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瑩童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仁慈的長壽王
◎證嚴上人
上人說故事


長壽王犧牲了王位,換得百姓的平安
犧牲了生命,救助走投無路的人
臨終前,還叮嚀太子心存仁德
然而,面對殺父仇人,太子真能拋棄仇恨嗎?




從前有一位國王,他不僅對內施行仁政,對外也主張和平。這個國家的人
民就像一家人般相親相愛,而愛民如子的國王就像他們的長輩,人人尊稱
他為「長壽王」。

長壽王的名聲愈傳愈遠,卻讓鄰國的國王動了貪念,想要發動戰爭,併吞
這個祥和的國家。

消息傳到長壽王的王宮堙A大臣們建言:「我們要趕緊備戰,不能讓他國
侵略。」

「戰爭很殘酷,無論誰贏誰輸,都將造成人民的損傷;一旦兩國相互殺伐
,仇恨幾時休啊!」長壽王向大臣說明:「人生短暫,有緣相聚,要以仁
心互愛互諒,何必為了幾十年的性命,或是如浮雲的國土而爭鬥呢?如果
有人想要這個國家,不必動用武力,我願意讓出王位,換得百姓的平安。


長壽王不顧大臣的反對,帶著太子長生悄悄地離開到深山隱居。

新國王不費吹灰之力便取得這個國家,但是他卻擔心害怕:「有朝一日,
長壽王會不會回來報復,搶回失土?」於是,下令以重金獎賞,捉拿長壽
王。

某日,長壽王在樹下見到一名疲累的旅人。他問旅人:「你全身消瘦,看
來很疲倦,你是從那堥茠滿H」

「我來自很遙遠的國家,身上背負了龐大債務,家媮晹釧d小無法過活。
我聽說長壽王很仁慈,因此想來請他幫助我……」

長壽王說:「我就是長壽王,我很同情你的遭遇,可惜我已經沒有力量幫
助你了……」

對方哭著說:「我的債務無法償還,回去只有死路一條,就連妻小也會活
活餓死,我該怎麼辦呢?……」

長壽王安慰他:「你不用悲傷。聽說現在的國王貼出告示,凡是找到我的
人,就能得到千萬兩的賞金。你既然有困難,我就將身軀送給你,快將我
綑綁起來去領賞吧!」

「我不能這樣做,您是一位仁者……」

長壽王說:「人生不過數十載,就算我能在這個山林中平靜過日子,終也
有老死之時。我曾發願,只要眾生有苦難,就要盡力去幫他。今天乘著我
的身體還有價值,就讓我幫助你還清債務吧!」

旅人遵照長壽王的意思,用樹藤將他綑綁起來,帶入皇宮領賞。一路上長
壽王所到之處,百姓們看見這位從前仁慈的國王,無不跪地叩頭、哀叫痛
哭。

長生太子發現父親被人捉走,一路追趕過來,卻為時已晚,只見父親已被
押上刑場,正在交代遺言。長壽王說:「以仁德愛人是做人的本分,這分
仁愛之心絕不能受外在逆境影響而動搖……」

長生太子知道,父親這番話是對自己的叮嚀,但他的內心卻非常痛苦:「
父親被人殺了,要我如何平復心情?如何才能忘記殺父之仇?……」

為了復仇,他隱姓埋名回到城堙A在一個平民家幫忙種菜。因為他很用心
,種出來的菜非常好吃,一位大臣吃過他的菜讚不絕口,便要他辦一桌酒
席,邀請國王來嘗嘗。

國王對於滿桌色香味俱全的料理非常滿意,認為他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便將他留在身邊。一段時間之後,長生太子逐漸取得國王的信任,成為國
王的侍衛。

一天,國王帶著他上山打獵,兩人在山中迷路,與大隊人馬分開了。經過
了好幾天還是找不道出路,國王又餓又累,沒有力氣再繼續走下去,便將
手中的寶劍交給他,趴在他的腿上睡著了。

這是個幫父親報仇的好機會,但是長生太子卻陷入了猶豫:「父王生前不
斷以仁、以慈、以愛教導我,現在這個國王雖然貪婪無道,但是看他躺在
我的腿上安睡,模樣和我的父親是那麼相像,他也是人家的父親啊……」

國王連續三次驚醒過來,說是夢見長壽王和長生太子要殺他……

「他雖然暴戾,卻連睡覺都不安穩,可見心中多麼惶恐啊!……」想到這
堙A長生太子放棄了為父親報仇的念頭,對國王說:「你安心睡吧!我會
在這堳O護你,你不用擔心害怕。」

國王睡著不久又驚醒了:「我夢見長生太子說要原諒我……」他滿身大汗
,緩緩地坐起來說:「這幾年來,我侵占這個國家,又殺死了長壽王,我
沒有一天安心過;我好像身墜地獄,不論何時都感到驚慌、痛苦,我實在
是大錯特錯……」

長生太子聽到他有懺悔之心,便當場表明自己的身分:「你不用怕,你所
懼怕的長生太子就是我。剛才你在我的腿上睡著的時候,我對你還存有恨
意,我的心還在起伏,覺得這正是報復的最好時刻;不過,我還是放棄了
,因為父親臨終前曾交代我要以仁愛待人,現在的我已經原諒你了……」

國王嚇出一身冷汗,他不斷地懺悔:「感恩你能原諒我,但是現在我們兩
人都迷失在森林堙A如果再不能脫困,我們就都死定了!」

長生太子笑了笑說:「我們並沒有迷路,是我故意帶你脫離人群;現在,
我可以再帶你出去。」

國王回宮後,召集所有大臣宣布,為了感恩長生太子能以寬恕取代仇恨,
他要將這個國家歸還。

大臣們看到太子不但長得一表人才,又和長壽王一樣擁有一顆寬大的心,
人人都非常歡喜,也都樂意擁戴新國王。





一念心,可為惡,亦可為善。長生太子雖然很仰慕父親,也時時謹記父親
的教誨,但是,面對殺父之仇,心中的恨意難以消除,因此想盡辦法要報
復;幸好,最後他終能以父親的仁慈和愛來寬恕對方。

一般人的心總是沉沉浮浮,無法調伏得平靜;煩惱一來,心中的仁愛寬恕
不見了,行為方向就偏差。把心照顧好,將污染煩惱一層一層淨化、一分
一分去除,便能回歸清淨的本性,行為方向也就正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