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盼到開花結果
◎謝雷諾
921三周年


看到孩子們快樂地上下樓梯,
以及在教室上課的滿足眼神和幸福感,
每每讓我忍不住熱淚盈眶──
兩年多來,我們駐守在希望工程工地,
用盡心血呵護栽培,終於盼到了開花結果。




三年前九月二十一日那天,我人在美國洛杉磯,透過電視新聞畫面看見台
灣受創嚴重的景象,震撼得無以名狀!恨不得插翅飛回協助賑災……於是
,旅居美國十八年的我,在災後第三天搭機返台。
當時,慈濟為了讓災民有安頓身心的居所
,計畫興建大愛屋,我便向證嚴上人毛遂
自薦,以旅美營建工程師的專長,擔負起
南投市慈濟大愛一村總工程師一職。

從九月二十九日在工地挖下歷史性的一鏟
,十九個大愛村、一千七百四十一戶在短
短兩個多月全部完成;之後,由於慈濟援

建的學校數日益增加,我希望能繼續盡一分力,又主動向上人請纓,獲得
上人的慈允,我決定結束掉美國的事業,全心投入希望工程。

事實上,早在二十年前,我就已經投入台灣的營建行列,當時目睹工程品
質低劣,便前往美國學習更嚴謹、更優良的工程技術,並以五年時間考上
營建工程師,在美國掛牌營業。

很慶幸自己有機會能將所長奉獻給台灣。為慈濟希望工程把關、讓它能夠
做到盡善盡美,正是我兩年多來常駐工地的願望。

在整個營建團隊的努力下,截至民國九十一年九月,慈濟援建的五十所學
校,除了草屯炎峰國小、東勢中山幼兒學校因校地問題,施工較晚尚未完
成,其餘四十八所全部完工,達成率幾乎百分之九十六,效率之高更是創
下台灣史上諸多歷史紀錄。


若說希望工程是畫時代的「寧靜革命」一點也不為過,
它改造了日趨劣質的營建文化,
也創造了新校園文化和愛心凝聚的社區精神堡壘。



慈濟以價錢最低、工期最短、品質最好這三大原則,作為希望工程的主要
目標。若說希望工程是畫時代的「寧靜革命」一點也不為過,它改造了日
趨劣質的營建文化,也創造了新校園文化和愛心凝聚的社區精神堡壘。

許多建築師包括姚仁喜、許常吉、陳明雄、何友鋒、洪正旭、謝舒惠、林
怡君等,都認為參與希望工程讓他們收穫很大;慈濟的建築理念使他們能
以更宏觀、更開闊的角度帶領新建築邁入二十一世紀。

尤其是全程參與監造的洪正旭、陳明雄、黃建興、江之豪等多位建築師,
震撼於慈濟輸出「大愛」的能源,因而將之轉換成千年不倒的「藝術殿堂
」,成為地方上最驕傲的地標。

希望工程剛開工時,承包的營造廠都吃盡苦頭──原因在於慈濟特別建立
的嚴格四級品保制度:第一級營造廠,第二級建築師代表,第三級慈濟營
建處同仁,第四級慈濟資深建築委員及顧問;此外,還有堅持使用台灣少
見的SRC(鋼骨加鋼筋混凝土建築)工法。

SRC工法的施工困難,在於鋼骨與鋼筋間隙特別密,施工所花的技術及
時間都比RC(傳統的鋼筋混凝土建築)工法費力、費時。例如一位工人
每天工作八小時,以RC施工可以綁一噸至一噸半鋼筋,若以SRC施工
,則只有零點五至零點八噸而已;也就是說,採SRC工法所需工時正好
加倍。

不但如此,慈濟的工地還禁菸、禁酒、禁檳榔,要求務必戴安全帽、隨手
做環保……原先工人都認為我們是在刁難。

有一次,某國小工地六個工人正在進行綁地梁鋼筋工程,由於綁得歪斜、
間距也太大,我們立即指正,他們卻因而不高興,用三字經咒罵不絕;我
們態度堅決,同時不回罵,找來工地主任婉轉相勸,才化解誤會。

