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病榻變成道場
金義楨阿伯大林住院記
◎陳美羿
金阿伯「示疾」,
大林慈濟醫院悹堨~外諸大菩薩紛紛來「問疾」。
病榻變成道場,金阿伯除了滿心感恩,
還隨緣應機說法……




十月八日清晨,樂生療養院的金義楨阿伯不小心在寢室內跌了一跤,造成
左腿劇痛不能動彈。院友林葉趕快通知一位經常為樂生老人看病的王醫師
來診治,說是脫臼,就為他推了回去,貼上膏藥。之後金阿伯就靜靜地躺
著,希望能漸漸痊癒。

「金會長跌倒了!」消息立刻傳遍了樂生院,蓮友們紛紛來探望,林葉和
杜銀花等幾乎是全天候照顧著。

慈濟人獲悉後,也絡繹不絕前來樂生,苦口婆心地勸請金阿伯去就醫。

「我以前也摔過,貼貼膏藥,躺一躺就好了。」金阿伯說:「就算照了片
子,醫師說要開刀,我年紀這麼大了……」

知道老人家對病痛的看法和執著,大家無言以對,只好默默祈禱他能快快
好起來。



非開刀不可


天真的期待,隨著金阿伯臥床不起而變成愈來愈擔心。過了一星期,我終
於忍不住打了電話到花蓮,找慈濟醫院的骨科主治醫師、也是名譽院長陳
英和。
陳院長的祕書徐玲玲說:「是樂生的金阿伯啊?那快
把X光片用快遞寄過來。」

我飛快地開車到樂生,想說服金阿伯去拍個片子。沒
想到一屋子都是人,除了樂生的蓮友們,還有新泰區
的慈濟志工。

原來金阿伯剛從某醫院回來,他去作例行的心臟和高
血壓複診,並順道看了骨科,拍了腿部的X光片。

「醫師說是骨折,必須開刀。」慈濟新泰區組區長羅

寶琴說:「金阿伯說還要考慮呢。」

我詢問金阿伯:「您有意願開刀嗎?」

「我躺了一星期,已經累垮一堆人了;接下去林葉還有許多演講,必須外
出。」金阿伯說:「我考慮開刀,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過……」

我說:「我去把片子拷貝回來,送去花蓮給陳院長看,看陳院長怎麼說?


和曾秋香到醫院去,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感恩醫護人員幫忙,終於拿到了
兩張拷貝的X光片。

第二天,託因公出差到花蓮的兒子帶到慈院,給門診中的陳院長看。

約十點半,陳院長從花蓮打電話過來說:「金阿伯是股骨骨折。」

我說:「我現在立刻到樂生去,到了以後我再打電話給您,請您親自跟金
阿伯說明。」

到了樂生,通了電話後,陳院長說:「金阿伯!非開刀不可喔!」

「可是,我年紀這麼大了……」

「報告金阿伯!這個病都發生在老年人身上,我們的病人都是七、八十歲
,八、九十歲。」陳院長說:「不開刀會有許多併發症,很麻煩的。」

考慮交通因素,最後決定到大林慈濟醫院。陳院長聯繫了大林骨科主任簡
瑞騰;樂生護士莊秋美填轉診單,申請院內救護車。下午四點啟程,由羅
寶琴、莊秋美和我陪同護送到大林。



一大事因緣到大林


到達大林急診室,所有醫護人員已做好準備,立刻進行照X光、驗血等各
項檢查。

簡瑞騰主任和金阿伯第一次見面,兩人不斷地互道「久仰」!令旁觀者不
禁莞爾。

「明天早上第二台刀,大約十點半進手術房。」簡主任宣布,並且告訴金
阿伯放輕鬆,好好睡一覺。

大林慈院安排金阿伯住進八樓單人病房,不但寬敞明亮,還有一個大客廳

第二天上午,林俊龍院長的夫人親自來送
金阿伯進手術房。她說:「院長昨晚看完
門診,也悄悄地上來探望過金阿伯喔。」

手術完,在恢復室休息過後,金阿伯精神
奕奕,跟來探望的每個人打招呼,還跟樂
生的蓮友通電話:「我很好!放心啦!」

隔天,人文室同仁璧禎和院長夫人送來鮮花、水果和證嚴上人的祝福。大
家談起當年大林建院期間,金阿伯在樂生發起的六、七波募款活動,每一
次都有幾首打油詩,讓大家琅琅上口去傳誦:

