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筆耕志工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細說筆耕歲月
◎陳美羿
筆耕,是我們共同的「最愛」,
伙伴一起出任務,相互切磋琢磨,
彼此欣賞鼓勵,培養出相知相惜的情感。
我們常自豪地說:誰言「文人相輕」?
我們可是「文人相親」!




從小,我就酷愛閱讀和寫作。學生時代寫
詩、寫散文和小說;從事教職二十幾年,
也寫了不少童話故事和劇本,但真正寫慈
濟還是在進入慈濟兩年之後。

民國七十七年五月,我應邀在《慈濟》月
刊開闢了「微塵心蓮」專欄寫人物報導,
幾年下來,竟結集出了三本書:《微塵心

蓮》、《感恩的心》、《愛的陽光》,這是始料未及的意外收穫。



誕生在一九九○


默默寫作的日子,在民國七十九年有了變化。當時在慈濟文化中心當志工
的楊亮達,有感於慈濟故事如此之多,而專職採訪人員只有一、兩位,於
是他建議號召喜愛寫作的人一起來為慈濟寫歷史,因此有了「筆耕隊」的
誕生。

剛開始參加的人很多,但畢竟任務是要「寫文章」,不是煮飯打掃,後來
許多人表示力有未逮,紛紛「知難而退」。

寫作真有那麼難嗎?我總是引用上人的話鼓勵大家:「你們會說話嗎?會
寫字嗎?會說話、會寫字,就會寫文章。」這就是「我手寫我口」。

那幾年,筆耕人數都維持在五十人左右。每星期聚會,有時候請資深的慈
濟人來現身說法,作為大家練習寫作的題材;有時候請作家來經驗分享,
磨練大家的文字技巧。

五十多人分成五個小組,在小組長溫柔的壓力下,每週作品往往超過五十
篇,這些文稿供應《慈濟》月刊和《慈濟道侶》。

由於兩份刊物篇幅有限,有的人寫了半天屢屢不獲刊載,也就逐漸喪失信
心。最有毅力的是郭馨心,石沉大海數百篇也擊不退她。我看著她不氣餒
、看著她進步,最後終於登上《慈濟道侶》,也成為《慈濟》月刊的常客
。後來她因承擔太多慈濟其他工作而停筆,殊為可惜。

民國八十一年到八十二年,因為祖父臥床,我不得不「在家做慈濟」,就
委由李彩琴帶領筆耕隊。李彩琴是天生一支好筆,只是因為身體一直不好
,近年來作品也少了。

那個階段的筆耕隊員,後來大部分都成為慈濟委員。目前在各功能組,如
手語隊、環保、慈青、兒童班、委員培訓……承擔重任,偶爾遇見都會親
熱擁抱,笑稱「筆耕逃兵」。



九二一再續前緣


民國八十二年我從教職退休,兩年後兒子上大學住校,自由自在的我回花
蓮靜思精舍住了下來,那半年是我最豐收的時刻。

一是我買了一部手提電腦,開始使用電腦寫稿,從此跟「紙筆」說再見。
另外的收穫是產量;住在精舍,每天都有許多感人的事情發生,我專心採
訪、寫稿,每天跟自己挑戰。寫好的稿子定時呈給上人看,同時在《慈濟
》月刊、《慈濟道侶》上發表,半年左右就寫了大約二十萬字。

那年十一月,隨師回到台北,即將開播的
電視「慈濟世界」視聽小組欠缺人手,我
被留在台北幫忙。兩年的「慈濟世界」、
兩年的「大愛電視」,我在嶄新的傳媒學
習,從旁協助專業同仁認識慈濟、提供題
材、聯絡溝通。

整整四年,除了支援全球慈濟日和重大事

件採訪外,我的筆耕生涯幾乎完全停擺。直到九二一地震,才又震出我的
寫作之路。

當時,我負責大愛電視台的「人間菩提」節目,不能離開台北,所以只到
東星大樓幫忙;十月初,把節目交給其他同仁,我才揹著電腦和作家陳若
曦南下台中「採訪」。上人一見到我就說:「希望妳不要漏掉慈濟的歷史
。」

然而,白天跟著志工去災區幫忙兼採訪,晚上回到分會除了吃飯睡覺,一
個字也寫不出來,這樣空空洞洞又過了十天。

有一天,上人問我:「看到什麼?寫了什麼?」我終於失控地在眾人面前
放聲大哭,哭到不行,上人說什麼,我恍恍惚惚。

「慈濟醫院有心理醫師來了,妳去找他談一談。」上人說。

跟醫師談過之後,整個人還是覺得輕飄飄的,好像在作夢。

真正讓我「解脫」,是過幾天的早會開示。上人說:「看到災區的景況,
許多人無法承受,心理受傷。要化哀傷為力量,不跳脫出來,會成為一顆
種子,種在八識田中,生生世世跟著你。」

