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筆耕志工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從新兵到「老爹」
◎許明捷
《我是許明捷》

民國四十二年我出生在台南,空軍機械學校士官班
畢業,在空軍服役十年,六十九年退伍,七十年進
入東雲股份有限公司服務迄今。

民國八十一年接觸慈濟,八十四年授證慈濟委員。
除了文字工作外,我的興趣是攝影、錄影,曾任台
南區影視志工;目前擔任台南快樂兒童精進班副班
主任。



我的作品分享

「斷」出新機


踏入花蓮慈濟醫院六東病房區,交班的志工指了指六○一病房:「堶惇O
一位偽造文書的受刑人……」

六○一的房門開著,王月霜走到門口,兩位警察坐在椅子上看報紙,床上
躺著左手齊肘而斷的病患,露出棉被外的腳踝銬著腳鐐。

見到王月霜在看他,患者挪動一下身子,順勢將棉被蓋住裸露的腳鐐,動
作自然地不會讓人發覺他想掩飾些什麼。王月霜直覺感受到:這是一個很
聰明又機靈的人。

和警察打了聲招呼,初次面對受刑人的王月霜,正不知該如何切入話題時
,瞥見患者斷肘的手,不禁想起了四肢只剩一肢的謝坤山,於是便開始說
起謝坤山的故事。看對方專心地聆聽、時而思考的模樣,王月霜知道他聽
進去了。

下午,王月霜帶了一本《我是謝坤山》送給他,並問他:「證嚴上人把謝
坤山從頭到腳看了一遍,說:『看起來是好手好腳嘛!』你知道那是什麼
意思嗎?」

「我知道,是身殘心不殘。」

「那『好手好腳』的下一句呢?」見他答不出來,王月霜也沒直接告訴他
答案,反而岔開話題,和他分享慈濟的賑災、訪視見聞。繞了一圈,王月
霜才切回剛剛的主題:「那你知道『好手好腳』的意義了嗎?就是『手做
好事,腳走好路』!」

他瞪大眼睛,沉默了一下,緩緩地說:「妳好用心!」

隔天早上,看到送便當到病房的王月霜,他說:「我昨天晚上打電話回去
給我姊姊,我向姊姊懺悔,姊姊哭了,媽媽也哭了。姊姊說,我雖然失去
了一隻手,但她找回了一個弟弟,媽媽也找回一個兒子。」

他說,十幾年前他做大理石拼花設計,一個月有十幾萬的收入,錢賺得容
易,花得也兇,上酒家一擲千金毫不吝惜。民國八十三年農曆春節,公司
只給了八千元讓大家過年,他知道,這家公司完了。

工作沒了,坐吃山空後,在旁人的慫恿下,他開始偽造信用卡,東窗事發
被捕,服刑中操作水泥攪拌機時,左手手套被攪拌機捲入,手臂也被拉進
而絞斷。

王月霜進一步問道:「你在偽造信用卡的時候,心埵釣S有什麼想法?」

「當時只想到要錢,沒有什麼感覺,倒是在夜深人靜時,心媟|有所掙扎
;但錢花光了,心魔就又戰勝了。如果當初有像妳們這樣的人來點醒我,
或許情況就會完全改觀。」

這梯次志工的最後一天,王月霜來向他道別。

剛踏進病房,志工林寶彩立即拉著王月霜的手說:「趕快過來,人家要送
感恩卡給妳,我手邊沒帶空白卡片,只好拿意見調查表讓他寫。」

看看他手上的調查表,王月霜說:「醫護人員這麼用心地為你醫治,你真
正要感恩的是他們。」

他點點頭說:「我知道,不只是醫師、護士對我好,這堛漣茪u、甚至戒
護的警察都很好。」

「我今天就要回去了,臨行前我有幾句話要送給你。」王月霜說:「在你
重新踏入社會後難免會遇到一些挫折,我希望你要記住三點:一,要去善
解;二,靜下心來觀想上人的願、上人的慈悲;三,在這世界上,還有許
多慈濟人默默地在祝福你。千萬要記住:手做好事,腳走好路。」

他點點頭說:「請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等明年出獄把家安頓好之後,
我會投入慈濟,如果有緣,我們會在慈濟道上相見。」

飛返高雄途中,王月霜的心猶如雲層中的飛機起起浮浮:「現在他是聽進
去了,但日後所處的環境會不會又讓他踏上錯誤的道路?……」

飛機穩定著陸,王月霜的心也豁然開朗:「與其擔憂,何不多為他祝福呢
!」




七年筆耕心情

從新兵到「老爹」


踏入慈濟已屆十年,一開始我就擔任文宣工作。猶記得民國八十四年慈濟
二十九周年慶,我回本會參與文宣工作,圓緣後德宣師父送給每位文宣人
員一條觀音玉佩,宣師父為我套上玉佩時說:「這一套,就把你套牢在文
宣組了。」

果真,我在慈濟道上至今唯一未曾放棄的就是文宣,如今也由一位文宣新
兵升格為早生華髮的「老爹」。

文宣主要工作是拍照片、做檔案,會從文宣踏入筆耕,不能不提到我的良
師益友──陳美羿老師。

認識美羿老師也是在慈濟二十九周年慶,當時她擔任採訪,但還不會使用
電腦,我便負責幫她打字,從那時起,我們開啟了合作之門,迄今未曾間
斷。

大林慈濟醫院啟業前,人資處為大林慈院同仁舉辦三個梯次的慈濟人文教
育研習營,美羿老師主編營隊膾炙人口的「快報」,空檔聊天時,她對我
說:「老爹,你不要光潤稿,自己也寫一寫。」

經她這麼一說,才覺得每次帶人回去做檔案,總習慣等著採訪稿,然後就
是看稿、潤稿,自己從未動過筆,好像缺少了些什麼;就這樣,我以大林
慈濟醫院院長、副院長夫人為題,寫了一篇「大林慈院三朵花」。

之後,美羿老師在「明日報個人新聞台」開闢專門發表筆耕隊文章的「靜
思花園」,激起我更大的寫作樂趣,於是我閒來就動動筆和大家分享。

以往參與國際賑災,從未想過將所見所聞記錄下來;動筆後,再度參與時
自然留意較特殊的個案,也開始做筆記。

菲律賓第二十五次義診,我將幾個較特殊的個案寫了一篇「向病苦深處行
」,感恩文史部的總編輯林碧珠,將這篇文章收錄在慈濟三十五周年慶的
套書堙A這對我真是莫大的鼓舞。

慈濟世界分分秒秒都有動人的故事上演著,慈濟人有責任、也有使命來為
慈濟留下歷史,我會在這條道路上繼續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