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無量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阿坤伯
◎撰文/黃秀花
他曾窮到連買瓶醬油的錢都拿不出來,
也曾生重病輾轉於病榻中,乏人照料……
命運多舛造成他一生窮苦潦倒,
卻未阻挫他一顆助人的心。




家住花蓮縣新城鄉康樂村濱海地區的獨居
老人阿坤伯,平日靠撿破爛維生,撙節支
出、知足少欲,日子倒也過得去;但今年
四月間他突然病倒了,這一倒下,足足有
好幾天未出門,當他再度出現時,已瘦得
皮包骨。

那天,他到住家附近的一間雜貨店,要賒

一瓶醬油,才十五塊錢竟然拿不出來,雜貨店老闆娘心想不妙,於是報請
花蓮慈濟醫院社服室協助。






當慈院志工顏惠美領著一群志工來到阿坤伯家時,看到他癱軟無力地倒臥
在床,便趨前問候。

「阿坤伯,你那堣ㄤ峈A,我帶你去看醫師好嗎?」

「沒錢如何看醫師?」

「不要緊啦!有病就要醫!」

顏惠美先跑了一趟新城鄉公所,為阿坤伯申請到低收入戶資格,接著又安
排他到慈濟醫院就醫。

阿坤伯病到已無力氣自理清潔,志工先幫他理髮、沐浴,弄得一身潔淨後
,才載他上醫院。

阿坤伯患的是胃癌,經過慈院李明哲醫師手術切除患部,住院一個月後,
精神逐漸恢復,換上慈院志工為他準備的新衣新襪,阿坤伯歡歡喜喜地準
備出院了。

對於一路受到慈濟的照顧,阿坤伯點滴都在心頭。臨出院時,他激動地走
到護理站前,對著媕Y的醫師、護士說道:「祝福恁攏娶到好某、嫁到好
尪,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在志工陪伴下回到家,阿坤伯一進門,立刻就點了七炷香,交給志工每人
一炷,嘴媮朁孺嬰陬:「觀世音菩薩,他們都是好人,請您保佑他們健
健康康,福氣跟東海平大!」

見他虔誠地念著,也暖了志工們的心頭。






就物質生活而言,阿坤伯確實貧乏;但就精神層面來看,他卻是個富足之
人。不然,怎會在十一年前,當他還是慈濟的照顧戶時,一聽到證嚴上人
發起捐助大陸洪澇災民,才剛領到兩千元的生活補助金,就立刻捐出一千
元。

當年他在靜思精舍振臂一呼,還帶動很多照顧戶一齊響應,五元、十元、
一百元地捐……

「你捐這麼多,日常生活夠不夠用啊?」常住師父見他慷慨捐助,擔心對
他的生活造成影響,而婉拒收受。

「我自己有種菜,一千元用來買米,夠了
!」阿坤伯又說:「比起大陸那些農田被
淹沒的災民,他們沒處下種,起碼我還有
地可種菜,吃得簡單一點,日子照樣過得
去啊!」

這一念善心,阿坤伯歷十餘年不變。

當初因父親肝癌往生,母親又患有心臟病,原以打零工及捕魚為業的他,
為了善盡照顧母親之責,工作極不穩定,以致需接受慈濟的濟助;等日子
稍過得去,他便主動表明停濟。

而今,高齡已七、八十歲的他,孑然一身。母親往生後,又欠下七萬多元
的喪葬費,要靠一處一處、一物一物地撿拾破爛,然後變賣掙錢,不知要
幾時才能償清債務;但篤實認命的他並未想太多,也沒想到對外求援,只
是一派傻勁地做自己能做的事,憑著一己的勞力賺取一分一毫的錢。






生這一場病,不是他所能預料;更沒料到的是,會因此又與慈濟續了緣。
也因這次的接觸,讓雙方往後的互動更加頻繁,只是生性客氣的阿坤伯,
還是不太習慣被過度呵護。

有次志工前往探視,帶去六顆大蘋果,阿坤伯堅持不肯收下;自己反倒經
常踩著腳踏車,花了四十多分鐘從康樂村的住家來到慈院社服室,又送水
果、又送蔬菜。

不僅如此,自申請到政府低收入資格後,每月當他領到生活補助金時,最
先想到的是拿出一千元捐助善款,現在他已是慈濟的會員了。

「阿坤伯,你每月捐一千元會不會太多了?」顏惠美關心地提醒。

「怎麼會!十一年前,我就捐這麼多了!」

「可是,你母親的喪葬費還未償清呢!」

「沒關係啊!我按月都有存一點錢下來。」阿坤伯說:「到了年底,我就
可再償還兩萬元,剩下的慢慢再還,行善要及時嘛!」






就因他心存善良,過去對父母又很善盡孝道,因此每遇有年輕學子到慈院
當志工,顏惠美必定帶他們去與阿坤伯聊聊天,藉機教育孩子要懂得行孝
、行善。

這天,顏惠美又領著一群慈濟大學、慈濟技術學院及慈大附中的學生來到
阿坤伯的家,為他清理環境,一陣打掃洗刷過後,煥然一新。

阿坤伯坐在矮板凳上,對著一群學生便開講起來了。「父母生我們多麼不
容易,媽媽懷胎十個月,頂個大肚子還要做家事;而爸爸為了養活一家人
,要努力工作賺錢。當我們還小時,什麼都不懂,肚子餓了,一哭,爸媽
就要趕緊餵食;天冷了,又急著幫我們加衣物……啊!父母恩重難報,我
們怎能不好好做人呢!」

施與受的界線,似乎不是那麼絕對、那麼明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