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筆耕志工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交心
◎張錦雲
《我是張錦雲》

民國四十七年我生於屏東,高職畢,八十四年接觸
慈濟,八十七年授證慈濟委員。

一個十分平凡的家庭主婦,因得遇慈濟讓生命更有
了意義。老天雖沒有賜我聰明才智,卻給了我人生
中所有珍貴的際遇:在為人女、為人妻、為人媳、
為人母的路上,一路走來平平順順。

採訪人生的苦難,教自己深刻體會慈悲本懷。期待

能在筆耕的田地上,開出更甜美的果實與人分享。




我的作品分享

三位老榮民


那天去做居家關懷,從照顧戶家出來時,望見對街一棟低矮破落的屋子前
,蹲著一位留著花白鬍鬚、皮膚十分黝黑的老伯伯,我們很自然地走過去
和他打招呼。

未及走進,便聞屋內傳來陣陣惡臭;趨近屋內一望,凌亂黑暗的地板上,
放置兩大盤用鐵盒子裝盛的魚肉骨頭,牆壁上掛著好幾個塑膠袋,媕Y也
裝著殘羹剩飯。

更教人吃驚的是,屋子婺s貓亂竄,倒是都養得肥肥胖胖。

「伯伯,您怎麼養那麼多隻貓?」

「前幾年我生病住院跑來一隻貓,在我屋子堨秅F五隻小貓,五隻貓又慢
慢繁衍到三十多隻,趕也趕不走,就養下來了。」

原來那些剩飯剩菜都是他去自助餐店要回來餵貓咪的食物。

我問他:「怎麼不住到榮民之家?那媕藿狾n,又有人照顧。」

「不行,我去了就領不到榮俸。」

原來老伯伯還有一個腦筋不靈光的兒子四處流浪,沒錢吃飯時,會回來跟
老爸伸手要錢。

「那我們來幫您整理環境好不好?」

「不要不要,你們一整理,我的東西都找不到了!」老伯伯搖頭拒絕。


※※※

一次外出搭計程車,司機也是一位老榮民,年高八十一。他用濃重的外省
口音講述著對時代、對兒子的不滿,不肖子孫讓他在一大把年紀仍須為生
活奔波。我只能安慰他:「伯伯,您很不錯喔,年紀這麼大身體還這麼硬
朗,一點也不輸給年輕人哪!」

他無奈地笑笑說:「唉!別人在我這年紀啊!都在含飴弄孫了!」


※※※

王老師的父親也是八十多歲的老榮民,數年前因中風癱瘓在床,生活起居
都需要人照料,年輕的王老師於是一手扛起照顧父親的責任。

每天上班前,他送爸爸到醫院開設的老人日托中心,傍晚放學再將父親接
回家。三十多歲的大男孩,總是細心地為父親洗身、換尿布、餵食,假日
就開車載爸爸外出散心,無微不至的輕柔動作,讓人想起慈母照顧幼兒的
情景。

王老師也會將照顧父親的點點滴滴說給學生聽。他要孩子知道:小時候,
父母照顧我們,等有天父母年老體衰了,我們也該如此照顧他們。


※※※

老榮民的故事大都心酸而無奈,他們都是時代悲劇下的犧牲者,一輩子顛
沛流離,若能在年老時享受天倫之樂,對他們的心靈應是很大的補償。但
有幾個人能像王伯伯一樣,有如此孝順貼心的孩子呢?讓人覺得心酸的,
就像第一位老伯伯一樣,終身期待的兒孫滿堂,竟是趕也趕不走的貓子貓
孫。




六年筆耕心情

交心


生命的流轉,總在不知不覺中將我們帶到不可預期的路上,但循著蜘絲馬
跡,你會發現,很多事情的發生還是有跡可循。

從小,自己的個性是內向到近乎自閉,在人群中常不知如何自處,於是一
頭栽進閱讀的世界,在其中找到一片悠遊自在的天地。但許多感動、心情
也不知如何與人分享,只好藉由日記來抒發這段青澀的成長歲月。

從小,一顆十分善感的心,常對受苦受難的人們寄予無限的同情,總覺心
有餘而力不足;走進慈濟,讓我易感的心找到了安頓的處所。

從小,家住東山寺旁,寺堛獐Л玩慁薄A常讓自己陷於異鄉遊子般的思鄉
情緒,只是不明白,心靈的故鄉在何方?早晚的梵唄聲,讓我的心有著濃
濃的、揮之不去的傷感。

而今,我終明白,在閱讀的世界、學佛的路上和慈濟的引導下,讓我漂泊
的心找到歸宿。

上人常說:未成佛前,要先結好人緣。

我不善與人相處之道,於是就想讓心中的感動與所見所聞的美好情事,藉
一支筆來與人結緣。最歡喜的是,文章發表後所引起的共鳴了。

加入筆耕,更有機會與人交心,並深刻感受心靈的四季遞嬗與人生的繁華
落敗,也為自己的生命歷程留下曾經有過的雪泥鴻爪。

筆猶青澀,心仍浮動,只希望歲月累積的不只是逝去的年華,更有光陰淬
練後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