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工地上的
  景觀志工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工地教室
在這堙A
叛逆的孩子,學會了疼惜大地;
吸毒到不可自拔的年輕人,
捱過了毒發椎心的日子;
坐過牢的中年人,
找到了人生努力的方向……
是什麼改變了他們?




人人搶修的課程


◎徐錫滿


「小彥!起床了,現在已經四點多了!」

淡水冬天的清晨,涼風吹來,除了冷冽,還有一股鹹鹹的海水味,日頭還
在觀音山身後,慢慢地向上伸起了懶腰……

「還早啦……我再睡一會……」賴床的小彥迷濛中又睡著了,口中還發出
喃喃的囈語……

「你今天不是要去希望工程!洪主任已經來接你了!」

「希望工程?」小彥從夢中驚醒,倏地爬起,拖著有點圓嘟嘟的身驅換裝
準備出門。正德國中輔導室主任洪慶恩早就驅車來接,因為這群「高關懷
班」的學生有的住海邊、有的住山堙A前一天下午,洪主任已經跑過每一
位學生家,為的是在一早能順利接孩子們出門。



這些來自不同年級、班級的學生,背後都
有一段不同於一般孩子的故事。

「帶孩子們去希望工程做志工,是要讓他
們從付出中有感受,這種『體驗教學』不
同於課堂上的經驗傳承,是藉環境來陶冶
性情。」正德國中校長張經昆表示。

「為什麼叫作『希望工程』?怎樣才叫『志工』?」孩子們一進入工地,
長期投入希望工程的志工便負責解說,讓大家明白:這不僅僅是揮鋤流汗
的勞動服務……

「希望工程有很多地方值得學習,例如鋪連鎖磚時,我常告訴孩子要用心
,過程中每一個接縫都要絲絲入扣。」張校長表示,鋪連鎖磚除了是疼惜
大地,也代表將愛一塊塊地連接起來。

「鋪連鎖磚真的要很用心,不然會愈鋪愈歪,最後不得不重來,就前功盡
棄了呢!」國二的小婷第一次踏上這片陌生土地,就有一番體會。

磚歪了可以重鋪,教育卻不能重來。張經昆校長帶著這群家庭有缺口、行
為有偏差,或身心有障礙的學生,走過了僑光、國姓、北山、福龜及東勢
等希望工程,來來去去五次之多,孩子從一開始的不解與不奈,到全然歡
欣地投入與認同,是什麼改變了他們?

「撿石頭、搬磚頭、鋪草皮不會覺得累,因為我以前都沒有發現:原來幫
助別人是很快樂的!」有大姊頭氣勢的小婷,說話往往直接傷人,人緣一
直不好,是輔導室常客;最近她努力改變,也懂得縮小自己、幫助別人,
慢慢地同學們開始喜歡接近她了。

小鴻,塊頭大、脾氣也不小,喜歡調皮搗蛋、口出惡言,常讓老師對他無
可奈何。去了幾次希望工程,對於如何整地、鋪草皮、種樹、灌溉、水要
澆多少……他都能侃侃而談。

在那兒學了一手專業植草的知識與技術,幾年不曾寫過一篇完整作文的小
鴻,回校後竟拾起筆墨寫了幾百字的感想。「將自己的心與土地結合,你
真的是很棒的人!」看了張校長給他的評語,他自信地說:「嗯,我真的
是個很棒的人!」

國小就常翹課、打架的小彥,上了國中也是三天兩頭不上學,過去與小鴻
同是學校的頭痛人物,都是「瀕臨中輟」的學生,但自從張校長去年九月
轉任正德國中,親自帶著他們撿垃圾、做志工,傾聽他們說話,現在他們
都喜歡上課,脾氣也比以前柔和了許多。

「希望工程就像是一間間讓人修行的學校!」張校長表示,當初帶孩子來
希望工程就是抱持這樣的想法;雖然是付出勞力的志工服務,但精神與生
活教育的提升卻遠大於揮汗付出後的成果。

「說教」不如「身教」,張校長下海綁起了鋼筋,俐落的身手一看就知道
是有底子的「大內高手」!孩子不得不佩服。張校長做的同時,也看到孩
子們細心地將一塊塊碎石撿起、一塊塊石磚放落,心中很是感動。

「來一趟希望工程,即使再難、再累都值
得!」張校長表示,「高關懷班」的孩子
們是一般教育中較易被忽略的一群,若沒
有人多關心,讓他們適性發展,或許很容
易走上歧途。而希望工程這片可耕的福田
,就是他們最好的教室;這群默默奉獻於
希望工程的志工,就是孩子們最佳的老師
與楷模。

孩子回到學校開始懂得輕聲細語,也了解要愛物惜物,更樂於奉獻體力與
時間助人。看到孩子的轉變,學校教職員不禁問道:「我們可不可以也去
做志工?」

從一部九人座的小車到幾部遊覽車,從九個即將中輟的學生到其他同學、
家長、教職員陸續加入志工行列,「希望工程課程」在正德國中一時間成
了人人搶修的熱門學分了!