類似現象也發生在一個國中工地。灌地基時正好下雨,廠商明知下雨會延
誤水泥預拌車的作業時間,居然還一次來了八輛,有些車只好在一旁等候
;到了晚上,視線不良,施工更加緩慢,其中五輛車已經超過出廠時間兩
小時以上,若再繼續施工將造成水泥乾涸的現象,我只得忍痛退車。廠商
對因此將造成的損失非常不諒解,派駐工地的品管師更指著我的鼻子大罵
!但為了確保工程品質,我仍堅持退到底。

第二天,廠長、品管師親自道歉,保證以後不再犯;之後這家水泥預拌車
的品管特別好,為希望工程立下無數汗馬功勞。

兩年後的今天,事實證明許多營造廠包括順鼎營造、利晉營造、信榮營造
、新亞營造、泰有營造、力拓營造、新圖城營造等,都因為承建希望工程
而脫胎換骨,變得更專業而有效率,更能接受新時代的考驗。

工程期間,除了營造廠的努力,慈誠隊更是功不可沒。

慈誠隊向以組織嚴密、紀律嚴明、效率超高著稱,正如負責僑光、旭光、
中原三校的新亞建設副總經理宋力生所說:「慈誠隊就像一列勇猛精進的
慈濟列車,一開進工地就不眠不休、全力以赴,不達目標決不罷休,令人
敬佩、讚歎!」

東光國小施作景觀工程時,慈誠隊冒著颳風下雨、日曬雨淋,修築大門圍
牆、種樹、植草皮、鋪連鎖磚、做排水溝,甚至連擋土牆、操場跑道、生
態水池等高難度的土木建築工程,都一一順利完成。

慈誠隊帶動了社區、環保志工及愛心媽媽,同心協力為打造希望工程而付
出,讓學校不但像藝術品,更是有著鳥語花香、蟲鳴鳥叫的美麗花園;是
學生戶外教學、生態學習和大自然對話最佳的場所,也是孩子學習溫文儒
雅文化的園地。


兩年多來,我在這堣o步不離、用盡心血呵護栽培,
終於盼到了開花結果。
這些學校既雄偉又巍峨,
是培育台灣最有愛心種子及最佳人格教育的養成所。



辛苦總是有代價的,希望工程埔里線第一所搬入新校園的是東光國小,時
間是民國九十年四月二十六日。

當天大雨滂沱,杜淑華校長帶著全校師生在慈誠隊及家長協助下,從組合
教室搬入新家,雖然景觀仍有大部分未完成,但孩子們渴望新校舍的熱切
心情令人動容。

五月福龜國小也緊接著完工,李耿勳校長卻不急著搬,六月中才在新校園
舉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畢業典禮」,老師及學生親手布置的會場喜氣洋
洋,孩子們又叫又跳,開心到了極點。新校園像一棟大別墅矗立在國姓鄉
福龜村山坡上,夕陽西下時,把福龜國小照射得金光閃閃、美輪美奐,令
人流連忘返;直到九月初學生才正式搬入新校園。

六月至九月是埔里線完工的高峰期,大部分校長都希望能趕上九月三日新
學期開學前搬入,但是種種困難讓營造廠無法如期交屋。我們心急如焚,
壓力好大。

九月,準時搬入新校園的只有埔里國中、北山國小、大成國中一部分、旭
光高中一部分。而大成國中、旭光高中勉強搬入的結果是水電配合不上,
改善再改善總算在十二月才真正抵定。

十一月至十二月又是另批完工期來臨,北港國小、大成國中、大成國小、
旭光高中、僑光國小、國姓國小都順利搬入。

今年元月到三月底,中原國小、國姓國中、埔里國小、桃源國小及中峰國
小也搬進了新校園;其中桃源國小和中峰國小是最慢援建、去年七月才開
工,負責的信榮營造及利晉營造幾乎天天加夜班,且掌握好品質,才能在
最短工期完成。

截至今年九月,埔里線十六所學校有十五所搬了新家,剩下的草屯炎峰國
小也正努力施工中,預計今年年底完工。

每次到學校幫師生搬家,總有一些感動──看到孩子們快樂地上下樓梯,
坐在教室上課那種滿足的眼神和幸福的感覺,我都忍不住熱淚盈眶。

兩年多來,我在這堣o步不離、用盡心血呵護栽培,終於盼到了開花結果


這些學校既雄偉又巍峨,是培育台灣最有愛心種子及最佳人格教育的養成
所;而我何其有幸,能夠追隨證嚴上人參與慈濟團隊,和大家一同手牽手
、心連心,共同為希望工程努力,直到圓滿達成任務。






