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希望工程.攝影筆記
在希望工程的菩薩身影
◎阮義忠
921三周年



˙最好的那一瞬間,我總是錯過

九二一震災已屆三周年,慈濟「希望工程」所援建的五十所學校也幾乎全
部竣工,孩子們都搬進了美好的新環境受教。但我的工作卻還沒結束,慈
濟為這五十所學校編的校史,到目前為止我的稿件僅交了一半,還需要繼
續努力!

然而,從本刊二○○○年二月開始連載的「希望工程攝影筆記」專欄,卻
已到了該結束的時候。這三年來,在我所拍的上千卷、三萬多格的底片中
、有數不清的孩子、校長、老師,以及許許多多的慈濟人。有太多的照片
我還沒放大,太多的故事我還沒寫,而在準備交這最後一篇稿子時,我的
心情就彷彿是在向老友告別,依依不捨、卻又不曉得該說些什麼。

翻著那十幾大本的影像檔案簿,這三年來的幸福時光在我的腦中飛快地重
播,使我不由得想到,我最尊敬的攝影大師安德烈•柯特茲(Andre
Kertesz)曾經講過:

「最好的那一瞬間,我總是錯過!」

儘管我已非常用心去觀察慈濟人為這五十所學校所做的無私付出,但能力
與時間的有限,使我總是覺得,漏掉的事比捕捉到的多。

可敬可愛的慈濟人是那麼的多,而我真是為不能一一拍到或寫到他們,而
感到遺憾與抱歉。我從底片檔案中挑出幾幅肖象,將之當成我所遺漏的代
表,向他們致敬,也向所有的慈濟人致敬。他們是:張順得、卓明鉦、陳
營基、陳明雄、宋篤志以及大家最敬愛的李宗吉爺爺。


※※※


在這個完結篇,我以「希望工程的第一屆畢業生」照片為開頭,因為我替
「希望工程」每所學校所做的紀錄,都以新學校的第一屆畢業生拍照作結
束。

二○○二年一月十四日,我到達埔里國中,校長問我:在那堜蝎朵~照最
好?我當然是建議在這所學校最有特色的地方──那類似著名的羅馬「西
班牙廣場」設計、寬達十二米的樓梯上。

沒想到,這麼寬、橫跨兩層樓的樓梯,還沒辦法容納所有的畢業生,孩子
們只有沿著三樓一路排上去。這場面真是壯觀啊!連原本在旁協助我調度
學生的老師,都忍不住發出讚歎,掏出傻瓜相機搶鏡頭。我看著他的背影
,不禁想到,我一直在記錄「希望工程」,卻無法記錄自己。這位正在拍
照的老師,彷彿是我的投影。

我按下了快門。




˙張順得在中山幼校

北區慈誠隊副大隊長張順得,不告而別地離開了大家,使眾多慈濟人在愕
然之餘,無不深切懷念他生前總總的好。我跟張順得幾乎沒有講過話,也
不曾將他當成主角、好好地拍過。我們常在「希望工程」工地、台北分會
、關渡園區、花蓮靜思精舍等場所碰面,但總是各忙各的,沒有交集。

當他往生的消息傳來,我和大家一樣難以置信,因為前不久他才親自把全
套《慈濟年鑑》送到我的工作室來,以便我寫文章時可以核對資料。而即
便是那一次,應該有機會聊一下時,我卻剛好不在,只能說是無緣。

當我一口氣讀完《來去自在,慧命常存──憶念張順得師兄》一書時,不
禁掩卷嘆息,這真是一位《看見菩薩身影》該採訪的人物啊!

其實,我也曾經被他的身影感動過。二○○二年一月二十九日,由北區慈
誠隊負責營建的中山幼兒實驗學校舉行動土典禮。在簡單而隆重的儀式結
束後,慈誠隊和慈濟營建處的同仁,在工務所二樓的辦公室舉行第一次工
地會議。

在大家都還沒來時,張順得第一個到達會議室並在門口等候,站在欄干旁
打行動電話,利用每一分鐘在調度事情,直到所有人到齊他才進去。在「
希望工程」中,他負責慈誠隊人事行政的調動,並以圓融處理人事問題,
而獲得所有慈誠隊員的信賴與敬重。

我在樓下望著獨自立於奇特空間中的張順得,不禁被他的英姿吸引,按下
快門。他的表情透露了事務的煩瑣,但站立的姿勢卻依舊顯得自在而堅毅


現在看著這張照片,我才知道,這正是張順得的寫照──在他平凡的外表
下,有著令人望之彌高的內在。




˙卓明鉦在炎峰國小

我常在工地和慈濟第一代建築委員卓明鉦不期而遇,因為他負責「希望工
程」埔里線十六所學校的第四級品保監控,每個星期都會專程從台北南下
一、兩次巡視工地,並和營建處的同仁、志工以及建築顧問們開會,盡心
投入的精神令人敬佩。

