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建屋十年,義診續前緣
◎撰文/婁雅君
一九九一年的澇災,讓慈濟人初次踏上這塊土地,
為大水而流離失所的居民,建了一棟棟能夠安身立命的房子。
十年後,慈濟人再次踏上這塊土地,
這次,來的是醫護人員,為居民進行義診。




固始縣,位於河南省東南方,擁有一百五
十三萬人口的第一大縣,卻被列為國家級
貧困縣。十一月十七、十八日,慈濟在此
地的黎集鎮第一中學舉辦義診,結合了固
始縣人民醫院和來自台灣的醫護人員,共
同為民眾問診慰苦。

義診現場,有八十多歲的老夫婦結伴同來

、也有家屬拉著板車、抬著擔架將病患送來,還有帶著剛買的雞排隊等候
就診。甚至,有爺爺帶著八歲卻還不會說話的孫子來看牙科,以為是舌頭
或牙齒出了問題……



◆只盼能止住疼


來自王集村的董延軍,拄著柺杖,在妹妹的攙扶下前來就診。佝僂的身形
,不但影響了他的行動能力,也嚴重壓迫到內臟,加上各處關節變形、頭
部向右歪斜,使得董延軍的臉上,不時露出疼痛所帶來的不適。

四十四歲的董延軍,十多年來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病情一日日惡化。

二十六歲那年,他發現自己的腰背開始疼痛,起初以為是幹粗活兒引起,
便以略微彎曲的姿勢來減緩身體的疼痛。

二十八歲,開始出現駝背的情形;接下來,肩胛、坐骨、膝蓋……到處蔓
延;三十二歲時,得依賴柺杖才能行走。

為了治病,董延軍遠至湖北、河北就醫,花了對莊稼人來說為數可觀的醫
藥費,卻不見起色。從此以後,他不再求診,任由疼痛侵蝕著自己的身軀
;嚴重時,甚至寸步難行,連日常的穿衣也無法自理,得靠人照料。

病情的拖累,不但使他無法勞動生產,還需仰賴家人照料他的生活起居。
問起家中經濟狀況,董延軍垂著眼回答:「全靠我愛人在維持生活。」病
況好轉時,他頂多能幫忙餵餵家堛漪馱f。連身邊用了十多年的柺杖,都
是以柳樹為材,自己削製而成,其景況之困難,由此可見。

在問診人員的協助下,董延軍掛了中醫。
「現階段的處理,先開藥止疼為優先,讓
你可以舒服點兒;我再開個處方,長期服
用調理身體,但是最根本的治療方法還是
需要開刀。」來自台灣的中醫師彭衛來在
詢問病史後,詳細地為患者解釋病因以及
治療方法,董延軍和妹妹則是不斷地點頭
稱謝。

「我也不奢求能將病治好,能夠止住疼痛,那就很感謝了!」在一旁的妹
妹不忍地看著哥哥,對醫師說:「你看他都瘦成這樣,以前,他比我還高
。」

拿著處方領完藥,董延軍露出一抹笑意看著手上的這包藥,「只要能止疼
就好,只要能止疼就好……」董延軍喃喃地說著,一再地感謝,然後在妹
妹的攙扶和柺杖的協助下,踏上歸途。



◆一延誤就是八年


帶著妻女前來的馬家亮,一到義診現場,就有慈濟志工上前寒暄,因為早
在前一天,志工已先前往南元村居家關懷,馬家就是其中一戶。

八年前,馬家亮和愛人王友建第一個女兒出世,原本是迎接新生兒的喜悅
,怎知王友建產後精神狀態開始不穩定,這病情一拖就是八年,轉眼間女
兒都已到了上小學的年紀。

由於義診並無精神科,在志工的協助下,王友建從原先的內科轉診中醫科
,再由固始縣人民醫院的中醫師推薦給具精神科背景的張澤岑醫師。

坐在醫師面前的王友建,一會兒趴在桌上,一會兒又大聲咆哮。馬家亮也
跟著忙碌著,一會兒大聲叱喝:「坐好!」一會兒安撫愛人,要她安靜。
王友建像個聽話的孩子,回頭看看愛人,笑了一下,便安靜坐好。

沒一會兒功夫,王友建又直嚷著:「不是精神問題!」說著,還哭了起來


張澤岑醫師耐心地問道:「那妳說說那堣ㄤ峈A?」還沒等她回答,馬家
亮開始說起愛人的病況:「她老是胡街亂罵,我一不在家,就把家堛漲
、東西全部弄到地上,還放火燒房子。」說著說著,像傾吐心事般,眼中
強忍著淚對醫師說:「她這個樣子,我根本走不開,錢也掙不上,弄得孩
子也沒法兒上學……」

