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筆耕志工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開啟心靈「視窗」
◎郭寶瑛
《我是郭寶瑛》

民國三十五年出生於台北士林,台大農學院畢業即
服務於台灣商務印書館,浸潤在古今智慧精髓和濃
郁的書香中。

民國七十九年與先生鄭建福一起授證慈濟委員,法
號「慈烘」、「濟紹」。八十四年辭去工作,專心
做慈濟以報親恩。

加入筆耕隊已十二年,期許自己手上這支筆,能像

引罄般敲響清淨的本性,引起更多的共鳴。




我的作品分享

尋找希望


二○○○年九月二十一日,也就是「九二一」周年時,我接到一個採訪任
務──訪問《尋找希望的種子》的作者阮義忠。採訪前,我先閱讀了該書
內容,深深地被作者獨特的筆法和書中生動的人物所吸引。

「這幾天讀了您的作品,像『觸電』一樣……」聽到我的開場白,阮義忠
好像蠻開心的,於是他開始述說從前。

阮義忠喜歡文學,很早就在《幼獅文藝》當編輯,後來在《漢聲》雜誌學
攝影。他覺得寫作可以憑想像力,但是攝影必須要掌握畫面背後所呈現的
內涵,否則只是看到表相而已。

他深信攝影和文學藝術一樣,應該表現心靈上更深刻的內涵。因此他告訴
自己:「我要比別人更有辦法觀察別人,別人看不到的,我要看到;別人
看不到那麼深刻的,我要看到那麼深刻。」

「這次為慈濟的『希望工程』作記錄,我打定主意,這批作品要同以往不
一樣;以前拍照的對象大都是擦身而過的人,現在雖然同樣是拍災區的孩
子,但是每個孩子的成長過程都不同,所以要有名有姓,甚至以後還可以
再追蹤;我真的希望看看他們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阮義忠充滿期盼的
眼神說道。

同一所學校,阮義忠不只去一次,還去過好幾次。講到這堣ㄙ器D那一個
畫面突然在阮義忠腦海堸{過,他轉了一個話題:「每一個人都有童年,
而我卻有機會過了好幾次童年……」

好幾次童年?

原來,阮義忠到各個學校去拍新生入學的第一天,「那彷彿就是我回到五
十年前,自己上學的第一天……那經驗永遠忘不了。說不定,再十年後,
我回憶自己小學第一天上課,會變成這一所所希望工程小學新生第一天上
課的場景,而不是我自己那一次。因為,這些都已成為我經驗的一部分,
而不僅僅是拍照而已。」

無怪乎阮義忠每次要去小學拍照,都像小時候要去遠足一般高興,因為他
又要去尋找他第「n」個童年。

「身為一位文化工作者,我希望讓更多人從彼此間的相互關懷得到……」
「共鳴!」我脫口而出。「對,就是共鳴,我所要做的正是要傳達共鳴!
」阮義忠給自己這樣的使命。

我很想知道,地震前,阮義忠了解的慈濟是怎樣的呢?

阮義忠據實以告,他說他一直認為慈濟資源太多了,可是九二一震災後,
慈濟所做的,的確讓人肅然起敬。當時也有許多學生告訴他,慈濟不知怎
麼進到災區的,因為當時路根本就不通,他們喝到的第一碗熱粥還是慈濟
提供的。

「這改變了我很多觀念,相信也改變了很多人的觀念。」後來,阮義忠應
好友李壽全之邀,加入了慈濟「希望工程」的記錄工作,也深深和慈濟結
下了緣。

對於慈濟所蓋的學校,他信心十足地說:「很顯然地,我幾乎可以看到這
些地方未來的希望,而且是──一千年的希望!」




十二年筆耕心情

開啟心靈「視窗」


十二年前,我加入筆耕隊,稿件用稿紙謄寫就可交件。

十二年後,文稿用電腦打字,而且得用E-MAIL傳送。

本想依靠兒子,但那時他快入伍了,我想,一切非靠自己不行。凡事都有
起頭,我決心從學打電腦開始。那是民國八十九年,我五十五歲。

首先,要把四十多年不再使用的注音符號,重新撿拾拼裝起來。

兒子看我注音符號一個一個敲打,不會拼音的要查字典,結果查字典的時
間比打字還多,終於忍不住說:「媽!我幫您打好了!」

「謝謝!這篇沒有寫手稿。我一邊想、一邊慢慢打,才會進步。」

我發覺眼睛不管用了!常常找不到那個捉摸不定的小精靈──滑鼠游標,
等好不容易找到它,一按,完了!怎麼變成這樣呢?原來是按錯鍵了。

「兒子!幫媽媽看一下,我按錯了。」兒子輕輕一按,剛才的畫面又復活
了。電腦就是這麼管用,後悔了可以馬上彌補。

時間怎麼過得這麼快?又到了用餐時間,「兒子,快來!媽媽要去煮飯了
!剛才打好的先幫我存檔。」

「哦!原來按一下左上角的小電腦圖示就行了!」我為自己的健忘感到有
些抱歉。

餐畢,我又坐在電腦前一個鍵一個鍵地敲打著。

思緒隨著指間和眼睛交會的剎那不斷地流出。想不到人生過半百,我還有
機會學電腦,而且打定主意,要在短短幾天內學會簡單的文字輸入,每多
打幾行字,心奡N愈喜歡。

隔天一早忙完家事,我又像磁鐵一樣被吸住在電腦前。現在打起來比較順
手,指間的游標也漸漸聽使喚了,愈發覺它的神奇。

想想看,人生何嘗不是如此?只要抓住心靈那閃爍不定的游標,自然可以
開啟無數個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