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三十六周年慶
   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樂音演說父母恩
◎黃秀花
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劇


從「三十七道品」、「靜思•寰宇•慈濟情」,
到今年五月首演的「父母恩重難報經」,
六年來執導三齣音樂舞台劇,
呂秀英的「專業」養成,就是──用心再用心。



「對!再往前走!斜線走過來,場面才拉得開……嗯
,很好。」「動作不要太快,母親辛勤育子以致形貌
勞悴的醜態,要盡量表現出來……」

舞台上,她要求完美,嚴謹而精準;舞台下,她充分
掌握每一細節與節奏,認真指導演員動作。

從服裝業到跨足舞台界,她並非專業演員,亦未受過
正規的表演訓練;然憑著幾分自信,以及天生對美的
事物有特殊感知力,讓身為慈濟靜思手語隊一員的呂
秀英,承接起了慈濟音樂劇的導演工作。

從「三十七道品」、「靜思•寰宇•慈濟情」到「父母恩重難報經」,一
次又一次的試煉,呂秀英導戲的功力日益增進。

「我不是科班出身,我的『專業』就是用一顆誠懇的心認真學習,將精神
理念融會貫通之後展現出來!」執導完慈濟三十六周年慶大戲「父母恩重
難報經」音樂劇後,呂秀英如是說。






「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劇,融合了戲劇、手語、歌唱,從「序曲」、「
因緣」、「懷胎」、「十恩」、「親情」、「子過」、「報恩」到「終曲
」,總共八個章節,長達五十分鐘,由一百七十六位演員輪番上陣詮釋;
在今年五月慈濟周年慶和祈福晚會上演出時,獲得了滿堂掌聲。

當最後一幕──主角看盡世間事,想回奔
慈母懷抱,卻發現母親已不在……那樣地
酸楚與悔恨,讓觀眾的情緒也跟著沸騰;
頃刻間,掌聲和淚水幾乎同時奔洩而出…


此劇由王端正作詞、郭孟雍作曲。原曲較
為高亢激昂,然上人聽後表示,為貼近人

心、讓大眾皆能唱誦,且能沈澱心情、省思親子間的關係,因此音樂的高
亢起伏不宜過大。

經過一番修改終於符合上人所期。然而,「音樂這麼平緩,戲劇張力要怎
麼表現呢?」呂秀英連著好幾晚無法入睡,反覆聽著錄音帶到天明。

「上人,我不知道要怎麼導……」她帶著滿腹疑惑前去請教上人。

「現代人孝道觀念淡薄,這個劇的目的就是要引導大家及時行孝。因此首
先要能夠吸引人靜下心來聆聽,進而深入思考經句中所蘊含的孝道意義。


「上人,我了解了!」呂秀英深忖,之前她只想用很重的力量撞擊人心,
表現出音樂的氣勢磅礡;卻未思索:音樂劇想給人的不僅是感官和視覺的
震撼,更重要的是讓孝道觀念深植人心,進而身體力行。

她把這層體悟跟周遭共事者分享,大家也贊同這樣的想法,有了默契後,
接下來的合作便順遂多了。

「序曲」一開始,「花開花謝幾度秋……」溫婉的詞句如何營造出沛然氣
勢,帶出全劇的意旨,考驗著呂秀英的智慧。

她翻閱《慈濟》月刊找尋有關孝道的資料
,看到一段話:「人維持生命所需之要素
,如空氣、水分、食糧,無一不是由天地
供應……父母嘗盡種種辛勞、磨難,苦心
撫育子女長大成人,其恩德就如天地般廣
闊浩瀚。」

段簡短的字句,帶給她很大的啟發與這聯

想;呂秀英剪輯了一段有關風聲和水聲的畫面搭配,以延伸觀眾的思緒和
視野。

開場白有了,終曲也應有一脈相連的效果。她再度翻閱《慈濟》月刊,經
過整理歸納後,得到一個結論:「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大家都忽略被遺
忘在角落的老人。有時並非年輕人不孝順,而是社會演變太快,讓他們無
暇顧及家中長輩。」終曲時,她想到塑造「父母白髮為誰添」的慨嘆!

