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一場生命與生命結合的互動
◎林碧玉(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口述 范毓雯/撰文
921三周年


看到一所所美麗新校園矗立在大地上,
可以讓學生跳著格子輕鬆上學,
雀躍地在校園媥Е腄B盪鞦韆、溜滑梯……
三年來所有的辛苦化作幸福,
心頭湧現的只有兩個字──感恩,
感恩無數人為此奉獻心血;
這是一場生命與生命結合在一起的互動……




曾聽一位校長分享,搬進新校舍後有學生
問他:「可以晚一點放學嗎?」

孩子們想多留在新學校的這分心,讓我很
感動!想到慈濟援建的新校園,可以讓學
生跳著格子輕鬆地上學,雀躍地在校園
學習、盪鞦韆、溜滑梯……三年來所有的
辛苦化作幸福,心頭湧現的只有兩個字─

─感恩。



共同的理想 共同的使命


記得九二一震災後,上人巡視中部受災地區,看到光禿禿的九九峰、斷垣
殘壁的學校,以及學生在帳棚上課的窘境,對人生無常感到無奈和心痛。

我請示上人:「在這麼大的災難之後,會不會有更大的災難?」

上人開示,需要愛、需要更大的關懷,才有機會體悟大地與人的關係,唯
有人人真正體會「人生無常、國土危脆」,懂得彼此「關懷、體恤、互助
」發揮大愛,才有可能消弭災難。

後來在承擔希望工程五十所學校重建與統籌的過程中,這就成為我的目標


記得中正大學地震研究所教授石瑞銓在九二一地震後不久,到各個斷層帶
勘察,並針對台灣百年來發生過的地震頻率、能量進行分析;他的結論是
:地震後的台灣危機處處!

然而一個月過後,石教授興奮地告訴我,原本他以為經過劇烈搖晃的土地
是沒有希望的,沒想到他到彰化複查地質,竟發現地面的裂縫長出了一棵
新芽。他特地拍了張照片送來給我,說明:「社會還是有希望!」

地震過後怎樣為社會找出一線希望?這是所有慈濟人共同關心的問題。有
感家庭的希望在孩子,因此校園重建工作刻不容緩。

慈濟在各界的盼望下,承擔起五十所學校的重建工程;在震後一片傾頹中
,社會大眾的愛心凝聚在希望工程,讓人感受到未來還是有無限希望。

在重建過程中,上人親自主持每一所學校的規畫會議,親自到工地鼓勵學
生、老師、工人、營造廠……從早到晚不停奔波。上人的年紀比我大十歲
,看他為台灣教育的未來勞心勞力,我無法用言語形容心中的敬佩與感動


另一不可忽視的力量,是全球慈濟人的愛心、善念與衝勁。全球慈濟人將
感動化為行動,在世界各地無怨無悔地募款;希望工程約有四分之一的款
項來自海外捐款,勸募過程之辛苦,非一般人所能體會。

還有參與建築的專業人士與工作人員,他們在日曬雨淋、風吹雨打的天氣
中,懷抱著使命感和熱忱完成工作,並逐漸認同「不抽菸、不喝酒、不吃
檳榔、隨手做環保」等慈濟工地文化,實在難能可貴。

而來自全台各地甚至國外的慈濟建築委員和志工們,將利益社會的希望工
程當作是自己的使命在推動,不僅讓學校建築能如期完成,也讓建築品質
達到了預期的目標。

大家為了共同的理想、共同的使命而全心付出,正是我三年來充滿動力、
能繼續堅持的主因。

尤其是出席每一所學校的動工典禮現場,想起學校被地震破壞剎那師生流
露的悲傷與震撼,與此刻看到師生展現對新校園期待的熱情、想到無數人
為此奉獻出心血,我每每含著淚水,感動於生命與生命結合在一起的互動




把每所學校都當作自己家來打造


上人希望慈濟援建的校園是千年不朽、從地湧出的藝術品,因此動工前,
邀集了建築師、結構技師等專家學者探討,確定了所有建築結構體均採用
成本較高的SRC鋼骨鋼筋混凝土。

第一次校園規畫會議,建築師都是針對校
舍倒塌的部分加以設計重建,但上人的理
念是──整體規畫、整體設計。所以嚴格
來說,這五十所學校並不是重建,而是嶄
新的校園規畫──依各校特色設計成不同
的風格,並在校園堬K加美育與藝術的人
文精神,以符合二十一世紀的新教育走向

這是一項相當龐大的工程,過程中有很多觀念需要溝通——除了對綠色建
築的尊重,像地理環境、物理環境、人文精神等各方面,也要考慮周延。

雖然沒有充足的人力、物力、財力,但是慈濟有心、有願,還有一分使命
感,因此,在與建築師溝通中,便不斷傳遞慈濟理念──建構學校建築的
未來,也就是建構教育的樂土,更是建構社會的希望;期待能用開放的觀
念,將軟體的理念融入硬體當中,為下一代建構充滿創意的成長空間。

觀念的傳達很抽象、很難表達,幾經思考想起曾經閱讀的一本書《窗邊的
小荳荳》,這本書描寫小荳荳以充滿好奇的童稚心情學習,卻讓老師覺得
是問題學生,幾經轉學波折的求學過程;因此我帶著天真、年輕的心情,
與建築師進行溝通,請他們發揮想像力和同理心思考:「如果我只有七、
八歲,我希望在怎樣的環境中上課?如何才能為大地保留最好的成長、生
存環境?」