「一包一百五,十包一千五;大五加小五,解救雲嘉苦。」

「大林建設醫療網,解除雲嘉病房荒;萬人只有四張床,自問要不要幫忙
?」

公關室同仁于劍興將金阿伯的照片加上詩歌,製作了一張超大海報,張貼
在二樓的牆面上,引起許多人駐足讚歎。

「這就是樂生的金阿伯,他來大林住院了。」

「他就是『用生命做志工』的金阿伯!」

就連醫院對面的早餐店老闆,都問起:「是電視上那位『金阿伯』嗎?」

金阿伯說:「回到『家』的感覺真好。」他說當年為大林慈院募款,但是
沒有想到有一天,會到大林來住院。

「金阿伯會來大林,是一大事因緣。」照顧金阿伯的看護許世明說。



菩薩示疾、病榻說法


天剛濛濛亮,病房堛漯鱆伯和許世明已經不知醒來多久,一老一少談興
正濃。仔細一聽,是在談論佛法。

「許師兄,你讀過《維摩詰經》嗎?」我忍不住跑了進去。

「讀過。」許世明說:「但是忘了。」

「維摩詰是一位居士,博學多聞,辯才無礙。有一次他生病了,佛陀派弟
子去探病,沒有人敢去,因為維摩詰居士口才太好,大家都不是他的對手
。」我說:「後來佛陀請文殊菩薩去,一堆人又都跟了去,去看『高手過
招』。」

金阿伯躺在床上,看著我們,微微地笑著。

「文殊菩薩問維摩詰居士,您為什麼生病呀?維摩詰居士說,因為眾生有
病,我才生病啊!」

聰明的許世明立即反應說:「金阿伯就是當今的維摩詰居士。」

「沒錯!你知道菩薩為什麼生病嗎?都是從大悲心而起。」我笑著說:「
我也只記得這些了,其他的,就問金阿伯吧!」

金阿伯「示疾」,大林慈院悹堨~外諸大菩薩紛紛來「問疾」。病榻變成
道場,金阿伯除了滿心感恩,還隨緣應機說法,三言兩語,如醍醐灌頂,
讓人受用無窮。

許世明特地準備了一本筆記本,隨時記錄下金阿伯的智慧言語。



多年毛病總檢修


骨折手術後非常順利;但是多年的各種老毛病,如高血壓、心臟病、腸胃
、便祕、尿路感染,還是困擾著金阿伯。

林俊龍院長說:「我們決定要為他做一個總檢查和徹底的治療,希望能讓
金阿伯出院後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首先是胸悶、心絞痛和氣喘。白天還好,到了晚上,輾轉反側,痛得難以
入眠。

金阿伯說:「以前夜媯h起來,就起來坐一坐,或走一走,或翻翻身。這
是老毛病,忍一忍就過去了。」

過去發作的時候,金阿伯只有獨自一人痛苦呻吟;但是在大林,可嚇壞了
周遭陪伴的人。林葉師姊和許世明,還有一位常在台大安寧病房當志工的
周淑美,團團圍住金阿伯,輕輕念著佛號,希望他能減輕痛苦。

由於金阿伯骨折後,臥床一週後才來求診,怕造成肺栓塞或脂肪栓塞。除
了給予氧氣之外,還做胸腔X光、核子醫學的肺部灌流攝影。檢查結果,
幸好沒有栓塞情形。

接著檢查心臟。十月二十四日,進行心導
管手術,發現左迴旋動脈有阻塞情形,於
是在那婺m放了一個血管支架。

金阿伯在加護病房觀察兩天後,回到原來
的病房,胸悶、氣喘的情況改善很多;但
是半夜胸骨下的疼痛還是會發作。

會不會是胃的問題呢?二十九日做胃鏡和大腸鏡檢查。

大腸是健康的;然而消化系統食道、胃部、十二指腸都有潰瘍,還有幽門
螺旋桿菌感染。

醫師給了抗生素和制酸劑;排便則用軟便劑;解尿暫時還是得用導尿管。

經過醫療團隊的努力,金阿伯的身體已經漸漸在康復中。



樂生有情,愛灑大林


十一月一日,公關室安排了一場記者會;晚上還有一場「樂生有情,愛灑
大林」的晚會。金阿伯滿心歡喜地期待著。

一大早,金阿伯自己在床上用早餐,然後換上整齊的服裝,等待記者到來


尿袋堬V濁的尿液讓許世明憂心忡忡,果然不久金阿伯就出現寒顫現象,
蓋了兩床棉被還在打哆嗦。

發冷過後就發燒,尿液轉成紅色,顯然有細菌感染現象。醫師緊急來處置
。金阿伯在忽冷忽熱的情況下,仍以堅強的毅力陸續接見記者,並在《一
個超越天堂的淨土》新書上簽名題字,致贈林院長。

