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場上的彩虹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戀戀爽文
◎撰文/王政忠(爽文國中教務組長)
「希望」是件龐大的工程,
孩子是一切力量的來源。



◆初識


初識爽文國中,是個陽光正熾的午後。

校門前的落葉一地翻飛,我輕輕踩著,些許的猶疑伴著豆大的汗珠順流而
下,遲遲無法說服自己,就要來到這個遠離都市的山城──南投縣中寮鄉


日子就在預料的不習慣中漸次開展,日復一日繁重而陌生的行政事項沉甸
甸地堆疊著,上課成了唯一的抒解。

能與這一群質樸而保守的孩子們面對面,是我能緩緩接受這堛熔z由。孩
子是一切的力量,融化了無形的成見,逼顯羞怯的熱忱,成就忘我付出的
動力,並且加溫用心對待的念頭。

仍是沈窒的午後,空氣一如往常地緩步流動著,智能不足的阿卿割破手腕
,鮮血像轟然而起的嚷叫聲般奔竄而出。

趕往醫院的途中,我滴著滿頭汗問他:「痛嗎?」「嗯……」完全依賴的
眼神定定地望著我。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眼神呢?我無法確切的形容,也永
遠無法真實地記錄那一刻的悸動,或許,也永遠無須說明白。

回到學校已是一場美麗的山雨過後,遠山清澈地透著綠影蔥蘢,煙霧氤氳
漫過坐落其中的紅屋褐瓦。阿卿回家了,我仍不捨錯過這樣的空山新雨後
;忽然間,多少有些明白,留在這堛滌礅讞珙隻顙荂C

初識不美,但過程卻令人心動。



◆遠離


遠離,是在日頭赤炎的七月天入伍報效國家,不願但也不得不。

一年八個月又二十五天。

這當中包括九二一那一夜永生難忘的苦難──完全的傾圮,完全的倒臥,
完全的破壞與心碎。



◆重逢


重逢很遙遠,一旦走近,卻又令人情怯。

陽光依然,綠蔭猶在,不同的是建築橫斜、殘缺。遠望景致仍是無限嫵媚
,像不曾老去的少女容顏,不過是妝悽殘而色慘淡,是種劫後仍存的倖然

我走著,晴空像堅定而勇毅的胸懷,孩子
們徜徉其中,奔跑、跳躍及吶喊;我走著
,風雨像果敢而樸實的腳步,孩子們靜待
其中,醞釀、期待及希望。

我靜靜地走入,晨曦是拾級而上的艱難旅
途,孩子們揮汗踏步往上、往前,偶爾停
歇旋又啟程;我靜靜地走入,夕陽是逐步
而下的舒緩小憩,孩子們笑語行將而進、

而前,偶爾回頭,卻是幸福的笑靨。

「希望」是件龐大的工程,孩子是一切的力量。

情怯是發現自己有時不如孩子們的勇敢,會為了似乎很必要卻不見然的細
節而猶豫;情怯是察覺自己有時不如孩子們的樂觀,會為了似乎很重要卻
不必然的要求而退縮;情怯有時只是怕,只是莫名的擔心,或者只是複雜
得失去堅持的意志。

於是,只得靜靜走入。

重逢很美,卻也可以預見辛苦,孩子是一切的力量,在安靜地氣氛中顯現
無比的動力,在天真的眼神中綻放希望的花朵,像深山中的野百合,不為
誰,只為迎向可能的陽光。

加油!孩子們!



◆啟程


民國八十九年六月五日吉時吉刻。

我們啟程。

鄉民們以及志工同心見證:有希望就有力量,有力量就有未來。

戀戀是種情緒,情緒需要堅持,才能成為信仰的力量。



◆期待

時序入冬,清晨的霧逐日濃重,厚實卻不失精巧的嶄新
校舍在隱隱的日光初升媗鬙萰菕A三三兩兩的孩子們輕
盈的步伐踩在重建中的校園;還未七點,慈誠隊的師兄
們已經早一步在景觀重建的工地埵ㄧL著。而今早的景
觀模樣,明顯比昨日放學時進展許多,看來,進度比預
期更快,令人驚豔。