「終曲」最後一句「老萊彩衣戲堂前」,她曾試探性地問周遭的人:「看
到那句話,會想到什麼畫面?」

「應該是兒孫滿堂、圓滿的大結局啊!」很多人都這麼告訴她。

她想:若是如此,大家必然無反省之心,何不來個逆勢操作,這樣戲劇張
力也就出來了。

因此,最後一幕她設計了一把孤伶伶的搖椅,公事包和織衫拖曳在上頭,
那空蕩蕩的孤寂感,配上字幕:「來不及說出口的我愛您,是為人子女永
遠的遺憾!」戲劇張力到達了頂點,讓很多看完音樂劇的觀眾,直想奔回
父母懷抱。

而當觀眾在惋惜聲中留下無限的驚嘆號時,緊接著演員如何退場的問題,
再度考驗著呂秀英。「假如有一首類似『遊子吟』的音樂,讓觀眾的懺悔
和省思繼續延續,那效果一定很棒!」

由李壽全和李子恆聯手譜出「最美的笑容」一曲,當「在異鄉遊子的睡夢
中,看見世上最美的笑容……」歌聲響起時,舞台中央的大螢幕也閃過幾
張懾人的畫面,如老人臉上爬滿皺紋、年輕人拋學士帽,象徵欲展翅高飛
之意味……時而交錯的衝擊畫面,更讓人有「子長母悴」的辛酸感。

及至終結,舞台嘎然靜止,台下觀眾也跟著屏氣凝神;此時,螢幕打出上
人的一段開示:「感念父母宏恩,珍惜生命的來源,以父母所賜身軀,為
社會人群付出,才是報答親恩!」算是為全劇下了註解,也和序曲「天地
父母恩」的觀念,有了前後一致的呼應。






創作這齣音樂劇,雖說精神點是呂秀英最想強調的概念;但在導戲過程中
,她也加入了許多意象化的表現,使得整齣劇生動而不呆板。

在「序曲」一幕,母親和孩子間有一條白色絲帶連結。呂秀英指出,那條
絲帶可以是臍帶的脫落,也像在訴說母親和孩子本是一體,卻因種種環境
影響及變故,致使彼此的觀念產生分歧;但無論如何,這條連接母子的親
情臍帶是與生俱有的。

「懷胎」一章,詮釋的是婦女懷孕十月間的變化。「『六精開』與『骨結
成』,感覺上都差不多,必須要用點手法,才能顯現其中的不同。」

因此,呂秀英先是採用螢幕投射出超音波震動影像方式,表現胎兒在母體
內孕育的情形;另一邊紅色大布幔隨之升起,慈青在堶控瓣蓁I撞,象徵
婦女懷胎的身體變化及心情轉折,可謂創意十足。

在「十恩」一章,她塑造的是帶點溫馨的
情境。如父母幫孩子換尿布時,孩子撒一
泡尿給父親,或是父親讀故事書、母親蓋
棉被的畫面,讓人感受到:父母為撫育兒
女,再怎麼受苦受累都甘之如飴。

而「子過」一章,她想呈現的卻是赤裸裸
的現實百態。其中一幕,父母從事清潔隊

員,孩子瞧不起他們的行業而不願搭理;但儘管孩子的舉動多麼傷父母的
心,遇到下雨時,父親還是為孩子撐傘,就怕他淋雨著涼。

令人動容的是,當兒子不願承認自己的父親,身旁的一群學生反而抱住了
這位父親。

「我想讓年輕人了解,那怕只是你的朋友,當看到父親為兒子這般付出,
心中也會湧現一分不捨。」

又有一幕──原本和樂的一家人,孩子們圍在父母身旁開心談話聊天;後
來孩子年紀漸長,或受外界誘惑、或外出營生、或結婚等因素而離開父母


在此,呂秀英又做了逆向操作,她讓這家的孩子一一離去,最後卻安排孩
子的朋友回來陪伴父母。這樣的表現手法,無非想提醒為人子女者:「當
為了追求理想展翅高飛時,可曾想到殷殷倚盼的父母?」