我嚇了一跳,如夢初醒。當晚打開電腦,流著淚,寫了「守候一個夜」,
以台北東星大樓為題;從此,我接續了中斷四年的筆耕之路。

我不但自己寫,還號召各縣市筆耕好手一起來,從地震、大愛屋寫到希望
工程。



為慈濟寫歷史


筆耕隊的採訪,全部以慈濟的人、事、物為對象。所有慈濟大事,如周年
慶、義賣、園遊會……或颱風、地震、水災、空難等救災,大家都盡量奔
赴現場,作詳盡報導。

民國八十九年十月的最後一天,新航空難和象神颱風一起來。我冒雨從台
中回到台北,筆耕隊也全體出動,那次共寫了一百多篇報導。《慈濟》月
刊「基隆河畔•藍天白雲──象神風災特別報導」有多篇是筆耕志工的作
品。這個專題後來還榮獲「台北市新聞記者公會」舉辦的「社會光明面新
聞報導獎」雜誌類佳作獎。

去年桃芝颱風,筆耕志工出動到花蓮災區採訪;幾天之後我又趕赴同樣因
土石流受災嚴重的南投,踩在殘破的土地上作記錄。

緊接著納莉颱風,以及今年五二五空難……筆耕志工莫不跑到第一線,為
慈濟的救災做最詳實的報導。

而地震報導,除了九二一之外,我還追蹤了民國二十四年的關刀山大地震
;甚至遠赴日本,觀察阪神地震五周年的復建情形。日本歸來,我寫了「
不死鳥」,這篇文章還被翻譯成英文和日文在慈濟英文季刊、日文月刊刊
出。

每年的全球慈濟日系列活動,更是筆耕隊的重大任務,短短幾天的快報,
往往超過十萬字,為慈濟留下珍貴的紀錄。

筆耕隊的作品,除提供給《慈濟》月刊、
《慈濟道侶》之外,還努力對外投稿。台
灣日報副刊、中國時報浮世繪版、聯合報
繽紛版……都是我們經常投稿的園地。擅
長溫馨小品的魏秀珊,作品見報率相當高
,我們經常為她拍拍手。

近年來慈濟基金會祕書處嘗試與媒體合作

開闢專欄,由筆耕隊供稿,因此我們有了更多的發表園地。

但是,平面媒體的版面畢竟有限,許多好文章上不了,總是遺憾!民國八
十九年十月,我們在明日報個人新聞台申請了一個專屬網站,取名「靜思
花園」(註),作為筆耕隊共同的「家」。

網路世界無限寬廣,兩年來我們發表了三百多篇文章,透過留言版,結交
了海內外許多朋友。

有一位北京的網友,讀了靜思花園的文章深深感動,他告訴我們,他也在
生活中開始「做慈濟」,真是令人意外又驚喜。



「筆」鋒愈磨愈利


筆耕每月兩次的共修聚會,通常在慈濟台北分會七樓。其他地區筆耕志工
若有邀約,我也會前去分享,大台北區如汐止、關渡、三重、新店;外縣
市如新竹、台南、屏東、彰化、花蓮……我都去過。只是時間有限,無法
長期和大家共修。

不過寫作是可以自我成長的,我常以「磨刀」為例:刀子必須常常磨,刀
鋒才會利;寫作要進步,別無他法,只有「常常寫」一途而已。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潛能,所以只要有興趣參加筆耕,立刻就要接受指派的
工作。曹麗雲常笑說:「美羿老師丟一把槍過來,就叫我們上戰場。」

本來嘛!邊做邊學習,邊走邊整隊。

近年來,我們也常受邀參與一些重要的記錄工作。

文史部總編輯林碧珠賦予我們「榮董傳」和「往生委員傳」的採訪撰稿,
編入每年的慈濟年鑑中。

暑假到中國大陸的文化交流,德旻師父也會請筆耕隊參加。一趟大陸行,
回來可以有三萬字以上的文章,可說收穫滿行囊。

去年起,筆耕隊參與希望工程專書的校史撰文,曾美姬一個人就寫了七所
學校,來來回回跑中部不知幾十趟,精神可佩可嘉。

新店慈濟醫院的工程記錄,由當區慈濟人負責。詹明珠和朱文姣寫香積和
工人、訪客等;七十歲的劉鼎龍專寫工地──一位航空飛彈專家,退休後
用高科技的手認真寫文章,他是筆耕隊堣H人敬愛的「劉把拔(劉爸爸)
」。



「超越天堂」的奇蹟


十二年來,筆耕隊的文章收錄在書堙B或參與企畫撰稿出的書,共有二十
幾本(不含希望工程專書)。最早的一本是慈濟文化檀施文庫的《甘露妙
語》,書中大部分文章來自筆耕隊的早年徵文「我最受用的一句話」。

最新的一本是靜思文化出版的《一個超越天堂的淨土》,這是台灣第一本
以樂生療養院痲瘋病患為題材所寫的書。

樂生療養院棲蓮精舍的蓮友,跟慈濟結緣二十多年。從慈濟的團體照顧戶
,變成慈濟會員,其中感人的故事不可勝數,因蓮友們的慈悲智慧、清淨
無染,樂生也因而被上人譽為「一個超越天堂的地方」。

