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人間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花蓮北埔社區的環保娘子軍
◎邱淑絹
「不理路邊的資源,就像狠心的媽媽不理孩子。」
從單打獨鬥到發展出小小環保兵團,
這群婆婆媽媽「貪」著路邊的資源,如同貪著寶庫堛熄尷驉F
她們捨不得的,不僅是被任意棄置的資源,
更是長長久久、子孫賴以維生的地球。




花蓮縣新城鄉北埔國小旁,一間看似簡陋的水泥屋,其內暗藏著許多不為
人知的寶藏。每天曙光乍現之際,總可見到一位體型嬌小的婦女,蜷曲著
身軀,細心打理屋內屋外的寶藏。這是一處資源回收站,也是環保志工林
秀蝦一天資源回收的開始。



老機車加掛二輪推車

微胖的身軀,志工背心外罩一件圍裙,頭戴白帽、口
戴白色口罩,只露出一雙眼睛的臉龐,有著一分從容
不迫的閒適心情。

原本買來讓兒子做早餐生意的店面,牆上看不見三明
治、漢堡之類的價目表,取而代之的是鐵罐、鋁罐、
寶特瓶及紙類等標示牌。買了店面不做生意,卻拿來
當資源回收站,林秀蝦的理由很簡單:「因為已經被
我堆滿東西了!」

林秀蝦住家對面有一輛子母垃圾車,每天未動手分類

前,她會先從堶授蓬z出可回收的資源,再牽出那輛後置一架二輪推車的
老機車,啟動引擎,也就啟動了鄰里之間的資源回收工作。

由於住家附近有許多商店,她總不厭其煩地挨家挨戶去做宣導。願意配合
的商家,她就在門口掛上藍色垃圾袋,讓商家丟入可回收的資源;隔天,
再用另一只乾淨的來替換。

「為了這些資源,我每天再怎麼辛苦也要來收。」林秀蝦帶來的袋子都是
重複使用的,她每天將回收的資源倒出整理後,再將那些垃圾袋洗淨晾乾
;第二天,再往商家門前一掛,又可發揮重複利用的物命功能。

一家一家收,一件一件物品也就先後被堆上機車和手推車;在機車前籃處
,她吊掛了許多用粗鐵線做成的勾勾,可攀掛一袋袋較輕的鋁箔包、鐵鋁
罐及寶特瓶等;東西多時,再在機車兩側架出扁擔般的籮筐來裝載。經由
兩條橡皮繩的捆綁後,平時用來代步的老機車,就成了個裝甲戰車般地,
任你是紙箱、沙拉油鐵桶、腳踏車、鐵板、比瓦斯桶還大的氯化氮空桶,
她都有辦法將它們裝載上去。



做著做著就上癮了


每當晨曦初透,「環保早餐店」一開,林秀蝦的獨角戲便上場;八時許,
幾位要角也紛紛現身台前。

家庭主婦陳素蘭累累掛掛地騎著機車來;個兒嬌小的郭秀卿踩著奇巧可愛
的三輪車來;隔壁七十幾歲的林瑞英,頭戴斗笠,右腳一拐一拐地走著來
;還有那老被「卡」在路旁子母車堙B時常一個電話求救,眾人就要倏地
前去幫忙搶載的游金治,也ㄎㄧㄎㄧ叩叩地跟著騎車趕來。

幾位環保娘子軍,每天一得空,就來這
幫忙做分類,使用的方法,都是從林秀蝦
處如法炮製;而來此幫忙的原因,卻是簡
單的可愛。

「我早上送孩子去上學,就看見阿蝦在那
邊做;中午接孩子下課,她還在做……想
說來幫忙,好讓她可以早點回家吃中飯。

」調侃自己是來給予林秀蝦精神支持的陳素蘭說:「誰知道一做就黏住了
!」

總是一付大框眼鏡佔去半個臉的陳素蘭,生性樂觀活潑。其實還沒來幫忙
前,陳素蘭就在住家旁搭了個小涼亭,供鄰人們投入可回收的資源。涼亭
下吊掛著張發黃的紙牌,上書:「證嚴法師說:『即使是一張紙,或是一
個罐子,我們都感恩您的布施。』請讓我有種福田的機會。」來到北埔環
保站對陳素蘭而言,似乎讓她找到更多種福田的機會。

游金治則是有次經過北埔國小圍牆旁,看到林秀蝦默默地在做資源分類,
心中篤定了方向,再經由林秀蝦及陳素蘭的大力邀請,遂在環保站堳搕F
下來:「我以前沒走過這條路,沒想到才走那麼一次,就每天來報到了。
」游金治說她做著做著,就「做上癮」了!

常常爬進子母車媥葶B資源的游金治,每到回收站就埋首苦幹。過年前,
她為了撿一個被丟棄在籬笆旁的空瓶,不慎依靠的籬笆倒了,她的手也摔
斷了;裹著石膏,她仍繼續來做分類。「反正在家也是閒著。」

如今左手上的石膏已卸下,然創傷後留下的後遺症,常令她使不上力。不
過,她仍是「習性未改」,「貪」著子母車堛爾篞翩A如同貪著寶庫堛
黃金;不過,她為的不是自己,而是希望這些黃金能化為一股清流,洗滌
更多人的心。

身高僅約一百五十公分的郭秀卿,住在游金治的隔壁
,因游金治相邀而來;每當她踩著載滿紙箱的三輪車
出現在路口那端時,常引起眾人會心一笑。郭秀卿有
著農村社會婦女的大嗓門,說話直著來、直著去,其
純樸可愛的模樣,真可謂「草根菩提」的最佳寫照。