投入慈濟的這段日子,除了感恩上人,我還感恩兩個人:一位是我的母親
,一位是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林碧玉。

我的母親生養四個孩子,一生都在家庭及辦公室打轉而積勞成疾,從小我
又是調皮搗蛋,令她傷透腦筋。母親年老後罹患三叉神經失調,顏面不自
主抽動,雙眼因白內障開過兩次刀,腎臟、血液循環都不好,像是風中殘
燭,常常自嘆年老無用。

幸好遠在美國聖荷西的妹妹謝明玲,五、六年前授證為慈濟委員,一直鼓
勵我及母親參加慈濟。我在洛杉磯加入了慈濟會員,母親也在去年底成為
環保志工,每天從早上九點忙到晚上九點,身體很累但是精神愉快,愈做
愈歡喜。

九二一地震把我震回台灣加入大愛行列,當時我負責南投市大愛一村的營
建工作,感覺舉步維艱。幸好林副總全力支援,我才沒有後顧之憂;每當
我對希望工程的審圖、發包、施工期間有任何疑慮,無論何時打電話向她
請益,都能立刻得到支援和答案。

最令人佩服的是,她每一回到工地視察都能馬上進入狀況,了解學校種種
變化及點點滴滴,對於每位建築師的特質及理念專長更是了若指掌。

此外,也要感謝志工呂智媛及其慈母,在我駐守工地期間,照顧我的飲食
起居,讓我感到無限溫暖;還有慈濟建築委員卓明鉦及陳志滿、周世澧、
李勝輝顧問,每星期一次到埔里線十六校來視察,給予諸多指正。

並感恩草屯陳婉瑜、國姓楊素月、埔里沈秀珠、陳忠厚、羅月釵及許多當
區慈濟人,在工程期間及參訪團體來埔里時,任勞任怨,擔任許多雜務工
作,令其圓滿。

無限感恩……




工地的回憶


◎涂妙沂



˙張明貴:看見最美的畫面

九二一地震那天,張明貴人在大雅,半夜兩點,在停
電的漆黑中,身為慈濟委員的他先去探訪平日互動的
獨居老人,確定他們平安無事,便投入中部救災工作


那段時間,看到不少災戶一大家子人全擠在小小的帳
棚內,從事營建業二十多年的張明貴發了一個願:我
願意用三年的時間投入災區協助重建,不管在什麼位
置,以災區為重,以工區為家。

五個月後,民國八十九年二月,慈濟援建的希望工程

學校逐步由草案設計進入細部規畫,張明貴來到花蓮營建處參與審圖工作
;八月,以「第三級品保──慈濟營建處」的身分,開始負責台中縣豐東
國中、石岡國小、太平國中三所學校工程的監造。

「以前做營造不應酬就標不到工程,其實把應酬時間拿來用在改善工程品
質不是更好?我發現我們在尋找好的營建商,廠商也在尋找好客戶。」一
說到這堙A張明貴掩不住內心的興奮說:「過去工地經常聽到吵架的聲音
,我們的工區則是合心、和氣、互愛、協力。」

每到一個工地,張明貴總是以身作則,把工地周邊垃圾撿乾淨,讓他贏得
「垃圾終結者」的封號。豐東國中工地主任為此乾脆在工地的各角落放置
垃圾桶,讓工地保持乾乾淨淨,一改從前予人髒亂的刻板印象。

石岡國小的工務人員除了不抽菸,還利用中午休息時間,穿上慈濟志工的
背心去社區掃街,社區的阿伯阿桑也會燒茶水招待他們。

太平國中這個工區更特別,工程人員不僅戒菸,還很喜歡比手語。有一次
,大愛電視台來錄影,站在鷹架上的施工人員還就地比手語,張明貴笑著
回憶說:「上層的鷹架,攝影機拍不到的地方,水電人員也很自然地在高
空比手語……那個畫面現在想起來還是很美。」

「豐東國中先完工,石岡國小上梁儀式時,一通電話,原本豐東國中的工
程人員就再度集合起來幫忙舞獅、比手語。太平國中上梁大典時,石岡國
小的總務主任還來助陣,打扮成三嬸婆表演節目;而原本豐東國中、石岡
國小的工務人員已轉到別處工作,還遠從高雄、台北、台東特地趕回來參
加。」張明貴說。