「希望工程」學校建立了四級品保制度,依次為營建單位的駐場工地主任
、建築事務所代表、慈濟營建處以及建築委員。如此嚴格的審查制度,就
是為了達到證嚴上人所希望的「千年不倒」的標準。

二○○二年一月一日,僑光國小落成啟用和炎峰國小動土典禮都選在元旦
這一天,卓明鉦代表慈濟人前往慶賀。平常最喜歡說笑的他,在兩所學校
致辭時,也不忘逗孩子們開心,一開口先賣個關子:「今天可是個好日子
啊,你們看看天上,有沒有看到什麼?」

就連現場的大人也好奇地和孩子們一起抬頭仰望──除了一片藍天,什麼
也沒有!大家齊把眼光投向卓明鉦時,只見他語氣高昂地說:「剛才有一
條五彩金龍飛過去了,你們都沒有看到!」

接著他才開始祝福孩子們,期許他們有了這麼好的環境之後,要好好念書
、學習做人做事的道理,並要懂得感恩,將來回饋社會。後來他得意地告
訴我,「飛龍在天」的那一段是他的精心設計,目的是要引起小孩們的注
意,好專心聽他後來講的話。

我在工地堜蝜L不少卓明鉦的照片,發現他的神韻不容易捕捉。比較滿意
的,就是在炎峰國小拍的這一張。一個低年級的小朋友獻感謝狀給慈濟基
金會,卓明鉦代表領狀。天真的孩子以她所知道最虔誠的方式深深地鞠躬
,手中捧著的感謝狀垂得很低,他只有跟著盡量彎腰才接得到。

這是多美的一幕相互感恩、再感恩的景象啊!




˙陳營基在東勢國小

二○○一年十月二十日,我去東勢國小拍攝慈誠隊做景觀的照片。那時,
新竹中隊的志工們正在校園堙A將台中慈濟志業園區移植過來的八十多棵
月桂樹一一種下。

陳營基中隊長一九九八年就參與了精舍的寮房增建,九二一震災後投入豐
原大愛屋的興建,在「希望工程」景觀工作進行期間,更是常駐在中興國
中,直到該校落成後,又移往東勢國小工地常駐。

年紀並不大的他,早已是位全職志工,在精舍工作時,證嚴上人曾經在一
天之內問過他四次:「你真的退休了嗎?」

一九五八年出生的陳營基,退休時才四十一歲。他告訴我,在公賣局上班
時,既不抽菸又不喝酒的他被同仁視為異類,長官也不賞識。公賣局要開
放民營時,對退休的人有優惠,他就乘機退下來,從此走上慈濟的菩薩大
道,找到發揮自己生命良能的一片大福田。他和同修范秋燕的故事,曾在
大愛電視台的大愛劇場播出,感動了很多人!大家都知道他之後,他反而
更謙虛精進。在我鏡頭堿搢鴘漸L,總是在埋頭苦幹,很少發言。

那天,當我看到陳營基和其他常駐志工在東勢國小工地的棲身環境時,我
才了解,為了使別人的生活品質改善,慈濟人是如何付出與犧牲自己的生
活品質。搭建工地寮房、廚房和餐廳所有的材料,都是從中興國中工地拆
過來再次利用的。此外,冷氣是借來的,電線是資源回收的。小小的餐廳
也是他們莊嚴的道場,大家在忙碌了一天之後,在那堣葑o分享、看大愛
電視台、恭聽「人間菩提」中的上人開示。

當我走進他們所謂的「寮房」時,差一點就掉下淚來,無法拍照。只見房
間當中拉了一條鐵線,上面掛著兩排緊挨著的蚊帳,每頂蚊帳媥Q著隔濕
氣的木板和墊背的蓆子。這就是他們臨時的家!陳營基告訴我,香積組志
工們的寮房,也和這堣@模一樣。拍這張照片時,陳營基和那位我忘了抄
名字的志工,臉上充滿了吃苦如吃補的幸福笑容,令我感動不已。

在此,我要向所有無法一一提及姓名的慈濟人致敬!