「這本書要珍藏在醫院的圖書館,永久流傳。」院長感動地說。

晚上七點,在五樓大禮堂的「樂生有情,愛灑大林」晚會,由大愛電視台
新聞部製作的VCR揭開序幕,影片中敘述《一個超越天堂的淨土》書中
九位樂生蓮友的故事,令人感動落淚。

林院長首先致詞,接著由我簡單介紹樂生的概況,以及蓮友二十年來的發
心,之後,林葉師姊代替金阿伯向大家致意。

「陪金阿伯在大林十多天,親眼看到『活佛』和『白衣大士』。」林葉說
:「金阿伯在這堙A不像一個病人,大家把他當家人、當長輩,甚至當上
賓一樣看待。」

林葉專題演講完後,我打了電話到病房給金阿伯,金阿伯表示身體已經舒
適多了,於是他就利用電話和大家說話。

「不能到現場跟大家見面,非常抱歉!大林慈濟醫院是一所非常先進的醫
院,需要大家護持,特別是雲嘉地區的慈濟人。」金阿伯說:「我很感恩
大林的醫療團隊,還有全體志工……」

雖然金阿伯不在現場,現場許多人卻聽得頻頻拭淚。

回到病房後,許世明說:「八點多,金阿伯就急著要到禮堂去呢。」沒有
去成,金阿伯頗為遺憾。大家安慰他:還有機會!

果然機會來了!

大愛幼兒園本來要派代表來看「金爺爺」的,但十一月五日那天金阿伯體
力不錯,主動到幼兒園給小朋友們「看」。

小朋友的童言童語逗得金阿伯好開心;金阿伯也用「童言童語」勉勵小朋
友「說好話、做好事」。



一切順其自然


十一月二日早晨,金阿伯的病房來了一位意外的訪客──陳英和院長。

「非常感恩您!」金阿伯說。兩人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在電視上、報導
上,兩人神交已久,是熟稔得不得了的老朋友了。

「金阿伯,您的骨折若不開刀,只會惡化,連翻身都有困難喔。」陳院長
說:「現在開完刀,您就安心住下來,上人很關心您,大家也都祝福您。


金阿伯說:「感恩!若出院後,體力許可,將到花蓮朝聖。」

「好!我等著您!」陳院長歡喜地說。

一番簡短的談話,陳院長讚歎金阿伯是一位頭腦清楚、心胸豁達、思慮細
密的人。

在簡瑞騰主任眼中,金阿伯的「宏觀」,令他吃驚。

「金阿伯說:這一次來,我到處都實地『參觀』了,大林慈濟醫院設備之
齊全,不但要讓雲嘉南地區的人知道,也要讓全台灣的人知道。」

八B護理長賴惠君帶領護士無微不至地照顧金阿伯,她說:「金阿伯非常
體諒人,而且充滿感恩心。」

十一月初,金阿伯開始復健,撐著柺杖,一步一步向前邁進。從十公尺到
一百公尺,金阿伯用毅力重新出發。

住院將近一個月,醫療團隊盡最大的力治療金阿伯的老毛病。許多病痛都
有改善,只是解尿仍是不順。

「老了,這部『機器』已經用了八十多年,修修補補,能再用多久就用多
久。」金阿伯平靜地說:「一切順其自然!」

看護許世明陪著金阿伯,金阿伯不能睡,他跟著徹夜不眠;金阿伯胸痛,
他陪著著急;金阿伯痛苦,他陪著念佛;金阿伯漸入佳境,他也欣慰。

「金阿伯的長者風範,令我佩服。」許世明說:「能夠照顧他,我好歡喜
、好榮幸!」






在新莊樂生療養院的佛堂上,供了一座紅色的長生祿位,是蓮友們為金阿
伯祈福的。平常不太外出的老邁蓮友,也早早起床,相互扶持,到佛堂為
金阿伯念佛。

蓮友說:「因為他是我們的會長,他太重要了,我們不能沒有他。」

《維摩詰經》說:「從癡有愛,則我病生。……菩薩為眾生故入生死,有
生死,則有病。」

金阿伯也是慈濟人的「金阿伯」啊!在我們祝福金阿伯早日康復之前,不
妨先作自我檢視──去除無明愛欲,淨化人心,祥和社會。若能這樣,相
信「若眾生得離病者,則菩薩無復病也。」金阿伯必能早日康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