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種子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鏡頭下的使命
◎劉雅
青少年志工菁英獎


鄭璟鴻,18歲
.就讀高雄中華藝術學校二年級,
.大愛電視台映象志工,
.用鏡頭傳遞真善美。



不服輸,決定拍出好東西


在巴西出生、巴拉圭成長,兩年前才回到台灣的璟鴻,特殊的成長背景塑
造出他獨立、又帶點不服輸的個性。
這種不認輸的性格,曾讓他跟同伴爭吵不斷、甚至拳
頭相向;可轉換到當攝影志工的角色時,卻又恰如其
分地發揮了他充滿韌性的一面。

璟鴻表示:「『獨立』是在國外生存的條件之一,不
僅要訓練自己『打不倒』、更要學習『倒了再站起來
』的不倒翁精神。」

「在不熟悉的環境中,因為無法預測將會遭遇到的困
境,所以人會變得自我保護、變得強悍。而當時的我
或許不懂得收斂自我保護的限度、再加上年紀小,別

人言語一激,往往就起了爭執。沒想到我這種不服輸的個性,卻也間接成
了我在攝影這條路上的推手。」

從小便對拍拍照照深感興趣的璟鴻,總是手拿著V8到處走走拍拍,巴拉
圭僑界經常舉辦的一些活動、晚會,就成了他「練習」的目標。

「從台灣退休的幾位記者叔叔伯伯經常應邀幫各種晚會拍攝紀錄,他們大
概常看到我拿著V8東拍西拍,有時遇上了便會跟我聊上幾句。

幾次下來,還見我總是以一副『玩』的心態在拍,就有人忍不住以激將法
說:『你若是真有本事,就好好拍出個像樣的東西出來!』

結果我的『不服輸』因子在聽到這句話後全數清醒,當下我心奡N想:『
好!我一定拍出個像樣的東西來!』就這樣漸漸認真起來,認真到了欲罷
不能的地步、到我想長久透過鏡頭來記錄我所看到的一切事物。」



從鏡頭,看到深刻人生


開始「認真」後的璟鴻,便勤奮地游走在巴拉圭僑界經常聚集、舉辦活動
的華人團體間,忙著拍攝、學習。

璟鴻說:「那段時間我成長了很多,尤其是見識的增廣以及待人處世的圓
熟。每個團體涉及的領域都不同,雖說我只是負責拍攝,可是無形中就會
接觸到不同層面的事物而漸漸成長。當中又以佛光會和慈濟給我的影響最
大。」

「媽媽是非常虔誠的佛教徒,跟著她到佛教團體接觸、走動久了,原本剛
烈易怒的脾氣,不知不覺地也收斂了許多;加上自己年紀漸長、思想比較
成熟了,也明白意氣用事或是拳腳相向並不能解決問題。」

他接著說:「進入慈濟體會到的,又是更深一種層次的人生觀。參與了國
際賑災、走訪那些貧困的地方,看到了原本我的世界堜珣腔略ㄗ鴘熙h窮
、病痛,那種無法言喻的震撼,讓我懂得惜福與感恩。

我也看到了大愛無國界的真諦,待援的手、溫暖的手;滿足的笑容、助人
的快樂,那種傳遞在人與人之間的真實情感、互助互愛。情感流露的瞬間
,人心也跟著寬廣起來,我明白了自己的渺小、付出的微弱。那個意氣用
事的自已,也彷若在頃刻之間長大了。」

「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探訪印地安原住民部落的經驗,當地貧乏的醫療資源
、欠缺的生活物資,讓我發願在自己有能力時,一定得把握當下、服務人
群。」

性格的轉變、思想的成長,是投入攝影前的璟鴻所不敢想像的。他笑說:
「現在每每跟朋友提起我的『往事』──那動不動就跟人打架、甚至曾面
臨被學校開除的危機,大家都直呼不可思議呢!可見我真的『有進步』喔
!」



不只是興趣,更是責任


璟鴻在去年四月跟著父母回到台灣,進入了中華藝術學校就讀。當然他選
擇了在他最愛的攝影相關科系──「影劇科」繼續學習。

「對攝影我已經超越了興趣、成了一股責任。尤其在巴拉圭參與救助活動
後,透過鏡頭的紀錄,我帶回居民待援的實況,從別人眼中流露出的感動
與不捨,在在都讓我明白『這是我的責任』。」

從巴拉圭到台灣,攝影志工之路走來,也有四年的時間。璟鴻說,他也曾
經有過幾次放棄的念頭,可每當遭遇困境時,總有一些人、一些事來激勵
他,督促他不能放棄。

「想來挺奇怪的,每次當我遭遇到一些瓶頸、難題時,總是適時有一些感
動讓我堅持下去。如長輩們一句支持的鼓勵、拍攝到的一個感人畫面,都
是使我再站起來的動力。」

「回到台灣後,我在攝影的路上,走得更踏實了,因為我找到了許多志同
道合的朋友。在學校堮v長的指導、同學間的相互激勵,都讓我受益良多
。我也加入慈濟大愛電視台南部新聞中心的映象志工行列,在志工前輩、
攝影界大哥們的教導下,學習到更多專業知識以及做人處事道理。現在攝
影對我來說,已成了一條『不歸路』了!」

對於未來,璟鴻有著更上一層樓的企盼。「我希望能夠進入大學就讀,因
為所接觸的人、看到的事物,都將是不同的,我一定會有嶄新的收穫。當
然,我更希望能夠繼續用鏡頭紀錄世間的種種,並從中幫助更多需要幫助
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