我們將每所學校當作「我們的家」,用興建自己學校的心情進行。雖然慈
濟人文是相當典雅的,但慈濟人在典雅中又有活潑與澎湃的熱忱。在與建
築師到校實地勘察時,我便不斷闡述這樣的理念,期許能創造「童稚」的
環境、大家的風範及寬闊的視野。



震土後的新芽 不畏風吹雨打


五十所學校建築已進入尾聲,百分之九十六已交到師生手中;我們期望新
校園不只是堅固美麗的大地藝術品,更蘊藏著無盡智慧寶庫,能提供學生
更大的成長空間,也能讓他們從中探索未來。

學校完成後除了感恩、欣喜外,更大的挑戰則是軟體。慈濟援建的學校中
,許多地處偏僻,很多新穎的教學資源或方法無法快速引進;有的連專任
老師都不足,幾乎都是代課老師。

好的硬體需要好的、有愛心的老師讓其發
揮功能,為了安定老師的心,增加延攬老
師的機會,在邊遠的山區堙A我們也興建
老師的宿舍。

北港國小校長就表示,先前優秀人才下鄉
的意願低落,然而新校園設置有教師宿舍
,漂亮的校園環境讓老師欣喜,有許多老

師願意來執教了。

而如何協助有需要的學校,引進專業優質的師資、豐富多元的資源與教學
,以及奠定學生正向思考的人文、人本觀念,就成為下階段的使命。

「希望」兩字不是結束的印記,而是延伸向無邊寬闊的未來。希望工程的
完成是學習的盤石的完成,如何奠定學習新觀念,是慈濟人現在才要跨步
走的時刻,我們將以熱忱去豐富學生的心靈;也期許在新校園就讀的學生
們,心中能懷抱一分對災難認知的危機意識,以及一分感恩心;要如一株
震盪後冒出地面的新芽,經得起風吹雨打,以豐厚的韌力關懷社會、回饋
人群,這是我們對學生最大的期待。





專訪教育部長黃榮村

◎撰文/范毓雯


「校園重建不是只針對硬體,把建築物恢復就完成了;更重要的意義是:
要透過重建過程中良好的互動,讓整個新價值自然而然地塑造出來。」先
後擔任九二一災後重建民間諮詢團執行長、行政院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執
行長的現任教育部長黃榮村說。

九二一地震發生時,時任台大心理系教授
的黃榮村幾度南下災區了解災情,曾有一
幕令他記憶猶新——在高速公路休息站,
停了一部部滿載救援物資的貨車,司機們
在一旁匆忙用過餐就說:「我們趕快把物
資送進去!」當時全台民眾共同一心的互
助精神,著實讓人感動。

「在災區,我很清楚地看到兩個最突出的形象:一是國軍、一是慈濟。慈
濟動員大批人力進去救援,往往返返,一波又一波,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隔月,行政院邀請中研院院長李遠哲組織「災後重建民間諮詢團」,聘黃
榮村擔任執行長;隔年,民國八十九年黃榮村獲任命為行政院政務委員,
同時兼任「九二一震災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執行長。

視災後重建工作為「人道志業」的黃榮村深深認為,救援、硬體工作的推
動應摒除私見私心來進行,同時思考何謂「新價值」?何謂重建之終極目
的?他說:「我們若只把房子建好、把橋建好、把路鋪好,這了不起只是
跟過去一樣;但犧牲的生命是不是讓我們獲取了教訓?是不是讓我們更懂
得敬畏天地、更懂得跟大自然相處、更體會互助的可貴?這些都是我們需
要學習與思考的。」

黃榮村表示,震毀獲援建的學校共計兩百九十三所,分成四類──一是教
育部主辦,委由營建署負責,共四十一所;二是教育部主辦,亞新顧問工
程公司委辦,共二十二所;三是地方政府負責,共一百二十二所;四是由
民間認養,共一百零八所。其中,民間認養部分,慈濟就援建了近半數。

「無論是民間或政府援建,皆經由溝通慢慢形成共識,兼顧到教育理念與
地方特色,並融合民間認養單位與建築師的理念。」黃榮村表示,像原住
民學校便搭配具原住民特色的圖騰,客家莊即設計有客家風味的校園。「
災區重建本來就是要展現多元風格,但最主要的還是在校園重建後,能讓
教學功能彰顯,師生互動更加密切。」

任職重建會期間,與慈濟互動過程中,讓黃榮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證嚴
上人的理念,「證嚴上人除了有明確的重建理念,還有一顆慈悲的心,他
希望下一代能夠很快在更安全、無後顧之憂的校園媊~續就學;所以毅然
承擔了五十所學校的重建。」

黃榮村認為九二一地震雖然慘痛,可是來自社會源源不絕的愛心,讓人看
到了社會仍存在許許多多溫馨,尤其是在援建學校方面——目前完工學校
計有兩百八十七所,達成率達百分之九十八。

看到援建學校的學生應對進退落落大方,對外來的關注與資源的提供也有
所感恩,黃榮村表示,地震雖然造成學校建築物嚴重受創,但這群生活在
震殤中的學生卻比其他同齡的孩子有了更多學習的機會。

隨著校園重建工作已近尾聲,重建區師生也驅走了災後的悲情。能在苦難
當中,重新體會、學習,並從中發現人與人珍貴的情誼,這就是一種讓人
心向上提升的力量,也是所謂的「新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