下課時分,學生們一起投入工作,校長、主任及老師們
也一起參與,感覺每個人都懷抱著一分莫名興奮的期待
──期待全新而人性化的教室,期待優雅且富境教的校

園,期待弦歌不輟書香盈懷的快樂天堂。在每個人的心中,我想,這樣的
期待隨著多方的幫忙、四處的助力,就要成真。



◆新頁


孩子們在地震後接收到自多方而來的關懷,這其中包括了眾多宗教團體物
質或精神上的資助,孩子們在愛的包圍中逐漸忘卻震殤的痛,並學習感恩
及回饋。我們都很欣喜看到孩子們這樣的成長,並且希望這一群震後重生
的孩子們,能在未來的人生中記取「施與受」甜蜜的循環,莫忘「甘願做
、歡喜受」的真諦。

一年多來,慈濟希望工程在爽中的歷史上宏偉地展開新頁。大愛是城牆,
圍繞孩子們在其中蓬勃地起舞飛翔;智慧當鋼梁,支撐孩子們在其中放心
地學習成長。基督教北中寮工作站每週一次的心靈輔導課程,協助孩子們
認識自己的使命,試從更為積極的角度去看待生命中無可避免的困厄。



◆信仰


偶爾,孩子們會問我:「老師,你信仰什麼宗教?」或者「那一個宗教比
較好?」

對我來說,所謂信仰,不就是一種精神,讓你願意為此無怨無悔地付出一
切,為此念茲在茲、夙夜匪懈地犧牲所有。

譬如慈濟的師兄師姊們隨著證嚴上人聞聲救苦的腳步,上山下海、竭盡所
能;譬如基督教北中寮工作站的兄弟姊妹們,亦步亦趨跟著真主博愛世人
的神跡奉獻性靈;譬如其他不及備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
各有所信、各有所仰的信眾或子民們。

所謂信仰,不就是一種態度,讓你耐煩地面對生活中諸多挑戰,讓你定心
地看待日子堭翕璁茼靰漁嬪憿F所謂信仰,不就是一個念頭,讓你願意一
次又一次用心將事情做到更好,讓你願意一遍又一遍認真找出問題可能的
解答;所謂信仰,不就是一股力量,可以讓你堅持到夜深孤燈仍舊不嘆不
息;所謂信仰,不就是一個理由,可以讓你為之消瘦、為之憔悴、為之戮
力以赴。

那麼,我多少可以明白校長用心規畫費心經營、早到晚退假日來校的理由
;明白主任、組長耐煩解決重建過程中面對諸多挑戰的精神支柱;明白代
理總務主任犧牲一切個人時間,不眠不休地投入重建工程,多方爭取重建
資源的力量來源;明白所有老師們在克難簡陋的教學環境中,有增無減熱
忱付出的態度所為何來。

這不也是因為信仰而來的嗎?

所以,孩子們,下一次你如果再問我的信仰是什麼?我想我會不嫌噁心地
這麼告訴你:「孩子,你們就是我們的信仰!」



◆之後


那之後的日子時時充滿驚喜,處處令人忘神凝視。彷彿一座大地的藝術品
從地底湧出,坐立其間,很難用一些更為專業的建築術語來形容。

許多時候,老師也只能和孩子一樣,訴諸驚歎聲,訴諸
剎那間亮起來的眼神,訴諸說與他人聽時的微微驕傲與
興奮。是的,快樂天堂就這樣從地底湧現,從這片曾經
哭泣,曾經以為苦難永遠離不去的土地。

民國九十年九月二十二日,北中寮四個國中小一起在這
媮|辦了鄉土藝術展覽。嶄新的活動中心堙A陳列了年
來學生們學習創意及傳承的成果作品,有陶藝、書畫、
紙雕、竹編……等等;戶外綠地上,孩子們或朗誦、或
吟唱、或律動、或演奏來告訴滿滿的家長:我們在這

學習的很好。

陽光朗朗,微風拂拂,生命的氣息如溪如河,在鄉民笑開的氛圍中流動,
希望的種芽隱隱長成枝翠葉綠,陽光穿透其間,落在仍然不豐美但相信會
有所穫的土地上。啊,真好,不是嗎?

我拿起相機,旋又靜靜放下,生命中有許多影像最美好的存放位置是胸口
,是眼眶,或者是上揚的嘴角,角度或光線可以定格或對焦的部分極小,
不如,與孩子們擁抱吧,那摟握的情緒中,會讓所有的話語永不失真。

還不到回首的階段,未來的路自從出發後就不斷向前開展,孩子不會停,
我們更不應該停,因為他們等待著我們帶領,領而不只前行,如果可能,
我知道,他們會更喜歡飛行。

那之後,我想,仍是未竟之渡。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