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工地上的
  景觀志工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細手也能做粗活
◎徐錫滿
工地的粗活,可不是只有壯丁才能勝任。
像她,洗石子、搬磚塊、抬鐵條,樣樣都來;
而他,將不便的腳斜貼在地面上,
鋪連鎖磚也挺俐落的……



沒有細雨的春末,是熾熱而難耐的天氣,在東勢國中
、北山國小、國姓國中等希望工地上,有一群無畏窒
悶與勞苦的志工,正彎下腰來仔細鋪排每一塊連鎖磚
……



巾幗不讓鬚眉──王美麗


在工地挖好的水溝媕Y,有志工王美麗的半身背影,一起一伏地鏟除溝
的汙泥,豆大的汗水從面頰上滑落,滴落在鏟上,分不清是泥水還是汗水
,接著又被一鏟鏟地送進泥水推車中……

「她來到希望工程做完一次香積後,隔天就自動請纓上陣做粗活……」負
責工地事務的劉奕爐說,塊頭不大的王美麗幹起粗活來順手自在,洗廁所
、刷地板、清水溝、洗石子、搬磚塊、抬鐵條樣樣都來。

「她真的是很稱職的志工,做起工地事,決不輸男眾!」志工古金敏直誇
她簡直就像個巾幗慈誠。

一年前就參加希望工程志工的王美麗一星期有四天時間在工地,把工地當
家來住,常常做到欲罷不能。

先生心疼她,只好驅車南下工地催促她早些回家休息;有時工程一忙不能
回家,先生就帶著難得放假的阿兵哥兒子來工地「團聚」,一起陪她做志
工,當作是全家的「出遊」活動。
一年下來,王美麗對工地堛漱j小事務都變得很「專
業」,除了帶領生手的志工一起做,還向他們解說為
何要這麼做:「水溝的泥要清乾淨,然後放水流流看
,看流向才知道什麼地方會積水……」說起來可是頭
頭是道呢!

「記得一個大熱天,我與東光國小的孩子一起在操場
上撿石頭,我看到孩子全身是汗,便問:『小菩薩你
會不會累啊?』『我不累,如果我累了,那您們不就
更累了嗎?』這句貼心的話一直放在我心上,讓我一
星期做四天志工也不會累……」

說王美麗是三百六十五天的志工一點兒也不為過,星期六、日返回北部,
為的是參加慈濟委員的培訓課程,星期一看到她在關渡園區廚房清掃,星
期二又跑到工地幹粗活了。已經四十八歲的她,似乎有用不完的體力,直
到有一回做得太賣力,鏟土鏟得手臂瘀青,才悶悶地多「休息」了幾天…


「記得剛去做志工時百廢待舉,如今一間間完成,回想起來心埵酗@股難
以言喻的高興!」

王美麗每談起工地事總滔滔不絕,說起感想收穫卻難以言喻:「叫我說,
我不知該說什麼;但叫我做,什麼都沒問題!」



殘障不是障礙──林德仁


兩年前的一個夜晚,與母親相依為命十幾年的林德仁下班回家,到了家門
前,母親卻沒有如往常般開門迎接,林德仁心中覺得不妙:「不會是母親
心臟病發吧?……」隔著門窗看到母親倒臥在地,他心中大驚,拚命地叫
喚也打不開反鎖的門……

「這麼的近,母親就倒在面前,我卻什麼都不能做……」

母親往生後,林德仁生活突然失去重心,茫茫然地工作了一年多,一點勁
兒都提不起來,直到慈濟走進了他的生活……

「進入慈濟,聽了證嚴上人的開示,並參與助念與其他志工活動,才慢慢
打開了自己的心。」

林德仁陸陸續續參加許多活動,聽到許多志工都參與希望工程,他亦心嚮
往之,但一想到自己行動不便,就感到挫折,「工地的工作要扛鋼筋水泥
,一般人都恐怕吃力,我這個患有小兒麻痹的人,去工地能做什麼?」想
去的念頭又打了退堂鼓……

任職電腦公司高級工程師的林德仁,在工作上對自己信心滿滿,但談到擔
任希望工程志工,心中便有很大的遺憾。

「人家做三個小時,你做一個小時就好……」志工楊元洪鼓勵他;常駐工
地的志工劉奕爐也說:「你人到工地就算做很多了,讓人看到連行動不方
便的人都來做志工了,更何況自己好手好腳!」

剛來到工地做工,林德仁心媮椄O一直存有障礙──很在意自己能做多少
,也很在意他人的看法,深怕自己沒有貢獻。「既然有心參與,做多做少
都是做……」志工一句句貼心的話,讓他感到窩心。

幾次之後,林德仁漸漸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能做什麼,也愈做愈高興、愈
做愈上手,那怕是洗石子、鋪草皮、鋪連鎖磚……這些工作對他來說都變
得相當簡單,「了不起只是長個水泡、破個皮而已……但大家還是很照顧
我,稍微搬個粗重的磚石就被其他人搶著搬……」

林德仁平常工作相當忙碌,晚上都得加班,難得休假
一天也願意南下工地做志工,「大家看到他來都很高
興,你看,跪在那兒鋪磚的就是他……」志工楊元洪
指著北山國小台階上一個佝僂著身驅的志工,將不便
的腳斜貼在地面上,用健全的雙手一塊一塊地將排歪
的連鎖磚一一拆下重排……

「到了工地,心堹u的很感動,大家好像都是傻子,
但愈傻就做愈多,做愈多就笑得愈多……」能與大家
一同在工地付出是林德仁的夢想,如今他真的做到了
,「在返回台北時,其他志工還在門外合十迎送,我

何德何能,又沒做到什麼……」

回程車上,大夥疲倦了一日早就進入了夢鄉,此時還有體力、精神的林德
仁便是眾人最佳的司機,「我很高興能夠帶動氣氛,我現在知道自己的能
力在那堙K…」林德仁不再小看自己,也不會十分在意他人的想法,最重
要的是:他終於打開了心中那一扇沉重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