˙陳明雄設計的三所學校

慈誠隊中區副大隊長陳明雄,也是慈濟中區營建處的主任,他在「希望工
程」設計了三所學校:埔里國中、埔里國小與平和國小。然而,在眾多介
紹「希望工程」建築師設計理念的文章,卻很少見他曝光。

在尚未投身慈濟志業之前,陳明雄自己的建築師事務所業務興隆,經常要
應酬,每次請客吃飯動輒花掉數萬元。在慈濟台中分會文宣組當志工的太
太林珮華,每次他應酬花掉多少錢,就以他的名義捐同等金額給慈濟,經
年累月,功德無量。

陳明雄在九二一地震後投入賑災,參與埔里大愛一村及二村的興建,與中
區慈誠隊眾多志工一同努力,蓋了四百五十多戶組合屋,讓災民能在最短
時間內有了安身之所。「希望工程」的列車開動後,他更是一頭栽入,費
心費力。

每當證嚴上人行腳「希望工程」學校時,我都希望拍到上人和建築師一起
出現的畫面。一般來說,這是很容易辦到的事,因為建築師會跟在上人身
邊一同巡視。然而,我卻老拍不到陳明雄在上人身邊的鏡頭,因為他總是
低調地扮演著弟子的角色,尾隨在上人身後、隱沒在隨師眾之間。

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三所新援建的學校建築師,帶著設計圖及模型
來台中分會向上人報告,我終於拍到了陳明雄在向上人報告平和國小的建
築配置。那天,我確實地感受到,上人是如何在最恰當的時候,將大智大
慧融入建築師的理念之中。身為上人弟子的陳明雄,一定會比其他建築師
更能體會,更能得到深刻的啟發。




˙宋篤志在石岡國小

在「希望工程」工地,經常會出現一位威儀十足的建築委員,他就是被上
人譽為建築鐵漢的第一代建築委員宋篤志。從最早的花蓮慈濟醫院、靜思
堂,到慈濟護專、慈濟大學、大林慈院、新店慈院、希望工程等等,舉凡
慈濟的各項重大建設,他都投入甚多。現在,他還同時肩負著慈濟紐西蘭
分會執行長的重任;對慈濟四大志業、八大腳印,能夠使上力的地方,他
從不落人後。

我每次隨師到台中縣的「希望工程」工地,都會碰到宋篤志,而為他所拍
的第一張照片,是在二○○○年十二月五日。那時的石岡國小地基剛做好
,正在架設一樓的鋼筋;他向上人解釋施工進度和品管監控,說話簡潔俐
落、直指核心,讓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在開始《看見菩薩身影》的工作之後,我每次見到他都會用心地捕捉他的
身影,而他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一看到我拿相機對著他,就會馬上說:
「我最怕拍照了,怎麼老是被你碰到!」

至於他害怕、喜歡的其他事,總有一天我也會搞清楚。而到目前為止,我
知道的起碼有一項。今年農曆年,我在精舍擺了一個「大愛照相館」的攤
位,專門替老委員拍照,並請他們填寫一份個人資料,以作為我寫傳的參
考,其中有一欄是「做慈濟以外的興趣」。

在那一欄堙A宋篤志寫的是「種菜」。就這麼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已透露
了他是一位深愛土地、做事踏實的人。我已經等不及要去採訪他了!




˙李宗吉在埔里國小

在「希望工程」動工的初期,李宗吉也曾隨證嚴上人走訪各學校,只可惜
那時我並不知道,他就是人人敬重的那位李爺爺!我錯過了好多好多他的
鏡頭,唯一在工地捕捉到他身影的那一次,就是二○○○年十二月十二日
,埔里國小的上梁典禮。

我是在讀了陳美羿所寫的《微塵心蓮》一書「現代給孤獨長者」那篇文章
,才開始了解李爺爺的。「給孤獨」是佛陀時代的人,名字叫須達多,是
舍衛城的豪商,因「拯乏濟貧,哀孤恤老」而被當時的人尊稱為「給孤獨
長者」。李爺爺以仁孝及樂善好施著稱,堪為當今之「給孤獨長者」。

那天在埔里國小,李爺爺致完辭後,緩慢地移動腳步,前往最後的那根鋼
梁上簽名。在接近鋼梁時,他的動作忽然快了起來,以至於這張照片中的
所有人和景都是清晰的,只有他的身影顯得有些模糊。

我想,他大概是極為欣慰,等不及要去簽名,為這所學校祝福吧!慈濟所
援建的五十所學校,每一根鋼筋、每一寸水泥,都是由全球善心人士,點
點滴滴所匯集的大愛。想著孩子們就快脫離在鐵皮屋上課的日子,讓大慈
大悲的李爺爺如何不激動呢!

後來,我一直希望能在「希望工程」工地再度看見他,好好為他拍些照片
,他的健康情形卻開始不佳,再也沒有前往「希望工程」的任何工地。可
敬又可愛的李爺爺雖然離開了我們,但我深信,他很快就會乘願再來做慈
濟。

說不定,他還會是「希望工程」五十所學校中,某一所的學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