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生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癱瘓美髮師,耕耘美麗心田
◎黃秀花
一場車禍,
讓一個快樂的美髮師從此癱瘓在床,
她輕易原諒了肇事者,
更進而找到生存下去的勇氣。




儘管重度癱瘓在床,沈文真卻沒有放棄自己,反而更積極地活著。


「你還好吧!」
開口說第一句話的是躺在病床上的沈文真,
她沒留意到自己傷勢嚴重,
反而關心起肇事者。



五年前,沈文真還是個快樂的美髮師,每天工作到晚上九點才下班,她卻
不以為苦,因為能讓顧客滿意,就是她最大的成就感。
那天夜堙A天空飄著細雨,她下班騎機車回家時,不
意半路卻遭一部小轎車迎面撞擊。猛力的一撞,她當
場昏厥了過去,醒來時,人已躺在醫院;旁邊站了個
年輕人,正不安地來回踱步。

「你還好吧!」開口說第一句話的是躺在病床上的沈
文真,她沒留意到自己傷勢嚴重,反而關心起肇事者
來。

被她這麼一問,年輕人嚇了一跳!當時是現役軍人的
他,正為自己的肇禍擔憂不已,心埵郎陶Q痛罵一頓

的準備,怎料會被如此和顏對待,他反倒心虛了起來:「我很好!那妳呢
?」

「你看呢!」順著沈文真的目光挪移,年輕人用顫抖的手捏了捏她的雙腳
,竟然一點反應也沒有,他心一驚,淚水不禁在眼眶堨朝遄C

「不用擔心!我不會找你麻煩的!」沈文真不但不怪罪對方,還說:「可
能是下雨天視線不好,你才會不小心撞到我。」

在沈文真的心堙A真的就是這麼認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早在出車禍前一週,她就夢到自己被撞成重傷──頸椎重創、下半身癱瘓
、手指蜷曲無法伸直;當夢境成為事實,她雖不願意,卻也不得不接受。

對於撞傷她的年輕人,她能體會他的恐慌,因此並不打算多追究;況且,
對方父母也很誠意要負擔她住院的醫藥費,「事情既已造成,不如就原諒
對方吧!」她這麼想。

雖然懂得體諒他人,但沈文真面對癱瘓的肢體,仍不免憂傷,一度還想撞
牆自殺,了斷餘生;也曾封閉自己,不肯見人。畢竟她才三十二歲,正是
青春飛揚的年紀,還有好多美好的未來等著她追逐,怎能就此躺下……


「尊重生命、愛惜自己、關懷別人」三句話,
成了她的座右銘,讓她找到生存的浮木,
也重新開啟了生命的動力。



從住院開刀、復健到出院回家,轉眼間五年過去了!五年的歲月對一個每
天只能躺在床上,連翻身都不能的人來說,日子尤其漫長。

在花蓮慈院住院的那段日子,雖是沈文真生命最晦暗的時刻,卻也是獲得
最多真摯友誼的時候。

「很多護士一有空,就會過來陪我聊天,不斷給我加
油打氣!」沈文真說,她與每位照顧過她的護士都很
投契,一直到她出院回家後,仍常有護理人員到她家
關懷探望,至今她還記得其中一、兩位的名字,只是
後來她們都遠嫁到北部,才失去了聯繫。

而志工則常用證嚴上人的法語鼓勵她,或陪她讀《靜
思語》、或陪她聽「慈濟世界」廣播,用盡各種方法
想幫她紓解心情、化去困境。

活潑如蘇足,會用歌唱自娛娛人;內向如蘇秋忠,雖

然話不多,沈文真卻也能感受他的真誠。

「我最早認識的志工是蘇秋忠。」沈文真說,那時蘇秋忠總是會來到她的
病床邊,靜靜地坐在椅子上,一句話也不吭;後來還是她覺得納悶,才主
動問他:「有什麼事嗎?」

沒想到憨直的蘇秋忠竟回答:「妳要喝水嗎?」讓沈文真笑到噴飯。

「我會認識蘇足,其實是透過蘇秋忠的介紹。」

沈文真回想五年前,她住在慈院的復健科病房,一個臉上堆滿了笑容的志
工,來到了她的病床邊。

深入一談,沈文真發現那位志工與她同樣是失意人,只是一個是車禍重創
,一個卻是為情所傷。

沈文真說,她與蘇足交情最深,兩人就像母女一般,常互吐心曲,藉以療
傷止痛。

有一回,她們在病房內扭開收音機,聽到上人一段言簡意賅的開示,其中
,沈文真最記得的是「尊重生命、愛惜自己、關懷別人」三句話,後來這
就變成了她的座右銘,讓她找到生存的浮木,也重新開啟了生命的動力。

當時,她仔細端詳站在眼前的蘇足,瞧她生得莊嚴又美麗,任何人第一眼
見了她,必定會想她應是個幸福的女人;但事實卻不然,失敗的婚姻曾教
她傷心欲絕,又豈是旁人所能解,唯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感受到那種
苦是如此痛徹心肺、苦不堪言;正如她一樣,因為經歷過車禍重創、身體
動彈不得的苦痛,才理解到原來苦是怎樣的滋味,既說不出、也吞不下。

