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蓮故事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回到看不見的存在堙A相聚相愛
◎許禮安(花蓮慈濟醫院家庭醫學科及心蓮病房主治醫師)
我們會如此悲傷,
是誤以為已逝的親友已經永遠不存在:
其實,他們只是先到另一個我們現在還看不見的存在當中;
當思念生起時,
他們就與我們共在……




曾經有位朋友為了來不及出生而胎死腹中的嬰兒悲傷難過,接生的醫師為
了不讓母親悲傷而拒絕她看死胎的要求;回家後,她看到自己為嬰兒準備
的衣物、玩具,而時時陷入悲傷之中。

另外有位不曾謀面的朋友,因為同學的老公猝死以及自己可愛的姪女病逝
,而陷入雙重的悲傷情緒。

我自己則因在心蓮病房照顧癌症末期病人,偶爾也免不了陷入與熟悉的病
人分離的悲傷情緒中。

因為各式各樣的生離死別,於是有了各種悲傷的心思。我一直都不勸別人
脫離悲傷,因為我深知悲傷會與我們的心思永遠共存;悲傷,其實是一種
基本人性。





許多次有人問我:「你看過那麼多病人死亡,會不會變得麻木?」我知道
我不會麻木不仁,因為我一直都還會悲傷。當我和病人還在同一個時空當
中,我就已經有了預期的悲傷,因為病人即將到另一個時空,於是我們將
會分離。

我們會如此悲傷,是因為誤以為已逝的親人或朋友已經永遠不存在,卻不
知當我們因為思念而悲傷的時刻,他們就與我們共在,就存在於我們的心
思中。

有位二十六歲因鼻咽癌合併肝、肺及骨轉移而過世的中文研究所高材生,
當他在心蓮病房住院時,曾接受錄影訪問,他說了一句令人深思的話:「
當你們看到這卷帶子的時候,我依然還在,我只是換另一種方式存在!」

我們都看不見電線堶悸犒q流,但是我們都相信堶惘章q,即使你都不曾
被電過。幾百年前的人們,絕對不能想像電話與電視,而現在的我們卻相
信電視新聞報導是真有其事。

科技未昌明之際,人們靠寫信聯絡,收到時可能是三個月前寄出的信,你
如何能證實在你看信的同時那寫信的人還活著?當我們與至親好友分離時
,其實他們只是先到另一個我們現在還看不見的存在當中。

當年只有收音機還沒電視的時候,美國曾經發生一家廣播電台,在某日清
晨製作了一段新聞廣播「外星人入侵地球」,因為太過逼真,有數萬人奪
門而出奔走逃難,後來才知道這只是愚人節的惡作劇罷了。

我們現在看到的新聞報導已經和電影情節不分軒輊,當年人們以為電視機
堶授繭袹]鬼,為什麼現在的我們寧願相信看得見的電視,卻不能相信看
不見的存在。





最近去南部演講,遇到一位十年前熟識的朋友,因為她離職返鄉,已經七
年未曾有任何音訊,她先拉著我的手不放,而我則忍不住要和她擁抱。當
演講結束,握手道別時,我對她說:「十年內我們會再見面嗎?」

我深知縱使有再長的一生,我們都只能活在短暫相聚與長期分離的輪迴
。因為我把每次的相聚都當成今生今世,每天我們都在不同的時空和不同
的人短暫相聚而後別離,因此我常常有著淺淺的悲傷情緒,於是能夠再見
面就讓我感覺恍如隔世重逢,我和至親好友就這樣已經在生生世世的輪迴
埵A次相聚相愛。