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思修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羈絆
◎康慈定
剛脫離生活牢籠的我們到了紐約,
彷彿展翅高飛的海鷗,自由自在地飛翔,
一時忘了回家的路……
二十年來,只偶爾在午夜夢迴時,
驚覺人在千里外,父母已不在身邊……




睡夢中被書房的電話聲吵醒,隱隱約約聽到先生接了電話後一直叫著「媽
媽!媽媽!」頓時睡意全消,立刻從床上跳下走進書房。

先生早已掛了電話,愣愣地坐在書桌前,告訴我:「剛剛妹妹來電說,媽
媽又住院了,這次可能病得不輕……」

結婚至今快三十年了,除頭幾年住台北時,偶爾回先生老家彰化住外,幾
乎沒有跟婆婆住在一起過;印象中,先生也很少時間陪媽媽,據他說,小
時候是由祖母帶大的,長孫如幼子,所以他與祖母感情特別深厚,相對於
母親便有點疏離。

婆婆是個典型的鄉下農家婦女,頭胎生了先生後,又連生七個女兒,再生
一男孩,共九個孩子,撫養得非常辛苦。孩子長大後一個個離家到台北謀
生,最後家奡N只剩下兩老了。

一九八二年,先生前往美國留學,半年後我亦隨之前往,公婆雖有千般不
捨,但也阻擋不了年輕人的任性。剛脫離生活牢籠的我們到了紐約,彷彿
展翅高飛的海鷗,自由自在地飛翔,一時卻忘了回家的路,更不記得家鄉
還有一位翹首企盼的母親。

二十年來只有偶爾在午夜夢迴時,才驚覺人在千里外,父母已不在身邊了
;每次看到大愛電視台那齣「孝順」的公益廣告:「能陪媽媽散步是我的
福報」,讓多少海外遊子羨慕啊!

今早突接故鄉家人來電,睡眼朦朧中聽到先生在電話中頻頻呼叫「媽媽」
,一時之間我彷彿聽到兒子小時候倚在我們懷媬佷坁漸s聲,內心不由得
一陣酸楚。

記得三年前,我帶女兒回台灣探親,剛好婆婆生病住院,那次婆婆雖病得
不輕,但看到我這個長媳與長孫女從美國回來陪她,老人家高興的眼神,
令我深感慚愧!

此時,腦子堹B現婆婆躺在醫院病床上寂寞的身影,一股自責與歉疚伴隨
而來,「好想回家陪媽媽」的念頭不斷湧上;然繼之而來的家庭、工作羈
絆,卻又像一條繩索綁得令人有點喘不過氣來;偏偏證嚴上人的那句話「
行孝不能等」,又一直在我耳際迴繞……

唉!一個人什麼時候才能真正放下一切?如果你去問禪師,答案是:誰綁
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