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筆耕志工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發現桃花源
◎曹麗雲
我是曹麗雲

民國三十五年我出生在台北士林,畢業於省立北商


婚前,生命最大的目標是做個好女兒;婚後,先生
和一對兒女是生命的重心。當了將近二十年的專職
「家管」,民國七十八年接觸慈濟、八十二年授證
慈濟委員,生活變得繽紛,也更能深刻體會生命的
意義。

五十五歲那年初夏,遇到生命中的貴人──陳美羿,教我用筆留下「聞、
思」中的感動。

兩年多的筆耕志工因緣,讓我犁出一條美麗的人生之路。




我的作品分享




吸奶嘴是許多人在幼兒期都有過的經驗,尤其媽媽們一談起孩子戒奶嘴的
過程,都有一籮筐的心得。有的孩子吸奶嘴吸到上小學還戒不掉,成為一
種癮。要戒癮,可得下一番功夫,當事者也要經過一番痛苦掙扎。

生活中一不小心就會染上癮,有些是無大礙的,如沒有茶和咖啡,做事就
不來勁。最常見的有害之癮,就是菸癮、賭癮;而最可怕的是毒癮。

有一種人,對摯愛的人,習慣性地用發脾氣來求證對方愛的程度。另有一
種人,遇到可信賴的人或知心好友,會不由自主地訴苦,或變得軟弱,將
自己沉溺在被安慰、被疼惜及自憐舐傷的漩渦堙C這種情況如果不能自我
覺察,或親友以縱容的心沒有給予點醒,也會成為一種癮。

「癮」的部首是「」,從字面上看,就知道這是一種不好的習慣,甚至
是病態。有病就要找醫師,如戒毒癮。而菸癮、賭癮的戒除,就得靠當事
人痛下決心、毅力和勇氣。

像盧柳村沉溺牌桌二十七載,當他痛下決心要改,拿起鐵鎚將手指敲碎,
表示他痛改前非的堅定,但賭癮再犯時,儘管手還包著紗布,照舊再賭。
賭癮勝過敲碎手指痛徹心扉的決心。

但是當盧柳村走進慈濟,因為許多慈濟人的引導,加上他自身改過向善的
決心,終於成功地對抗發作的賭癮。最重要的是,他專程到精舍請示證嚴
上人戒賭的方法。

上人告訴盧柳村,改不改在於自己,但是要仔細想想:賭博輸錢是損失自
己的血汗錢,即使贏了錢,對方妻兒在家卻等不到米下鍋,自己又於心何
忍?上人告訴他,當賭癮來時,可持念「阿彌陀佛」聖號,來堅定自己戒
賭的心。

上人的開示成了盧柳村生命暗角的明燈,他透過信、願、行,果然戒掉了
二十七年的賭癮。

親朋好友的幫助,就如有責任心的母親,在孩子該戒奶嘴的時候,就要用
心加耐心和決心地為孩子戒掉奶嘴。這樣有智慧的母親,才能給孩子一分
「有能力的愛」。




兩年筆耕心情

發現桃花源


因緣將我推入筆耕隊,有如那武陵捕魚人,於無意間步入桃花源。

民國八十九年五月慈濟三十四周年慶時,我因擔心腳痛復發不敢接隊輔工
作,又深覺沒有參與周年慶會有失落感,便請求美羿老師讓我到快報小組
做些打雜工作。

沒想到不管我如何解釋自己沒有寫作經驗,美羿老師仍有如「鐵了心」,
笑瞇瞇地一把將我推向筆耕園地。當我「緣溪行」,竟走入生命的「桃花
源」。

筆耕對我是全新的領域,美羿老師為我開挖了「生命的礦源」後,我的靈
感和思緒竟有如那不停歇的「紅魔舞鞋」,有時在廚房的柴米油鹽間偶會
浮現小詩,便隨手記於牆上的月曆;甚至半夜想到睡前寫的句子需要修改
,也會從床上彈起來,將閃過腦際的隻字片語留在紙上。

九二一滿周年,我加入筆耕約四個多月,美羿老師將我採訪九二一受災戶
的文稿「生命轉個彎變更好」投到台灣日報。刊出後,我那八十歲的老爸
爸竟開心地摸著我這個「老女兒」的頭直說:「真棒、真棒!妳實在欠栽
培!」

我常在採訪過後,完全融入受訪者的情境,有時甚至完稿後一段日子才能
跳脫出來。記得去年桃芝颱風,採訪花蓮光復鄉大興村劫後餘生的受災者
後,我幾乎跌到憂傷的深谷,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恢復情緒。

先生常笑我太多情,才會陷入其中而不能自拔,但他也說,就因多情才能
下筆有情。

我自知能力有限,所以每當採訪結束,我一定很誠懇地告訴受訪者:「這
篇文稿如果刊出,是您的故事精采;如果沒有刊出,是我的筆拙,請原諒
!」

也曾因採訪內容很豐富、精采,讓我不知如何下筆,就如學生解不出數學
題、交不出功課般煩惱……但每當完成一份「高難度的功課」後,就有如
蠶寶寶一次次脫皮,也因此一次次地成長。

記憶很深刻,第一次不知如何下筆是在採訪殷正洋及李文媛夫婦後。那時
我的筆耕資歷不滿一年,也是第一次在一篇文稿埵P時有兩位「主角」,
而且他們的故事非常豐富、精采,我前後花了二十一天才完成──那二十
一天我有如閉關,放下諸事,成天只和錄音機及手上一枝禿筆相處,終於
完成七千多字的「並蒂蓮」。

而馬來西亞第一顆慈濟種子葉淑美,是受訪時間最久的,她足足給了我三
天的時間;葉淑美是帶領我進慈濟的資深委員,我們之間有很深的情誼,
然而這篇採訪稿卻是我拖最久才完成的,前後寫了一年多,跨了兩個農曆
年。葉淑美當年在馬來西亞「墾荒」的經過,不是精采和豐富可以形容的
,我感動得一面寫一面掉眼淚。當我終於交稿後,接到《慈濟》月刊編輯
來電肯定的當下,我哭了──那是完成一項高難度的「功課」,如釋重擔
的喜極而泣。

兩年多來,我雖常有欠稿的壓力,或腦筋一片空白寫不出稿子的煩惱,但
筆耕還是我的最愛,因為筆耕為我打開生命的另一扇窗,任我悠遊於筆紙
間的無垠藍天。

生活中,難免會遭遇挫折、煩惱,甚至無解的難題,但每當埋首在採訪稿
中,走入受訪者生命的感動時,自然而然會將自身煩惱的扁舟捨棄,任一
顆心悠游於紙筆間,坐看人世間的風起雲湧。

感恩所有受訪者,他們寶貴的生命故事有如在我生命的田畝遍植桃花林,
豐富了我的生命,讓我那雙原只會拿鍋鏟和掃把的手,也能拿起筆來採訪
、寫稿;更不可思議的是,原本我是個「機器白癡」,為了方便寫稿、投
稿,竟在五十六歲學會了打電腦和上網。

所有無盡的感恩,唯有化為更精進地寫、更虛心地求進步!而我所發現的
這片廣大筆耕桃花源,也真誠地歡迎大家一起來耕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