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那曾經荒唐的日子
◎劉雅
回頭雖然艱辛,
但見到妻子由委屈傷心變為支持信賴,
媳婦由怒目相視變成親如女兒,
兒子一句令人動容的話:
「下輩子,我還要做您的好兒子!」
他相信,再多的苦也值得!




「一步江湖,無盡期!」這樣富有江湖氣息的字句中,帶著濃濃浪子回頭
的掙扎與感慨,更充盈著一分蛻變而來的光彩。

一頭皚皚白髮,加上一臉徐徐祥和,是北區慈誠分隊長、也是環保志工的
他,怎麼也端詳不出那曾經的凶狠及荒唐……




他,吳應裕,在民國七十年間,人稱「吳董」或「吳
大」,他不願被稱為「大哥」,因為這樣和「一清專
案」比較有距離。經營橫跨黑白兩道的電玩業,當時
的叱吒風雲,人前人後的簇擁,使得「霸道」成為他
的代名詞;若問他「尊重」怎麼寫?對不起,不知道


「什麼是黑道?所謂黑者,是大多數人比較不能認同
的,稱之為黑。又所謂黑道的人,大部分學歷都不高
,無法咬文嚼字地來和人較長短,要顯現自己,只能
以拳頭。」這是吳應裕對黑道的解釋,並非定義,只

是一個曾在這個圈子中打滾過的人的觀察。

黑幫電影堛漱軉q,在他的世界雖不至於完全現形,但也可窺見一二。凶
狠殘暴的打殺、縱情聲色的放肆,以及離不開身的酒與無法自拔的賭,在
在都是他的縮影。

一個眼神,小弟們便噤若寒蟬,兒子馬上屈膝跪地;一個手勢,「上道的
」就知道該怎麼做。放縱糜爛的生活,除了委屈了老婆,亦成了兒子的仿
效對象。當時兒子才不過十六、七歲,已懂得胡搞瞎搞,同時擁有好幾個
女朋友,最後和吳應裕大吵一架,便離家出走了。子散妻不和,是他當時
的寫照。





這種並未規規矩矩謀生,甚至還帶有暴力傾向的分子,當他突然要「做好
人」時,所受到的質疑和波折,那是可想而知的了。

「《渡迷橋》、《了凡四訓》、《六祖壇經》是當時影響我最大的三本書
!」大家眼中的吳應裕,不是只曉得財色酒氣,一直以來他也斷斷續續在
接觸有關神、道的事,只可惜都不是正信而是迷信,舉凡通靈、乩童……
等,所有你知道的、不知道的奇門邪道,他幾乎都參與過。

當時他勤跑宮廟,甚至虔誠地沐浴誦經禮
佛,都只有一個目的:祈求諸仙神鬼,保
佑他賺大錢!

「不可思議的是,有一次我在誦經時,真
的看到所謂的小鬼,或坐或蹲地在我跟前
,聽我念經。」

「剛好那陣子的生意真的不錯,我認為是他們在幫我,於是便更用力地誦
經。但人太貪了,反而什麼都得不到,從那次以後,生意就變的不怎麼樣
,沒多久我也就不念經了。」

「說實話,當時我心堜珝Q的、所求的,都只是希望金錢滾滾來,別說能
從那些經文得到什麼領悟了,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也搞不懂。」吳應裕
侃侃而談過往的無知與荒唐。

謝增金,曾經是吳應裕的「小弟」,後來是慈誠隊一員的他,看準了吳應
裕對佛教並不排斥,便經常邀他一塊參與慈濟的活動。

起初,吳應裕總是理由多多,最後受不了謝增金的「煩」,於是敷衍了事
地走了一遭,以為就此可以擺脫。想不到謝增金的纏功果真了得,鍥而不
捨地勸說,終於在民國七十九年,讓吳應裕先加入慈濟會員,接著又慢慢
拉他參與慈誠隊的活動。

雖然跨進了慈誠隊的門檻,但不論是培訓或有勤務,吳應裕常常都「有代
誌」無法出席,就這樣「皮」了很久。不過或許是時機到了!以往看不懂
的經文、聽不懂的開示,吳應裕居然漸漸心領神會。