站在一旁的馬小妹妹,從一到義診現場,
就默默地跟在父母身後,手中塞滿了志工
給的糖果、零食。媽媽在診間時,她也是
一個人站在一旁,專注地將零食一包接著
一包塞進嘴堙C

前一天,她還留著一頭因久未清洗而糾結
的長髮,在奶奶的整理下,義診這天,她

頂著一頭清爽許多的短髮。馬家亮看著唯一的女兒,眼光透著不捨,聲調
也柔和許多:「她老是吵著要上學。」

一路默默無言的小女孩,此時靦腆地笑著,小聲地說:「我想去上學!」



◆尋覓一點點復明希望


眼科診間,台灣的張志傑醫師正為一名雙目幾近失明的年輕患者岳正清檢
查,在一旁等待的家屬,眉頭深鎖。

「這是遺傳疾病,在男性身上比較會顯現出來,目前沒有藥可以治……」
醫師的診斷,在家屬聽來並不陌生,「之前看過別的醫師,也是這樣說的
。」但岳正芳依然抱著一絲希望帶著弟弟前來求診。

雖然無法做任何治療,張志傑醫師還是提醒他們,要隨時注意這方面的醫
學訊息,以掌握治療先機。

身為長女、已經出嫁的岳正芳,眼中噙著淚水,與陪伴的志工談起兩個幾
近失明的弟弟和娘家的遭遇,原已深鎖的眉頭更是糾結在一起。

「我們家真的很不幸,兩個弟弟這樣子,爸爸前幾年去世、後來家堣S發
生大火、母親接連著出車禍……」與妹妹遠在浙江打工,還得掛心河南的
親人。

為了節省醫藥費,岳正清說:「哥哥情況比我好,先去南京治療看看,如
果治不好,那我就不用試了。」

岳正芳看著小弟心疼地說:「我這個弟弟
很聰明的,小時候功課很好,十三、四歲
的時候,因為看不清了,沒法上學,還哭
著跑回來。」

近乎失明的十多年間,岳正清說:「日子
很難熬,平常就聽聽廣播、發呆,頂多幫
著做點家務,也無法幹活兒……」他邊說

話,腳邊在地上來回地摩擦著,像是訴說著內心的徬徨!

儘管希望又落了空,岳正芳說:「我們能夠有個名額來義診,已經算是幸
運的了。」對於志工的陪伴,她也感謝地說:「謝謝你們還肯聽我們家
的事。」



◆兩地醫師攜手情


義診結束後,團員們還去參觀了此次合作義診的固始縣人民醫院。

行經中醫科診間時,媕Y的路連國醫師,見到了這兩天並肩看診的彭衛來
醫師,便隔著窗戶朝著他猛揮手。

彭衛來醫師興奮地奔向診間,才發現六十二歲、滿頭白髮的路連國,早就
踏出診間,往另一個門準備迎接。一個交錯,再見面時,兩人激動地握著
雙手,又是鞠躬感謝、又是拱手致意。

義診這兩天,中醫科患者人數一直很多,兩位醫師有默契地縮短午餐時間
,連洗手間都不敢去,就為了能多服務一些患者。除了這分「革命情感」
,兩人也相互交流一些關於中藥的研究、用藥方式。

「彭醫師不論是醫術、醫德都是相當優秀的!」路連國像是讚揚小老弟般
,一面拍著彭衛來的肩膀,一面向周圍的人介紹這位來自台灣的中醫師。

彭衛來也讚揚路醫師:「義診時間已經結束了,為了將病人看完,路醫師
也跟著我們留下來!」路連國醫師還表示:「我要像台灣來的醫師,用愛
來關懷病人,退休後還要繼續為病患服務!」

短短兩天的相處就要分離,傷感的情緒讓路連國不斷地拍著彭衛來的肩膀
說:「還有再相聚的日子!」






義診結束了,後續的醫療合作才正要開始。此行領隊德旻法師和固始縣人
民醫院院長劉同安討論,針對就診案例中,立即開刀能有治療成效者,由
慈濟負擔所需材料費用,人民醫院負責技術與醫療費用。

除了確定白內障、脣顎裂、子宮重度脫垂、疝氣等多名
需要開刀治療的病患,也對於當地較為嚴重的肺結核病
例,做出篩檢治療的合作模式。

劉院長表示:「我們一定會安排水平最好的醫師來參與
,你們這麼遠來獻愛心,我們一定得做好!」

「這次的義診對農村來說是有其必要性的,也非常受到
歡迎!」副縣長王亞玲特別提到,為了舉行義診,黎集
鎮政府、民政單位、人民醫院等多個單位,特別組織了

專門小組,就是希望將義診辦好。

「付出心血,將好事辦好!」是兩地參與人員共同的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