突然間,她有了一番頓悟。「原來,每個
人都有自己的一本人生劇本,是苦、是樂
,全靠自己去詮釋!」

「與其傷心地活著,不如勇敢面對現實,
堅強地走下去!」她不斷藉著上人的話提
醒自己:「我要多愛自己一點,愛的存款
夠多了,才有能力幫助別人。」

看到沈文真不再黯然神傷,蘇足自是感到欣慰,她與她的一場患難之交,
就從五年前一直延續到現在。


陪伴她的志工,原來與她同樣是失意人:
一個是車禍重創,一個卻是為情所傷。
兩人建立起母女般的感情。



「我跟她相識已有五年又一個月了!」沈文真很認真地算著。

「我第一次到她病房時,她的頭是矇著棉被,不肯見人的!」蘇足指著沈
文真說:「那時候我的心情也很不好過,先生外遇的事讓我傷心透頂,所
以我來慈院做志工,希望能轉移注意力。」

「妳那時看起來就像『怨婦』!」沈文真還記得,當時蘇足最常唱「度化
人間」這首歌,每次都唱到紅了眼眶,唱完後還跟她嘻嘻哈哈地聊天,嘴
角笑、心媯h,實在讓人看了心疼!

雖然沈文真情緒極為低潮,但看到蘇足身陷情海,無法拔脫,那苦到笑中
帶淚的臉龐,讓她看了實在難受,於是忍不住激勵她:「妳再怎麼苦,都
比不上我吧!看看我,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怎麼也動彈不得,而妳呢?妳
還有個健康的身體呢!」

沈文真這般話如醍醐灌頂,字字句句都敲痛了蘇足的心扉,她擦乾淚水,
抬頭望著眼前這位堅強的女子,身殘,心卻不殘,又見她目光炯炯有神的
模樣,更讓蘇足感到慚愧:「我當志工是想幫助病人,沒想到卻讓病人給
『度化』了!」

蘇足不是沒有看過沈文真落魄的一面,有次,沈文真半夜排便出現障礙,
卻不忍心吵醒值班的護士,只好自己忍著,一直等到清晨護士來了,打開
尿布一看,臀部全紅腫了起來。

看到沈文真如此痛苦,蘇足不免也反觀自照:「她連排便都無法自行處理
,還有什麼比她這樣更苦的呢?我的苦又算得什麼呢?」

往事雖如過往雲煙,至今想來仍歷歷在目;談到此,沈文真不禁和蘇足對
望了一下,會心地笑了開來。


雖然全身不能動,
但她感恩還有一雙眼和一張嘴,
她要把所看、所聽到的善,用心傳遞出去。



暑假,陸續有老師、大專生、中學生等不同年齡層的群體來慈院當志工,
領隊之一的蘇足總不忘帶領他們去沈文真家堭敢獢F而沈文真也毫不避諱
地以己身的經歷鼓勵來訪的志工們。

她曾對老師們談到一個觀念,「倘若一位老師教好四十位學生,四十位學
生就可以再去影響八十位家長,社會要能祥和,需靠大家共同來努力。」
也曾告訴莘莘學子們,要「惜福愛物、少欲知足」,能杜絕奢靡的物質享
受,將錢布施出來照顧弱勢者,才是有福之人。

而對來訪的友人及鄰居,沈文真也一再宣導資源回收的觀念,她雖然手腳
不能使力,卻能用嘴巴教人做環保,任何時間造訪,都可看到她家前庭堆
了好幾袋的寶特瓶和紙類。

「口足畫家謝坤山雙手殘廢,卻能以口代手作畫;我雖然沒有繪畫的才能
,還是可以用口做好事啊!」沈文真樂觀地說,雙手萎縮讓她連拿起書本
都覺得費力,既然上天還留了一雙眼睛和一張嘴巴給她,就是要讓她善用
它們,盡情發揮。

而今,除了頭與手之外,全身都不能動的沈文真,最
常收看的就是大愛電視台大愛劇場、人間菩提……等
節目,她都能如數家珍地談論著,上人的法語是她的
精神食糧,大愛劇場的故事是豐富她心靈的滋潤品,
她要把所看、所聽到的菁華,再用嘴巴傳播下去。

甚者,身為慈濟會員的她還發願,有朝一日要更進一
步當慈濟委員,這心願她正一步步在實現中,蘇足是
她當然的護持者,藉由她的牽引,已有許多慈濟技術
學院的學生成為她的會員。

「她現在是我的雞囝仔,我是她的母雞!」蘇足驕傲地說。





在沈文真房間的牆上,掛有一幅過去弟弟為她畫下的素描,畫中的女子留
著波浪形捲髮,美麗極了!再對照現在躺於床上的沈文真,頭髮已削成短
得不能再短的平頭,秀麗依舊,卻更見清爽了。

剪掉三千煩惱絲的她,雖不再是以往那個愛漂亮的美髮師,但放下理髮器
具之後,她的生命並沒有因此停頓;相反的,她正運用自己的願力、用一
種看不見的力量,在淨化自己以及他人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