「民國八十年,我又將《了凡四訓》等書仔細地閱讀一遍,這才了解過去
的所作所為是多麼離譜。不僅傷害了家人,也造成社會的負擔,我真心感
到懺悔。

於是,我潛心地閱讀經文、聽上人開示,也認真考慮是否該放棄一切重新
開始。」





有鑑於過去對社會的「破壞」,吳應裕體會到如果只是嘴巴說說,那不是
真的悔過,但要放棄一切談何容易!心堛滷瓣耤A讓他在短短兩個多月間
,白了頭髮。

先不談已四十多歲的年紀,既沒學歷,又沒一技之長,以後要靠何維生等
種種現實問題,吳應裕當時所處的「特殊」環境,不是一個說走就能走的
平凡圈子,以他當時的「聲望」,突然說要收手,種種難堪的場面,仍是
無法避免。

一天,小弟們吆喝著眾人,拿著大魚大肉、拎著成打的酒,往已開始茹素
的吳應裕家堥荂C

「他們在閒聊、試探我的同時,有一位便拿著酒杯走到我身後,有一搭沒
一搭地往我身上淋了下來,沒一會兒,衣襟已濕透。

當時,我的修行還不夠,尚無法做到不動怒,便沈著聲警告他:『我數到
三,你再不拿開,就別怪我不客氣囉!』他是存心想試我,我氣不過,一
個過肩摔便將他給摔了出去。

其他人連忙上前察看已昏過去的他時,我邊喝著我的果汁,邊緩緩地說:
『才幾天不見,你好像有些不認識我了,好像有點忘了我是怎樣的一個人
喔!』

我只講了這麼一句話,那整晚大夥便安安靜靜地喝他們的酒,沒有一個人
敢再裝瘋賣傻。」

到底是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的人,曾經樹立的威嚴,還是讓人有所顧忌。
但吳應裕也以一句「一步江湖,無盡期」,來描述一朝踏入這個泥沼,想
要拔腿的困難。

除了要應付各方不斷上演的挑釁戲碼,自己心態上的調適更是重要。從要
風得風、要雨得雨,變成一個讓小弟爬到頭頂來撒野的人,那種痛苦比什
麼都還要難堪。





深知不能再走回頭路的吳應裕,對這些除了忍還是忍。但往前走的路上,
重重的障礙與考驗亦接連而來。

首先要面對的是近四百萬的負債。結束了電玩業,吳應裕選擇了苦力的工
作。

「最初幾年,我還是很不甘願。找工作時
,大家的反應都是『你阿達喔!』好好的
董事長不當、輕輕鬆鬆能賺錢的行業不做
,跑來做這辛辛苦苦、一天僅有一千塊錢
的苦力,不是瘋了是什麼?

脫下西裝、全身髒兮兮地工作,一天下來
,才賺取那從前我稱之為『小費』的微薄

薪水,心堛滷瓣膆i想而知。

考驗卻還沒結束,有一次甚至遭受無妄之災,就如同『雨從天窗潑下來』
,連最不可能的事都發生了。

那天,工地堛漱H打群架,照理說不在現場、休假中的我,應該沒事吧!
但我也一併遭到解雇。連在家睡覺都會有事,那樣的情境,給了我十足的
考驗。」

「忍一時,海闊天空」,吳應裕終究還是咬緊牙關撐了過來,工作雖然經
常更換,但意外也幸運地,卻一次比一次更好,後來經營起二手貨的中古
店,生計才漸漸穩定了下來。





在那段困苦的日子當中,吳應裕以行動重新拾回了妻子的信賴,而離家出
走的兒子也重回到他的身邊。

「一天,已許久不曾聯絡的兒子突然來電,說想找機會和我當面聊一聊。
我叫他馬上回來,現在就在家媯扔菪L。他回來後,向我表達了懺悔之意
,說他知道過去的自己做了很多不對的事……

我問他:為什麼會突然回來向我懺悔?他告訴我,在電視上看到一個法師
在演講,是什麼『幸福人生系列講座』的,講題是『人在福中不知福』。
他聽了之後,才驚覺自己的不知福,於是回來向我懺悔。

我一聽,馬上明白了這個將我已失去的兒子又帶回來的人,不是別人,正
是我們敬愛的上人!當下的感動,也讓我更努力地擺脫過去的種種,用心
做慈濟。」

回頭雖然艱辛,但見到妻子由委屈傷心變為支持信賴,媳婦由怒目相視變
成親如女兒,還有兒子對他說的一句令人動容的話:「下輩子,我還要做
您的好兒子!」他相信,再多的苦也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