近年來,樂生老菩薩一一凋零,多年來一直想為他們立傳的心,也愈來愈
急切。去年十月,因緣終於成熟,有十幾位筆耕志工同時投入,一對一地
認養採訪。大家開始往樂生跑,從認識、相處、熟悉、信賴,到一次又一
次地訪談,期間相當辛苦。

而最最困難的是潘淑菁,她的受訪者是九十多歲的孫金聲爺爺,因為老人
體力虛弱,耳朵又重聽,根本無法溝通。後來潘淑菁靈機一動,寫大字報
發問,才能進行訪談。

錄了二十多捲錄音帶、熟讀孫爺爺的日記、訪問孫爺爺的室友,潘淑菁千
辛萬苦地完成了「寒冬也會變春天」,詳述孫爺爺一生行誼。

文章完成後,孫爺爺在五月四日過世。潘淑菁聞訊,立刻飛奔前去助念守
靈,告別式那天,她流淚扶棺,宛如親孫女一般。

「孫爺爺給我很大的啟發,讓我一輩子受用無窮。」潘淑菁感恩地說:「
我永遠感恩他。」

本書在九月中問世,不到一個月,已印刷了一萬兩千本。在這景氣低迷、
出版業的「寒冬」時節,《一個超越天堂的淨土》如火如荼地熱賣,創造
了一個驚人的奇蹟。


※※※

在生命中,能找到「最愛」,且如願從事,是幸福無比的。

多年來,我寫作不輟,感恩有慈濟這個好環境。從企業家到市井小民、從
老人到小朋友,每個受訪者都是我的老師。我就像蜜蜂一樣,吸吮著每一
朵花的精華。

我也感恩參與筆耕的每一位好友,大家同心、同志、同行。一起出任務,
相互切磋琢磨,彼此欣賞鼓勵,培養出相知相惜的情感。我們常自豪地說
:誰言「文人相輕」?我們可是「文人相親」!

寫作這條路雖辛苦,卻甘甜如飴。它是我的不歸路,因為有許多同好同行
,所以不寂寞。

歡迎您也來!


註:靜思花園網址
http://mypaper1.ttimes.com.tw/user/tzuchi/index.htm1




速描陳美羿

◎撰文/曹麗雲

陳美羿,小學退休的輔導主任,我們喜歡稱她美羿
老師,是暱稱、也是敬愛。

她是慈濟委員,身材微圓,像卡通片堙A小一號的
熊媽媽。一雙黑得發亮的眼睛,閃著堅定、自信的
智慧光芒,像夜空中一閃一閃的星星,也像母親慈
愛的眼神閃爍著慈祥的光。

美羿老師文筆好、記憶佳、口才棒、口齒伶俐、清
晰。她有一籮筐的笑話和大家分享,但是她常常未
講先笑,銀鈴般的笑聲,先將歡喜傳到大家的心



會笑的眼睛也很會流淚。遇到感動的事、談到感性的文章,甚至接到我們
這群筆耕學員愛的電波,她的淚會像泉湧。

不僅如此,她的領悟力強,而且很有創意,更有領導能力。

大愛電視台的前身,是「慈濟世界」視聽小組,美羿老師奉上人指示投身
其間協助,不惜中斷了四年筆耕生涯。三十多年的慈濟路浩瀚如海,如何
協助電視專業人員快速掌握要旨?美羿老師聯絡各地志工,寄來活動錄影
帶,剪輯成慈濟新聞……在工作人員和志工合作無間的配合下,儘管克難
,每天的慈濟新聞沒有開過天窗。

美羿老師可說是一個夢想家,也是實踐家,更是一個拓荒者。她曾是慈濟
教聯會的拓荒元老,而今又是筆耕園地的園丁,只要各地的筆耕志工有需
要,她都樂於前往分享經驗。

美羿老師在慈濟世界努力擔負著承先啟後的工作,難怪上人賜給她的法號
叫「慈承」。

美羿老師給我們這群筆耕志工很大的空間,沒有壓力,只有愛和不斷不斷
地稱讚和鼓勵。雖然她偶爾會俏皮地比著擰毛巾的手勢,說是要把我們的
文思「搾乾」。那是另類的鼓勵。

她也曾語帶笑意地對不常交作業、又有才華的人說:「不要以為我只會稱
讚人,我也會罵人。」這是一分溫柔的壓力。

美羿老師邀請許多人來為我們上課,像是不斷端出的一道道佳餚,任由我
們自取、享用。美羿老師對我們的指導,如雨灑大地,大樹小花小草各取
所需。

美羿老師如一本厚厚的書,儘管我只讀了前面幾頁,但因太精采了,忍不
住「速描」我所知道的美羿老師。她多功能、多角色,但不管她拿那一個
劇本,她永遠是筆耕大家庭中,我們最親愛、最親愛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