回首兩年八個月來,張明貴真的是一如他的願力──以工地為家。

忙碌時,就在辦公室後面放一個三合板,晚上三合板一攤就睡,白天再把
三合板豎起來,那樣的日子竟也過了一年半。

駐守工地期間,凡是和他生活有關連的人──參與工程的人、幫他理髮的
師傅、素食店、修車廠、文具店的老闆,都先後成為他的慈濟會員;連石
岡國小當地媽祖廟石忠宮每個月都捐款給慈濟。

在張明貴眼堙A每一幢希望工程都是有生命的,因為那堶惘釩雃h人參與
的愛。「建築物的完成是應該的,我比較關心的是人的部分:來參與的人
是不是都有一分歡喜心?」

最讓他記憶深刻的,是在豐東國中一個冬日的夜晚。工地灌漿灌到第四層
樓板,已是半夜一點鐘,當地慈濟志工訪貧回來經過工地,看到大夥還在
工作,師姊說:「你們稍等我一下!」才凌晨三點多,一大鍋熱騰騰的八
寶粥和薑茶就送到工地來了。

那時天空下著毛毛雨,灌漿工作剛完成,一下工大家才覺得冷;一位工務
人員直發抖,志工順手脫下身上的外套披在他身上。「那是一件白色的羽
毛衣,她卻那麼地自然,也不管衣服會不會弄髒。」

如今,學校的孩子看見他,大老遠就喊著:「師伯好!」台中慈濟志業園
區動土,原本太平國中的工程人員還回來比手語,唱「阿爸牽水牛」;石
岡國小林主任至今還在總務處替他保留了一個位子,那分情誼讓他很「感
心」;利晉營造的工程人員還跟著他去關懷獨居老人……張明貴笑開懷地
說:「愛的力量散放出去了!」




˙陳永文:對鄉親有交代

九二一地震那天,慈濟營建處工地主任陳永文正在大
林參與慈濟醫院工程,因擔心家人安危,隔天便趕回
埔里。

那時許多道路都不通,他開車開到沒有路,最後是爬
山爬進埔里。幸好家堨郎w,但是很多鄉親就這樣往
生了。

他看到四處傾塌的房子,不只是老舊住房,有些新建
的大樓也因騎樓柱子的支撐力不夠而倒掉。「怎麼這
麼容易就垮了?」台大土木系畢業,在建築業工作十

多年的他,不禁思考:「到底那堨X了問題?」

聽說當年中部營造業正在「起飛」時,各個工地為了趕進度,甚至一早上
班就在半路攔人,把別家工地的工務人員挖角到自己工地,當天做當天發
現金。「可想而知,那是沒有工程品質可言的。」陳永文下了這個結論。

民國八十九年八月,大林慈濟醫院完工啟用,陳永文被慈濟營建處派任回
到家鄉,負責埔里國中、埔里國小、大成國中、大成國小四所大型學校,
以及東光、桃源、中峰三所小型小學的監造。

早在參與興建大林慈院工程時,他便對慈濟的營建文化有深刻的認識,那
是和他十多年的工作經驗迥然不同的。「灌漿不可以加水,鋼筋綁紮要緊
,密集度和彎曲度也需要求。」對這些營建細節的品管,陳永文感覺從前
在書本上所學的,終於有了一個可以印證和實現的地方,這深深契合他年
輕時的理想。

深諳台灣營建文化的陳永文明白,要改變人的習性不容易;他採取柔和的
溝通方式,在工地堜M工程人員講話就像朋友一般,他知道師傅有他們工
作經驗所累積的專業,所以從不以直接命令的語氣去面對工程人員,而是
把品質的要求傳達給工地主任。

這樣的品質要求換來的是廠商自我要求的「良性循環」,也就是慈濟四級
品保中的第一級:「廠商的自我監造」。很感安慰的是,在工地堙A他和
師傅們沒發生過不愉快的事,有一對綁鋼筋的夫妻最後還加入了慈濟。

雖然他負責七所學校的工作,擔子不能說不重,但因為是自己的家鄉,他
每天都做得很快樂,一點也不覺得累。唯一讓陳永文挫折的,是埔里常有
地區性的午後雷陣雨,雨太大,工程就沒辦法繼續,埔里中小學、大成中
小學又都是六、七十個班級的大學校,進度因而落後。

