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孝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愛的小勾勾
◎張旭宜
鼻胃管清潔、導尿管照顧、
身體運動、擦澡、每兩小時翻身……
逸珍、逸君將照顧媽媽的工作製成表格,
每完成一項,就在框框內打勾勾。




「媽媽、媽媽,辛苦了!
不管晚和早,燒飯、洗衣、送我上學校。
身體功課樣樣棒,品行也很好,
媽媽對我總是微微笑……」


逸珍、逸君兩姊妹的純真歌聲,終於喚醒了昏迷的母親。





民國八十八年四月一日愚人節,老天爺對郭春美開了一個可怕的玩笑──
她在騎機車返家途中發生車禍,成了植物人。
當時就讀國小四年級的大女兒逸珍放學回
家途中,心媞繫b著:「媽媽去那堣F呢
?怎麼電話沒人接?」回到家,才知道媽
媽出了車禍。

逸珍從住家一路跑到醫院,一進急診室,
就看到媽媽嘴巴張得大大地躺在病床上,
逸珍大聲哭叫著:「媽媽!媽媽!」但媽

媽絲毫沒有回應她。

事故發生後,爸爸暫時停止工作全心照顧媽媽。逸珍和小她五歲的妹妹逸
君,也跟著睡在病床旁。

爸爸要養家、又要照顧媽媽,對她們難免疏忽,逸珍和逸君兩姊妹常常到
下午兩三點還沒吃午飯。逸珍說:「以前媽媽會幫我檢查功課,然後洗衣
服、做家事、煮飯、再幫妹妹洗澡。」現在姊妹倆連衣服是否洗過都分不
清,常將乾淨和待洗的衣物混在一起。

沒有媽媽照顧的逸珍由於身上有異味,同學都不喜歡和她在一起,有次打
掃時,甚至有同學拿掃帚打她的頭;這些在學校遭受的歧視和欺負,逸珍
都隱忍下來。更難堪的是,在媽媽昏迷期間,家中居然還遭小偷光顧。

就在一家三口兵荒馬亂的時候,慈濟志工來到了王家。

志工們教導兩個小女孩如何自力更生以及照顧媽媽。慈青大姊姊教兩姊妹
如何挑菜、洗菜。六歲的逸君身高根本還搆不到流理台,怎麼煮飯洗菜呢
?她搬了椅子,踏上去直接坐在流理台上,照著方法挑菜、洗菜;姊姊逸
珍則學習拿刀子切菜。

在慈濟醫院公衛護士的教導下,逸珍開始為媽媽清理褥瘡,逸君則用兩隻
小小的手,抬起母親的腿幫忙做復健,並一直在她耳邊唱歌,不斷跟她說
:「媽媽,我愛妳!」

逸珍將每日照顧媽媽的例行工作製成表格貼在牆上,完成一項就在框框內
打勾。這些工作包括口腔清潔、鼻胃管清潔、氣切照顧、導尿管照顧、傷
口照顧、身體運動、擦澡和每兩小時翻一次身。兩姊妹照顧母親時總是歌
聲、愛語不斷,工作表上每一道勾勾,都是兩姊妹對母親一聲聲愛的呼喚





五個多月後,媽媽生日那天,慈濟志工來幫媽媽慶生。

當兩姊妹將蛋糕拿到媽媽床前,關燈、點蠟燭、吹熄、唱生日歌的時候,
媽媽竟然哭了。

「媽媽醒了耶!」眾人驚聲歡呼道。

昏迷了將近半年,郭春美終於一天比一天清醒。爸爸說:「媽媽是逸珍和
逸君喚醒的,因為媽媽每天都大量服用兩姊妹製造的『愛的特效藥』。」

媽媽清醒後,住進慈濟醫院做復健,兩姊妹天天到醫院的佛堂禮佛,祈求
佛祖保佑媽媽趕快好起來,好跟她們一起回家過年。

逸君常常一到醫院就爬上媽媽的病床,親暱地抱著媽媽。她總是不忘幫媽
媽做手部的開合運動──打開手掌、彎彎手指;做完後再從床頭溜到床尾
,稚嫩的雙手居然可以抬起媽媽的腿,為媽媽做膝關節彎曲伸直運動,結
束後還不忘握著媽媽的手說:「媽媽!加油!加油!」