放眼遠眺,日頭落向淡水漁人碼頭的另一邊,溫煦的餘暉射進穿堂,灑落
在正德國中的看板壁報上,「你在那堙H我們等你喔……」壁報標語的上
方,不再是學生違紀犯過的警示紀錄,而是他們一張張揮汗入土的志工身
影。


三個月的成績


◎徐錫滿


與正德國中學生一樣,阿棟未到希望工地前也完全不了解狀況,且身上的
毒癮還未全退去;三十多歲的他有著冷峻的外表,卻沒有年輕人該有的挺
拔神氣,毒品讓他失去健康的身體,也殘破了他的心靈,更傷透關心他的
人……

「現在我最大的興趣就是找志工一起泡泡茶、聊聊天、談談心。」看著阿
棟拿起茶杯輕啜一口,優雅的舉止不像個吸毒的人,在希望工地被日頭曬
黑的皮膚上,卻有著密密麻麻的刺青,印記著汗水的痕理與過往荒唐的青
春。

去年,吸毒到不可自拔的阿棟,自私人菸毒勒戒中心逃出後,發現家人已
帶著他稚齡的女兒遠避國外,舉目無助的他便求助於浪子回頭的慈濟志工
林進成。「我鼓勵他加入希望工程做志工,以斷絕不好的引誘。」林進成
拜託負責工地事務的志工徐文龍多加照顧阿棟,希望大家一起協助他根除
毒癮。

「當時是抱著絕望的心情來……走進工地一看,心堥銋磭傮K徨也很害怕
,擔心自己根本沒有辦法負荷……」不多話的阿棟簡單地表達深沈的思緒
,似乎過往那段與毒癮對抗的日子,禁不起回憶一再地折磨。

在工地,早上五、六點便起床工作,有時一忙起來要到晚上八、九點才停
工休息,規律又粗重的生活作息,那堿O習於糜爛生活的阿棟可以承受得
住?這樣的問題讓阿棟陷入一陣沉思,空洞深邃的眼神似乎有說不完的痛
苦;「剛開始真的很辛苦……」阿棟又啜了一口茶,沒有繼續說下去。

「起初阿棟還得服用環結藥物進行控制治療,在工地期間,他一星期的藥
量當三個星期使用,全靠意志力撐過去。」徐文龍表示,看看身材並不魁
梧的阿棟,在流汗出力之餘還要不時抵抗毒蟲蝕心,心中是不捨也是感佩

「做事時不要讓自己有時間想,將全部心力放在工作
,做到最累時就睡,睡醒了繼續做,什麼都不想!」
阿棟說,完全將身心交給希望工程,是他這輩子最難
捱也最寧靜的一段日子……除此之外,舉目接觸到的
盡是慈濟人,大家知道他的過去,也看到他渾身刺龍
刺鳳的,不僅不排斥他,反而給他更多鼓勵!正因如
此,把他從充滿誘惑的環境中抽離出來。

「三個月來,與慈濟志工在一起真的很開心,他們都
很幫我,也很有耐心地對待我……我從來沒有這麼開
心過!」說話言簡意賅的阿棟,表達出他不善表達的

情感……





十六歲的小齊是一位中輟生,高二被留校察看只好休學在家,當他來到希
望工地時也令志工相當頭痛,因為與小齊這樣的新新人類溝通還真是不容
易。

有時小齊會賴床、會跑到街上去,但在阿棟面前,這個桀驁不馴的孩子也
得敬他三分,畢竟和其他「師伯」比起來,阿棟與小齊年歲最近,而且又
是在「道上」混過的人。

「其實小齊自己很會想,我能了解他的心。」或許是因勢利導,阿棟也軟
硬兼施並起身而行,親自做起植花種草的工作,小齊就在阿棟的帶領下,
枯燥的事也做的得心應手;雖只有短短一個月的相處,小齊慢慢能平伏驛
動的心。