陳永文感覺到家鄉在地震後趨於蕭條,景氣跌到谷底,而希望工程重新帶
動了當地的經濟。「慈濟默默在為平民百姓做事,我身為埔里人,真的只
有感恩。」

隨著學校的陸續完工,陳永文看著那一棟棟美麗的建築物,每一牆每一瓦
都有他監造的血汗,對自己能夠投身家鄉的重建,又能夠重構品質堅實的
工程,對家鄉真正有交代,他露出率真的笑容說道:「這是我十多年來,
做得最快樂的一個工程。」




˙王實明:慈濟蓋的「超級勇!」

透過電視畫面,看見劫後餘生的災民在震垮的大樓、房舍前徘徊,感情豐
富的王實明感同身受他們的辛酸;在營建業做工地主任十多年,這次地震
最讓他感到驚愕的是──竟有那麼多的學校被震垮?

「學校是公共工程,不是應該要更『勇』
才對嗎?是不是我們傳統的營建有瑕疵?
如果有的話,就要把它改過來。」家在高
雄,有著南部人務實性格的王實明說。

於是,王實明決定投入希望工程,作為他
近四十歲人生轉換跑道的起點。民國八十
九年七月,他來到花蓮慈濟營建處,先接

受三個月的教育訓練,然後參與希望工程。

「我本以為自己是來貢獻專業的,沒想到在技術層次上得先學習新的工法
。」王實明解釋說,高雄沒有斷層帶,建築多是RC或鋼骨結構,SRC
這種鋼骨加鋼筋混凝土構造,台灣幾乎沒有營造廠會做;但他深深認同上
人的想法,要蓋百年、甚至千年可以堅固屹立的學校:「今日用心付出,
千秋後代得利。」

除了營建技術的新觀念外,慈濟的營建文化──在工地不抽菸、不喝酒、
不嚼檳榔的規定,王實明也相當認同,「幫工人改掉這些傷身又勞財的習
性」;而最重要的是在營建觀念上,「蓋學校是道德良心的工程,品質控
管是必要的,這些認知必須和營造商、小包頭溝通清楚。」

王實明負責國姓鄉的福龜、北山、國姓、北港四所國小和國姓國中,為了
控管工程品質,每天五所學校都要「走透透」。

國姓鄉是一個依山生活的農村鄉鎮,居民的住屋多是老舊的磚牆和「土角
厝」;九二一地震時,傷亡很多,大都是被「土角厝」壓死的。當地居民
看到希望工程要進行時,對新的建物仍有抹不去的安全顧慮,常會詢問工
程人員:「這種建築『有勇嘸』?」

這時王實明會指著建築模型,向他們講解SRC構造的差別,並用高雄人
的草根閩南語,堅定地說:「超級勇!」

國姓鄉位處山區,不可避免的氣候因素使工程進度面臨考驗,加上期間桃
芝、納莉颱風的侵襲,國姓橋一度中斷,北山國小位居半山腰,來往出入
口只有一個,工程人員只能繞小路到工地,實在辛苦。而志工們每日不間
斷的茶水服務,正是他們最大的鼓舞。

有位做小工的婦女道出內心的感受:「雖然挑磚搬瓦很辛苦,不過來這
做工,總感到很歡喜。因為能得到尊重,還有慈濟人的照顧。」

王實明說,每到假日,環保志工都會去工地撿寶特瓶、塑膠罐、紙類回收
,連短的鋼筋也撿去賣錢做希望工程的基金,這些付出漸漸感染了當地的
居民。

從第一腳踏進簡易教室,王實明感受到小朋友上課時的悶熱,為人父親的
他,本著一種慈愛的同理心,一心就想趕快完成希望工程,讓學生早日回
歸到美好的學習環境。由於學生的簡易教室鄰近工地,小朋友對自己的學
校充滿好奇,常會問他各種蓋房子的問題,王實明笑著說:「他們從頭到
尾都在監工。」

當學校完工時,王實明也曾帶妻子兒女從高雄上來,分享他的喜悅;看看
山巒圍繞的校園、嶄新氣象的建物,欣賞它不同時間呈現的不同風姿,他
覺得群山彷彿又多了一分充滿希望的朝氣。

當學生搬到新建好的教室,恢復正常的上課步調,王實明感到無限欣慰,
他祝福小朋友昂首闊步走出自己的未來;至今仍讓他難忘的是:「我看到
每個人都帶著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