻有勇氣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愛我們、照顧我們;所以,慈濟人才
是真正的『勇士』!」

常有人問南非慈濟人:「南非治安這麼差,待在那邊做慈濟,多危險啊!
為何不離開?」

事實上,上人的愛已經開始滋潤南非許多貧困黑人了。我們職訓所的婦女
常常唱一首歌,歌詞大意是──


在花蓮的上人,
您的法身無所不在,
這堛漱@切都是您所賜,
無論您上天或下地,
我們願意永遠地追隨您!
感恩上人!


有愈來愈多的黑人加入我們的志工行列,我相信有這麼多「黑人菩薩」的
陪伴,工作的危險性會降低。南非真的是一塊大福田,需要用心耕耘,我
希望有更多人一同來這堸絲O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