有時做累了,就躺在媽媽身邊,緊緊貼在媽媽臉頰上說:「媽媽,做鬼臉
。」不然就問:「媽媽,您叫什麼名字?」

「春美。」媽媽用氣音說。逸君故意將尾音拉得老長說:「春佩喔!」媽
媽又說一次:「春美。」逸君又故意加重「佩」的音節,然後再問一次;
媽媽又說「春美」,只聽到逸君說:「說我的……」逸君話未說完,母親
馬上用力說:「春佩。」逸君高興地摸摸媽媽的鼻子說:「說我的名字叫
鼻子春佩。」母女倆又是一陣笑。

之後,逸君附在媽媽耳朵邊撒嬌地說:「我愛媽媽!」「我很愛媽媽,我
會疼媽媽。」儘管孩子的手在郭春美臉上又親又摸,郭春美只是靜靜而滿
足地躺著,享受天倫樂趣。

和逸君的撒嬌不同,逸珍儼然像小媽媽般地照顧郭春美。她餵媽媽吃飯時
,一手拿湯匙,一手貼心地放在媽媽的下巴處張著,以防飯粒掉下沾污了
衣被,且不時鼓勵媽媽練習說話。

當郭春美發出氣音,逸珍再鼓勵說:「大聲一點!媽媽,加油!」看到逸
珍認真的模樣,郭春美有時會忍不住笑出來,這時逸珍更加重語氣說:「
大聲一點!」





一家人的開銷全靠爸爸潛入海媥萿景壎菕C

當兩姊妹跟著爸爸到海邊,看著爸爸整理潛水裝備,逸珍會一直問:「爸
爸,您什麼時候上來?」言語間隱含著擔心,深恐一個不小心又失去了父
親。

孩子擔心爸爸,爸爸何嘗不擔心她們呢!
但若真有好石頭,還是要趕快撿起來,「
要一直拚啊!賺錢嘛!」爸爸說這話時眼
神透出些許無奈和作為一家之主的擔當。

當爸爸在穿潛水裝備時,逸君坐在沙灘上
玩石頭說:「爸爸賺錢買我們一家的東西
。」然後又貼心地說:「爸爸!加油!爸

爸!加油!」逸珍則在一旁懂事地遞裝備說:「快點回來喔!」

爸爸剛下水,姊姊就帶著妹妹面向大海許願,只見她雙手合十說:「希望
保佑爸爸快點回來!」妹妹也有樣學樣地雙手合十許願。

在等待爸爸回來期間,逸珍在岸上練習吹笛子,她說:「等媽媽出院回家
的時候,我要吹給媽媽聽。」





受傷九個月後的一個下午,爸爸幫媽媽向醫院請假一天,載著媽媽去接逸
珍放學。逸珍看到坐在前座的母親,高興地抱著她說:「媽!我回來了。


或許是太久沒接孩子放學,郭春美觸景生情,忍不住哭了起來。只見逸珍
用額頭輕觸媽媽額頂,手掌輕拍母親胸口說:「不哭了!」但郭春美還是
不停地號啕大哭。

回家後,兩姊妹繼續幫媽媽做復健,逸君還是坐在床頭幫母親做手部運動
,逸珍力氣較大,就為媽媽做屈膝運動。逸珍做著做著,將媽媽的腳底抬
起來聞了聞,調皮地皺緊眉頭,用一種滿足幸福又調皮的語調說:「媽媽
,您的腳好臭!」

民國八十九年一月三十日,年關將近,郭春美從慈濟醫院出院了。

出院後,兩姊妹還是每天持續幫媽媽做復健。現在,逸珍已升上國中一年
級,逸君也是小學二年級的新生了。

當兩個孩子都上學後,先生會載著郭春美到海邊,當他下水撿玫瑰石時,
郭春美就坐在沙灘上看海吹風。儘管日子規律而重複,但他們一家人卻在
這種失而復得的平凡中,感受到最堅強的愛與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