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三腳渡碼頭的演習
◎撰文/范毓雯
雖是一場「假戲」,
但每個人都抱著「真做」的心情,
所有緊繃的情緒,
都成了顆顆滑落臉頰的汗珠。




三腳渡,一個都市地圖上找不到的地方,卻有著台北基隆河最後碼頭的稱
號,以及一群被稱為「紅蟲特攻隊」的末代漁人……
年輕攝影師曾文邦,十三年前闖入了三腳
渡,用相機記錄這堛漱H與景。去年底,
他促成「三腳渡親水藝術節」的舉辦,讓
人們重新認識這個地方;今年,漁人阿伯
們成立了「三腳渡文化發展協會」,更吸
引了對當地文化有興趣的人士經常造訪。



◆水上分列式


每到假日,慈濟北區急難救助隊也會固定來三腳渡報到,不論是忍著夏日
肌膚被曬傷的灼熱、或是被冬日冷颼颼的寒風迎面吹襲,他們從不缺席;
會中斷訓練,那原因無非是投注在救災工作之中。

歷經災難特多的今年,急難救助隊選擇在十一月進行颱風演習,也算是成
軍三年來,一連串密集急難課程訓練後的成果展。

演習項目包括水上操舟,以及颱風警報發布後,指揮中心與通訊網的架設
、民眾救援及物資運送、傷患急救、繩結演練等項目。

他們年紀從三十多歲到六、七十歲都有;雖然他們的體格不如蛙人部隊強
健,多數有著大小不一的啤酒肚;雖然他們從事室內裝潢、汽車保養、進
口食品等非關急難的各行業……但是都動搖不了這群急難救助隊員們熱誠
的心腸與成為「種子教練」的使命感。

八位一列、十個一排的隊伍,在口令下,展開整齊畫一的暖身操,大家卯
出全力充分展現有如清晨時的朝氣,隨後俐落地穿上救生衣,準備水上分
列式。

「我們共有七艘船艇──兩艘手划船,四艘動力船和一艘中古動力船;中
古動力船因為底部是硬殼,而且體積較小,所以作為勘災船。」負責急難
救助隊訓練課程的張順得說。

果真,以勘災船為首,後面緊接四艘動力
艇分成兩排,兼顧速度與配合水流的情況
下,四艘船要保持相同的距離可得靠技術
了。

在演習中負責操舟者,用抽籤來決定,須
靠手滑的兩艘無動力船,頓時成了隊員眼
中的「王牌」。

看著手划船各由四位隊員賣力划槳前進,現場立即響起最熱烈的掌聲。船
上隊員划經貴賓席時,舉起划槳行禮,但因水流的牽引會使船艇偏歪,行
完禮後,隊員又得迅速地划船,好恢復船隻原來的前進方向。



◆無線暢通


「間隔,間隔,合心呼叫201,合心呼叫201,聽到請回答,OVER。」

「201收到,有事請講。」

「社子下寮里地區,太平路一百巷底,有民眾需熱食與飲水支援,是否了
解?OVER。」

「社子下寮地區,太平路一百巷底,有民眾需熱食與飲水支援。是否正確
?OVER。」

「完全正確。OVER。」

「第二小隊立刻出發運送。OVER。」

「感恩,感恩,請注意自身安全。OVER。」

陳朝旭在演習中擔任救災指揮中心無線電基地台,負責與各急難隊員通聯
訊息的角色,雖然是一場「假戲」,但他還是抱著「真做」的心情,所有
緊繃的情緒慢慢從體內滲出,成了顆顆滑落臉頰的汗珠。

問他當初加入急難救助隊的原因,他只是笑笑地說:「因為比較雞婆啦!
」從事自由業的他與大部分隊員一樣,都沒有急難救助的經驗與背景,但
三年受訓下來,如今已擁有無線電、CPR等最基本的救難執照。

無線電通訊,在災難發生時扮演極重要的角色,負責指導無線電相關課程
的台北縣救難協會教官翁浩川,在當天也和其他救難單位的教練到現場指
導。

「風災期間一定是停電狀況,通訊往往也因此中斷,而無線電是沒有界線
的,只要基地台架設夠的話,通訊網路就可遍布每個角落。」有著「紅豬
」外號的翁浩川說。

翁浩川說,慈濟志工的學習態度相當高,在課堂中也相當好問。「不過,
有些志工較年長,一整天課程下來,到了下午難免會打個小盹兒;但比較
起來,我們這些年輕小伙子還是差太多了。」