「報恩」一章,節奏明快,從「大眾聞佛所說父母恩,頓足搥胸情難禁…
…」到「不違如來聖教義,孝養敬順能兩全」,拍子十分強而有力,隊形
也是快速地變化。

「這像是一記警鐘,提醒眾人在掙扎和牽扯之中,只要依法而行,最後一
定能『孝』和『順』兩全。」呂秀英強調,「報恩」的節拍急促,是希望
「警醒」年輕人在追求理想和孝順父母之間,要取得平衡點。「那等同於
一種無聲的吶喊,督促年輕人行孝要及時!」






「導這齣劇時,其實收穫最多的是自己。觀眾是『悟』到了,我是『撞』
到了──因為上人給了我機會,才讓我一天比一天進步。」呂秀英說。

回首六年前執導的「三十七道品」,呂秀英自覺導得不很好,但當時上人
卻給予肯定。「我現在才恍然大悟,上人要的水準我永遠達不到,他卻用
一顆包容的心讓我成長。戲演出後,儘管每個人都對我豎起大拇指,但我
自己知道,在藝術領域堙A我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我要精益求精,讓自
己不斷進步!」

呂秀英不認為自己是天才型的人物,而是因多次的失敗和摸索,才累積了
今日的成果。儘管五月六日在慈濟周年慶的首演結束,謝幕時全場掌聲持
續五分鐘之久,但呂秀英還是不滿意,一回到台北,又將全劇作了大修改


以「十恩」為例,一幕母親目送孩子遠行的畫面,原本安排一名舞者在兩
位主角後面獨舞;但她覺得意境不夠,便把舞者改成雕刻家。「人在雕刻
時會想到五官的特徵,鼻子是尖的或扁的,腦海中會出現一清晰的輪廓。
」呂秀英說,那樣的表現型態恰與台前正在上演「母思子」的情景,產生
了關聯的對應。

呂秀英善於掌握每一細節,對於每位演員在舞台上的
動作與走位都有清晰的概念,這種獨到的本領,或許
與她出身於服裝業看多了模特兒走秀有關;只是除了
服裝和表演之外,關於燈光、布景、美術、道具等,
她也有一番見解,令人不得不佩服。

幾經修改和彩排,當五月十一日於全球慈濟人的祈福
晚會上再度展演時,全員不論在演出節奏,或進出場
次序上,都彷彿與整體情境融合在一起,予人一種祥
和之美。

為了執導這齣「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劇,呂秀英認真看了三十幾本《慈
濟》月刊和《慈濟道侶》,從中擷取很多真實案例,作為戲劇編排的材料
;並且花了很大的心思構想、串連,務使一幕接一幕,做到環環相扣、緊
密紮實的地步。

此次音樂劇除了有慈濟委員、慈誠、榮董、慈青及志業體員工參加演出外
,還有多位知名藝人高振鵬、陳淑芳、陳淑麗及新聞主播葉樹姍、何日生
也共襄盛舉。「每位演員都很忙,且分散各地,要聚在一起練習很不容易
!」但呂秀英強調,由於事前的準備周詳,演員又肯自我要求,才能在短
短不到十天的排練後就能正式登場演出。

通過五月份的兩場試煉後,「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劇也將安排於七、八
月暑假期間,至全省各地巡迴公演。

「我導的好不好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把『及時行孝』的觀念傳遞出去。我
希望有更多年輕人看到這齣戲,而有省思的機會。」她期望,藉由此劇的
演出,能啟動觀眾重新擁抱親情、對父母盡孝道,並將愛擴及普天下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