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生命中的第一次
◎撰文/婁雅君
用愛譜寫青春•慈濟醫院志工


一件志工背心,
將年輕人帶進了不同的世界;
長久以來習以為常的生活習慣、
思想模式也產生了變化……




產房堙A甫降臨的小生命用力地哭喊,向這個世界宣告自己的到來;急診
室外,救護車伴隨著高頻率的警笛聲由遠而近,疾駛的車速和刻不容緩的
警笛聲像是與生命拔河;病房內,骨瘦如柴的老人眼神茫然地望著窗外,
不知一身病痛何時得以解脫……
「當你正年輕,天地都要驕縱三分!」這
句話道出了年輕的無憂與美好;生老病死
的課題,對年輕的生命來說,似乎太沈重
也太遙遠。

民國七十九年,一群大專生來到了佛教慈
濟功德會在花蓮設立的醫院參觀;一趟行
程下來,令大家印象最深的,是看到一群

志工在醫院各角落為病 患服務。

「門診堙A有些病患不識字,需要人引導;急診、加護病房媯J急的家屬
,也要人陪伴;還有住院的病患……」十多年前,志工服務觀念尚不普及
,醫院志工顏惠美的一段話,讓當時剛考上研究所的蔡宗宏到現在都還記
憶猶新。

「學佛與社會服務是可以結合的!」在蔡宗宏的爭取下,第一梯大專青年
醫院志工隊於民國八十年六月成行。

十一年來,每年寒暑假,一批批海內外年輕人放棄休閒玩樂,背起行囊來
到花蓮慈濟醫院,擔任為期一週的志工……



「很多可能」在此展開


年輕歲月的一段志工經歷,在他們成長的路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參加第一梯醫院志工的江淑怡說:「在醫院當志工會有很多的第一次,很
多的可能也會在這堮i開。」當年她從沒想到,當志工不但要克服害羞的
個性和病患聊天,還要為不認識的人洗頭。

「當跨出第一步時,發現其實並不難,反而有一種喜悅!」她覺得能夠真
心為別人做一件不曾做過的事,得到的是一種踏實、歡喜的感覺。

王意雯在病房服務時,一聽到家屬說病患「大便」了,下意識地就想要趕
快跑走。

「我只幫小孩換過尿布,從沒幫大人換過,這種事情應該比較適合慈濟委
員去做吧……」心中如此盤算之際,腦海突然浮現證嚴上人的話語:「要
多用心喔!」王意雯心頭一震:「對啊,我來這奡N是要當志工,雖然覺
得很恐怖,還是要去嘗試啊!」

硬著頭皮進去協助護士,難聞的味道讓她想要奪「簾」而出,可是王意雯
告訴自己:「不能離開,病人和護士都需要我的協助!」

能夠設身處地為他人設想,就是一種愛人的表現;在王意雯告訴自己不能
離開的那一刻,對他人的關懷也同時展現!

蔡宗宏回憶起第一次當志工的經歷──骨科病房埵
著三、四名車禍受傷的病患,面對這幾位「兄弟」味
頗重的患者,志工們還是認真地帶動團康。

或許是對這群年輕人感到好奇,也或許為他們的熱情
所打動,這幾名患者後來還跟著志工到其他病房關懷
病人,與之前的冷眼相待、甚至坐著輪椅在走道上「
飆車」的情形大相逕庭。

「在心蓮病房,我遇到過許多生命的勇者,我很感謝
他們願意敞開心胸和我們接觸。」對江淑怡來說,每

次當志工都有新的課題要學習,如同人生一樣,會一再面臨不同的問題要
克服。



近距離體會生命本質


學習付出的同時,他們也從病患身上開始省思周遭的問題。

輕安居,有一群行動不便、失智等需要照護的長者。在和老人家近距離的
互動中,年老身軀一個輕微的反應、不經意的行為,就這樣赤裸裸地呈現
在洪大鈞眼前,帶給他相當的震撼。

當他千方百計地為一位失智的退休校長餵食,突然,老人一記拳頭朝他頭
上打來。洪大鈞剎時愣住,接著是一陣難過──難過的不是自己被打,而
是心疼老人的身體已經不能自我控制了。

「我的爸媽老了以後,是不是也會變成這樣?」曾經洪大鈞不知孝順為何
物,常惹父母傷心,即使母親跪在他面前,他也毫不心軟地以三字經辱罵
。在外和別人打架,更是不曾手軟,根本不管對方會不會痛或因而喪命。

「回想以前對生命一點也不重視,別人對我好我不一定知道,但是對我不
好我一定強烈反擊;但是在醫院當志工,看到生命可能會一瞬間消失,也
可能變得脆弱……」洪大鈞終於了解尊重生命的道理。

張誠翔在服務之前曾思考自己能為病人做什麼?他到了病房,看到一位血
癌患者因病受苦的情形,更加疑惑了。

「可是當我坐下來時,這位阿姨竟然對我笑。那時我終於明白:其實只要
付出一分愛;幫忙推床、擦背、按摩,這些服務動作最本質的還是那分愛
!」



透視無常,學會珍惜


醫院中示現的無常,讓他們更懂得珍惜身邊的人。

在病房堙A蔡文惠看到一位阿嬤正在摸自己的腳,於是很自然地上前為阿
嬤按摩。閒聊間,阿嬤倔強地告訴她:「我不需要人家來看我!」

病患的反應,讓蔡文惠想起從小將自己帶大的阿嬤。母親往生時,她才國
小四年級,小小年紀就得面對這樣的傷痛,蔡文惠選擇了封閉自己;一回
家就往房媃p,對於同睡一間房的阿嬤視若無睹。

「能夠在有限的生命媕飢U別人,也拉近
自己和家人的距離。」這是蔡文惠的體悟
。如今只要一回到家,她就跟小堂弟一樣
大喊:「阿嬤,我回來了!」像是為了彌
補從前對阿嬤的疏遠。她總是拉著阿嬤的
手憐惜地說:「阿嬤,您的手很瘦!」只
希望一聲問候的話語、一個親暱的動作,
可以讓阿嬤感到親人的關愛。

同樣也在小學失去母親的周良哲,從高雄遠赴基隆求學,讓一向不佳的父
子關係雪上加霜,父子倆連話都說不上一句。

在醫院,看到急診室堛犖j傷患者、接受洗腎而瘦弱不堪的病患、放射腫
瘤科的患者……周良哲反問自己:「為什麼我可以在外面當志工,卻忽略
了最親近的爸爸?」還在花蓮當志工的他立刻拿起電話,第一次對爸爸說
:「我愛您!」不但如此,還寫信給爸爸。

「即使我在外面當志工,若失去家庭的話,那也只是個不完全的孩子。」
醫院志工見聞,讓周良哲重新思考父子關係,不但珍惜為他人付出的幸福
,也更加珍惜父親在身邊的日子。






一件志工背心,將年輕人帶進了一個不同的世界,生、老、病、死走一遭
,長久以來習以為常的生活習慣、思想模式遂產生了變化。當他們再度回
到原有的生活環境,會發現所關注的不再只是眼前的升學、課業、感情問
題。

誠如蔡宗宏當年爭取到醫院服務的初衷:「希望年輕人能將當志工的感動
傳遞給周圍的人,讓他們不只關心自己,也能夠關心別人。」畢竟,醫院
志工服務是一種深刻的生命教育,這是在校園媥リㄗ鴘滿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