雖自謙晚輩,「紅豬」在看大家的無線電架設與通訊
模擬時,不僅神情相當專注,更一一把建議寫下來。

「支援的種類、數量沒有回報……」

「第一艘橡皮艇沒有把災區詳細情形回報給指揮中心
……」

這些都是可再加強的建議,但也不無值得嘉許的地方
,像各小隊在出勤完畢後馬上回報、基地台會時時提

醒大家注意自身安全。

「救難小組出勤時常急著想去救難,而疏忽自己的安全,所以基地台能時
時提醒是很重要的。」翁浩川說。



◆有備無患


隊員中,仍有部分志工在加入急難救助隊前即擁有專業執照,簡新添即是
當中的一位。

簡新添說,當初會去考救生員執照,是因為有次在某個慈濟聯絡處牆上,
看到「尊重生命」四個大字,他思考著其中義涵,並想著要如何付諸實現
,於是從小就喜歡游泳的他,二話不說就跑去考救生員執照。

與二十出頭的年輕小夥子相比,當年三十六歲的簡新添算是年長許多,但
他還是在大家的加油聲中順利考取,贏得許多同去考照的小老弟的喝采。

授證慈誠隊員後,有天開車途中,簡新添聽到廣播報導在外雙溪有兩名學
生溺水送至醫院的消息,回家不久,卻接到慈濟志工通知要去幫忙助念的
電話。

「我本身有水上救生的背景,加入慈濟急
難救助隊,其實也可在有需要的時候兼顧
志工與受災民眾的安全。」簡新添如是說
,而他也將水上初級救生的技巧,在課程
中傳授給其他隊員。

六十四歲的李阿同在演習中扮演受困於水
中的「災民」,他老實地說,演習當時模

擬受困於水中央,但是都不及實際投入救災工作,坐在橡皮艇上看著湍急
水流不斷迎面而來,以及要不時避開水中不明突出物,令人憂心與害怕。

「我嘸經驗當然會怕,不過就是要趕緊來訓練,就知影坐的時候要平重,
才不會不穩。」今年才加入急難救助隊的李阿同,相當有氣魄地說:「我
還要再加油!」

接著,一個假人安妮與兩個真人扮演需急救的傷患上場,由隊員示範心肺
復甦術──首先檢查傷患呼吸道是否暢通,若沒有呼吸的情況下,再掐住
溺者鼻子,以口對口的方式吹兩大口氣,並注意溺者的胸部有無起伏。

再一旁負責講解的隊員解說下,示範人員繼續用食指與中指微壓頸部是否
有脈搏,若無則要進行人工胸外按摩,將兩手掌交疊,打直手肘,於溺者
胸部正上方下壓。

「一上、二上、三上、……十一、……十五。」三位急救人員,整齊畫一
地複誦,以確實做出動作並記住次數。

飾演昏迷傷患的錢平和,因為腿部骨折,急救隊員馬上用木板夾在患肢兩
側,中間墊上毛巾或軟布,再纏上三角巾以平結作為紮結的最後動作,再
搬上擔架送醫。

躺在擔架上的錢平和被抬了幾步後就被放在地上,急救人員紛紛離開,這
時,他突然睜開了雙眼,動作靈活地解開身上的三角巾與木板,繼續加入
結繩的演練。

拋出了繩索、拉住了主繩固定,每位隊員眼中無不露出認真的眼神……

這一切付出時間與體力的學習,無非都是希望能夠有備無患,即使無常發
生時,至少都有急難救助的基本常識,發揮一些保護民眾生命安全的功能







演習結束,當張順得大聲地說:「把船艇清洗乾淨,收好準備『過冬』。
」時,大家紛紛鬆了一口氣,代表今年辛勤的訓練與夏天的災難,全都暫
告一段落了。

老天在他們臉上刻下一道道深邃的印痕,雖然這支急難救助隊不足以堪稱
是最專業的救難隊伍,但是這群會自尋生命意義與滿腔不熄不減的熱情,
一定是台灣最「青」的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