來僑光國小當志工三個月下來,阿棟只休息兩個白天,「受傷流血很痛,
但只有受了傷的那個人才知道到底有多痛……」阿棟用這樣的比喻來說明
內心掙扎時的痛苦。過去沒有撐過去,讓他一再傷害自己與家人,如今他
走過毒發椎心的日子,慢慢改變了周遭人對他的看法。

「其實最大的轉變還是在心境,不管對人、對事,都讓我更加平靜以對…
…」來希望工地之前,與家人的關係已降到了谷底,很少回家的阿棟只要
出了門,母親就擔心他會不會被警察帶回來或是又住了院,只能在佛堂念
經拜佛。

「當我的父母親,頭髮都要白好幾根……原先根本不管家人的感受,不清
楚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好像做夢一般……」家人對他懷著一絲絲不可能的
期待,卻換來更多的失望;「過去在家堙A大家看我的眼神都不自在,現
在十年來不跟我說話的父親都主動與我聊天了,小女兒知道爸爸在做希望
工程也很開心,也會從美國打電話回來問候爹地,大家都祝福我……」

放下了茶杯,談起了女兒,阿棟的眼神流出一抹難得的笑靨,女兒的鼓勵
、父親的盡釋前嫌、親友們的祝福,成了阿棟這三個月來最大的感動與鼓
舞。「來到希望工程,我發現我每天都有笑臉,從前我是不懂得笑的,原
來生活快樂就是一種幸福……」

參加慈誠培訓的報名單,阿棟拿到手上一個月了,幾經思考決定將它交了
出來,「回想過去真覺得恐怖,我不希望再與從前一樣,更不想離開這美
善的環境……」

三個月的浴火重生,讓大家對他重拾了信心,但走出希望工程之後,沒有
愛的包覆、善的利導,阿棟更要獨自面對社會與更多接踵而來的誘惑與挑
戰,對他來說,或許真正的考驗才要開始呢……


及格了


◎莊淑惠


初識蔡泊昌是在埔里國小工地,第一印象就像所有慈誠志工一樣,予人熱
心、隨和與善良的感覺。

很難想像,蔡泊昌曾經是個混跡黑、白兩道的人,除了不嫖之外,吃、喝
、賭等壞習慣都有,一個月可以花掉六十萬元酒錢,還曾開賭場被人砍傷


民國八十七年,蔡泊昌被好友連累坐牢半年,一日在獄中看到《慈濟》月
刊,閱讀到一篇描述一名中年男子無所求地為家人和朋友付出的文章,才
觸動了那顆善良的本心。隔年出獄後,他積極尋找慈濟,加入會員、參與
資源回收,也跟著慈誠隊到花蓮參與靜思堂旁的竹軒搭建工程。

蔡泊昌瞇眼回憶,在一個颱風夜堙A志工們心疼上千條未裁切的脩竹被大
雨打濕,大家乘夜冒雨將竹子搬到靜思堂廊堙C在淒風苦雨中同心協力的
情景,至今仍讓他激動不已,忘了自己又濕又冷,只記得當時反覆思忖:
「我一定要成為慈誠隊一員……」

在花蓮做志工期間,蔡泊昌每回家一趟,在台中港經
營合作社生意的太太,看到先生脾氣一次比一次變好
、也不再酗酒,便決心將他「捐」給慈濟。

有了太太的全力支持,蔡泊昌從去年五月至今,都將
時間奉獻在希望工地上;他去了五福國小、大里國中
、桐林國小、霧峰國小、瑞成國小及埔里國中小做景
觀,尤其埔里國中小的景觀工程,幾乎是全程參與。

「過去走錯一步,再走錯這輩子就完了!」蔡泊昌視
工地如修行道場,以一顆善解的心,消弭在工地媯o

生的一些不愉快事情。例如有工人質疑他:一個四十歲出頭的人,怎麼可
能不用工作,可以當志工過生活……

蔡泊昌自嘲是「打不走的蒼蠅」,反而加倍努力付出;一年多來,在工地
堶概j日曬的工作、生活,終於通過慈誠培訓,去年底正式授證為慈誠隊
一員。

膚色健康的蔡泊昌以充滿感恩的口吻說:「人生四件喜事──結婚、生子
、做阿公、受證慈濟人,我都達成了,這一生沒有什麼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