林瑞英阿嬤家住環保站附近,雖然右腳行動不甚靈巧
,但她也是天天來報到。當大家在門口做著分類時,
她則獨自一人躲在屋堙A經營著她的紙類整裝。

守著一整屋佔地最多的紙箱王國,眾人都愛調侃她擁

有站堻怞h的寶藏。而聽到這,她也只是說:「我就只會折紙箱啊!其他
的我又不會。」



一路騎、一路看、一路撿


每天來環保站的路上,這群娘子軍總是一路騎、一路看、一路撿。機車上
累累掛掛的、躺在三輪車上的、卡在路旁子母車堛滿A無非都是她們眼中
視為「黃金」的寶貝資源。

「做環保後,每次經過路邊或子母車,就常常走不過去;因為有資源不撿
,很可惜。若有急事時,就得給它兩眼直視前方,狠心地直衝,不然一條
路永遠都走不過去。」

眾人開玩笑地說,不理路邊的資源,就如同狠心的媽媽不理孩子般。「上
人說不能貪,可是我們都貪在這堙C」常常也被「卡」在子母車堛漯L秀
蝦說。

撿回與載回的資源也不是將它們分類就好,她們總會準備幾桶清水,將骯
髒的部分清洗後,再交給回收商。而看到丟棄的便當盒媮椏捱▲熊獢A或
是因過期而被丟掉的麵包,她們也會集中拿去給豬吃。

每天跟著人們視為髒污的垃圾為伍,游金治表示雖然也是有點累人,但她
就是做得很快樂;至於為何會快樂,她卻是一點也說不上來。

經過多年來的倡導與落實,附近居民也深
受感動,會將分類且清洗好的資源拿來給
志工,而這樣的動作總換來志工們的滿面
笑容與滿口感恩。

家住高雄的爺爺蕭金祥,便是其中一位。
蕭爺爺的兒子住在游金治家隔壁,每當他
來花蓮兒子家住,早上去運動總會邊走邊

撿,六、七公里的路走下來,回收的資源也很可觀;回家後,他再將這些
回收物清洗乾淨、踩扁、分類及裝包;然後用他的小汽車,載來站堨瘚
志工們。

就在物品的分類與交接堙A一群上了年紀的友誼純真地漫漾開來,日子也
在晨昏定省中找到了不一樣的樂趣。



甘願做,不怕人笑傻


做環保以前,身為花蓮區慈濟委員的林秀蝦常在靜思精舍進進出出,幫忙
種菜、挑菜及廚房的工作。

她的左手中指呈不正常地彎曲,無名指短了一截,那是之前在精舍幫忙種
菜時,有天要插竹子給豆藤爬,因竹子太長,懶得用手鋸,沒想到啟動電
鋸時,竹子沒鋸到,倒把自己的手給掃了過去。

「人就是不能太懶。」說這話時,林秀蝦清洗塑膠飲料杯的手,稍許停歇
,望向遠方的眼神透著堅柔,旋即又繼續埋進回收堆堙C

林秀蝦說,九二一大地震後,她曾到重建區幫忙,眼看記憶中的美麗大地
受毀傷,她深覺保護地球的工作刻不容緩,回到花蓮後,就開始投入資源
回收的行列。

「我本想每天做完分類,還可以回精舍幫忙,結果一做就給綁住了……」

北埔環保站的回收工作因著眾人的努力,在社區媞C慢地推展開來,然剛
開始推動環保時,也是面臨一些考驗。

「大家都笑我傻!說我吃自己的飯,做別人的事。」回憶初做環保時的艱
辛,林秀蝦不免心生悽然:「我雖然不認識字,可是我有智慧,我知道要
保護地球。」

而做分類時,也有需要克服的問題。「我的眼力不好,要看那些標示碼,
很累人。」林秀蝦說,像PP是塑膠類、PET是寶特瓶之類的英文字,
她是硬把它們背下來的。

一旁陳素蘭說:「人家笑,我就跟著他笑
,笑一笑後,我就請他們來幫忙,他們也
來啊!」陳素蘭總愛調侃自己因臉皮厚,
所以笑出許多好因緣。

這樣的回收工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從不
停歇,就算是下雨天,這些娘子軍們一樣
前來報到,連過年過節也不例外。陳素蘭

表示,大年初一尤其忙,根本不得休息,因為假日過後,人們製造的垃圾
特別多。

此外,看到阿富汗的人民長期遭受戰亂,沒食物、衣服過冬,而她每天可
撿一堆資源回來,還有滿滿的、完全沒有吃的便當,以及八成新的棉被,
讓陳素蘭心痛得想哭。她表示,台灣物資豐碩,更應愛惜資源,也讓她更
堅定地朝「環保之路」走去。

陳素蘭表示,自己曾因腰椎問題穿鐵衣穿了好多年,做環保之後,那件相
當悶熱的鐵衣,從此閒置一旁;而現今能開口對先生和兒子說感恩,以及
先生和兒子會幫忙做家事,讓她安心地在外面做環保……都算是另一種無
形的收穫吧!





「誠募環保志工,時間:早上七點到十點。」

這個招牌掛在林秀蝦「環保早餐店」的牆上。雖然已從單打獨鬥到發展出
小小環保兵團,林秀蝦仍不為眼前的成績而滿足;她說:「如果整個北埔
社區有八成五的人在家做資源回收,一成的人能夠出來做分類,那我就滿
足了。」

「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林秀蝦說,除了自己付出行動,她們也不放棄
每一個可以宣導資源回收理念的機會。

至今,眾人尚鍥而不捨地循線找尋那些會隨手丟棄資源於子母垃圾車中的
人,期望他們一起加入資源回收的工作。她們不捨的,不僅是丟棄在垃圾
車堛爾篞翩A還有長長久久、子孫將賴以維生的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