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堪忍與磨鍊
◎善慧書苑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七月五日《五月二十五(五)》


【靜思小語】

愛是慈悲,覺悟就是智慧,
智慧與慈悲平行,就是「覺有情」。





覺有情


「中華文化復興運動總會」去年十二月頒發第一屆「總統文化獎」之「太
陽獎」予上人;今年三月,該會邀請連續兩屆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
」的導演蕭菊貞,進行「證嚴法師紀錄片」之拍攝工作。

蕭導演除透過貼身拍攝外,亦就宗教與人生問題採訪上人。

問:剛才看見往生慈濟人捐出大體的影片,很感動,也看見了上人的不捨
之情。佛教說「覺有情」,要如何做到?

答:這世間本就多苦,要能「堪忍」;有愛的堪忍、情的堪忍、事的堪忍
、苦的堪忍以及無奈的堪忍……來到人間就要堪忍。

這些跟了我十幾、二十年的資深慈濟委員往生,我心堹u的很不捨啊!只
要彼此之間有情的存在就有苦。

我出家本是辭親割愛,偏偏滾入紅塵,感受到這麼多的愛,也拉了這麼多
的情。慈濟人都是用生命來奉獻、以生命做慈濟,所以彼此都有一分情;
但這不同於凡情,而是「清水之愛」,雖然清清淡淡,卻是人生不可缺少
的溫暖。

愛是慈悲,覺悟就是智慧,智慧與慈悲要平行,就叫作「覺有情」。能夠
超越物欲的束縛,就算物質生活窮困也不會覺得苦;但是,未覺悟的人超
越不了,則易陷入人我是非中,被財色名位所控制。只有心靈超越了、覺
悟了,才能幸福,也才會快樂。

覺悟就是無罣礙,心像鏡子一樣明朗乾淨,這就是智慧。懂得太多的人,
如果沒有超越的智慧,「知」反而變成所知障;唯有透過教育、文化,才
能打開人的眼界,讓心靈超越;這就是我們所要努力的方向。




化城堙A休息還是直奔?


問:我在《衲履足跡》二○○一年秋之卷八月十三日看到上人談化城,
面有一段說到,您覺得時間有限……

答:要在化城堨薿岐椄O要直奔?化城,是化給怕苦的人的方便法,告訴
他們:「快到了,再忍耐一下,目標就在前面而已。」

佛教講慈悲,我認為佛菩薩來人間就是因為不忍眾生苦難,所以我開始做
慈善。但慈善只是一個權巧,按照《法華經》堛獄〞k就是方便法。我以
慈善來匯聚愛,所以慈善的完成是一站的化城。

但在做慈善的過程中,我發現人生不只有貧苦,病也是苦;病來磨時,真
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苦不堪言。雖然利用慈善的方便法開啟人心中愛之
門,但我還不能停息,要解決病苦,就要蓋醫院。為了蓋醫院,一路走來
真的遇到許許多多「磨鍊」,最後醫院蓋好了,但也是一站化城。

眾生的生命雖然得到治療,但是慧命還沒有成長,所以我要再告訴大家另
一個化城,就是教育。慈濟大學、中小學、托兒所逐一完成,就是要做到
教育完全化;但我的目標是要淨化人心,人心淨化了,社會才會祥和,所
以還要讓文化深度化,從平面的《慈濟》月刊到立體的大愛電視,都要不
斷深度化、精緻化。

四大志業建立之後,最初的慈善志業還是不斷地向前進,從台灣一直到國
際間,成就慈善國際化的腳步。花蓮慈濟醫院設在東部,但是要取得尖端
的醫學和醫療新科技還是要在大都會,因此,醫療志業要往普遍化的方向
來開展。

人心沒有淨化,地獄永遠無法淨空;淨化人心這件事沒有完成,就算是成
佛了,也還是要再回來娑婆啊!所以化城就是要這樣不停地走下去。




善的力量不喊停


問:師父常常提到《無量義經》中的「靜寂清澄。志玄虛漠。守之不動。
億百千劫。」您為什麼特別喜愛這四句話?

答:「靜寂清澄」的心靈境界,對我來說很美。每一次被許多事情環繞時
,我就會想到這四句話,心就能清淨,不受外界的影響。儘管看到社會上
很多讓人覺得寒心的事,但我會自我警惕,趕快做到「志玄虛漠」──讓
自己的志大,而且堅定。

問:儘管慈濟已經盡心盡力做到這樣,還是有一些批評的聲音。

答:面對人事是非,要有判斷的智慧,不要人云亦云,盲目起舞。

其實,善也會犯錯;就如有些慈濟人在救人時,怕跟不上、怕沒有救到,
就一直衝,忘了自身的安危;雖然我很感恩,但也會為大家擔心,這就是
衝過頭、不會拿捏力氣。凡事衝過頭都不好,我希望人人能守好自己的軌
道,照顧別人的同時,也能照顧好自己的身與心。

我這一生中所做的,有兩件事不斷有風波。首先是一九九一年起到大陸賑
災。儘管十年過去了,很多人到現在都還不能接受,一直批評我。但是我
沒有因此停息,仍舊秉持人道精神,那埵陪W難,只要做得到,我一定要
聞聲救苦。

再來就是推動骨髓捐贈。慈濟花了幾億的經費建立起來的骨髓資料庫,還
有配備各種尖端儀器的實驗室,已經挽救許多人的生命;其中經費大部分
是基金會支持,患者負擔不到百分之二十的成本。

為了找尋適合的捐髓者,患者必須進行檢驗配對;找到捐髓者後,捐者還
必須到醫院進行健康檢查,之後才能安排抽髓。這些研究、檢驗、行政、
捐者往返交通費、醫療保險及住院的部份負擔等等,每一項都是必要的花
費。

雖然做過好幾次的解說,還列出收費明細表來,還是沒有辦法遏止部分人
士的抹黑。

問:您會心灰意冷嗎?即使有人還是有意見,您還會繼續做下去嗎?

答:遇到這些事情,一般人可能就灰心喪志。我不是灰心,我是擔心,我
擔心現在的社會是非黑白不分,這比較令人煩惱。

我也是凡夫之軀,身體會有病痛,精神也會疲倦,也會有內心交戰的時刻
。但我時時反觀自照:我是為何而做?答案是:為苦難的人而做。既然問
心無愧,就提醒自己要「志玄虛漠。守之不動。億百千劫」;因為這是我
的使命,也是我的願。

我不能喊停,就算舉世黑暗,也要盡力點燃一線光亮。這就如同佛經上說
,面臨整片森林大火,麻雀雖然力量微弱,但牠也要盡自己的一分力量滅
火。假如我也灰心了,不再呼籲、不再推動,將來台灣會變成什麼樣子?
決不是我們願意見到的。

問:您最大的成就感來自那堙H

答:我不覺得我有成就感。只是當一個責任告一段落,安慰一點;看到一
個人由迷轉悟、離苦得樂,感到欣慰一點。使命沒有終了之時,何來成就
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